【299】家族老宅

    “您真是第一家族的人。”依然跪着,沈开山没有起来的意思,仰望着贾儒,他的双眸中充满了异样的神采,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异常的狂喜。

    此时,贾儒却异常的平静,双眼无神,他记起了八仙道人的话,他是拣来的,而且第一家族也仅剩他一人而已,他是个孤儿,而他还拥有一帮把第一家族到死境的敌人……

    “您怎么了?”看到出神的贾儒,沈开山恭敬的问道。

    “没事。”贾儒轻轻的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笑,道:“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吧。”

    “是,少爷。”又叩了个头,沈开山才带着欢喜的笑容,站起来了。

    “少爷?”听到这个称呼,贾儒又是一怔,随即又摇了摇头,道:“我就是一个农民,哪里是什么少爷了。”

    “听少爷的口音,您小时候不是生活在京城吧?”沈开山认真的说道。

    “是的,我来京城办点事儿。”贾儒点点头,又恢复了平静。

    “幸亏您来京城了,要不然,我这条命也就玩完了。”沈开山玩笑道。

    “既然你已经恢复了,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贾儒打量着兴奋的沈开山,淡淡的说道。

    一听贾儒一走,沈开山的心里揪了一把,心脏都漏掉一拍,当即道:“少爷,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您不待见我们?”

    “不是。”贾儒看着焦急的沈开山,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就是外面的那帮小子或者是我妹得罪您了。”沈开山点点头,凝重道:“您放心,我不会轻饶了他们。”

    “跟他们没有关系。”看来,这位沈开山也是位直爽的人,这一点,倒让贾儒哭笑不得,他只能慢慢的解释,道:“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谈谈沈家,再谈谈第一家族。”

    “行,只要少爷不走,我慢慢跟您说。”沈开山高兴的说道。

    “先说说沈家吧。”贾儒顿了顿,然后道:“这个紫微第一诀是我从一本书里看到的,而且明显是残篇,为什么你还会修炼呢?”

    “嗨……”听到贾儒的话,沈开山摇了摇头,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爽朗道:“少爷有所不知,这紫微第一诀本来就是残篇,正像您据说的,要练习这紫微第一诀,本来就是需要别人耗费功力替自己打通全的经脉,才可以练就刚猛异常的紫微第一诀。”

    “那就找人打通经脉再练,何必自己练的走火入魔呢?”贾儒不解的看着含笑的沈开山。

    听到贾儒的话,沈开山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丝的苦笑,道:“谈何容易,本能打通全经脉的人就少之又少,即使是有,非亲非顾的,又有谁愿意耗费真元替咱们来练功呢。”

    “也是。”贾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其实,以前倒是有人愿意替咱们打通经脉,而且是无条件的。”沈开山的眉头露出一抹喜色,指了指贾儒,由衷的感谢道:“就是少爷家的人。”

    “我家的人?”贾儒诧异的问道。

    “对,就是少爷家的人。”沈开山像是回忆往事一样,道:“据我父亲讲,直到我爷爷那一代,一直都是以第一家族为尊的,原因很简单,第一家族的人不仅为我们修改了紫微诀,还无尝的帮沈家练武之人打通经脉,并且从来不计报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沈家祖辈的人都世世代代的以第一家族为尊,直到第一家族消失了,即使如此,父辈们也效果了,如果碰到第一家族的人,必施以长辈之礼。”

    “哦。”贾儒点了点头,大概明白第一家族与沈家的关系了,不曾想,祖辈的乐善好施,造就了现在的沈家之人。

    “如果没有第一家族,我沈家也传不到现在,同样,第一家族的人消失了,沈家也没落了,可怜的我的老父亲,唉……”提到沈父,沈开山幽幽的叹了口气,眼神中充满了伤感。

    “沈伯伯怎么了?”贾儒问道。

    “本来,父亲的紫微第一诀已经练到了高层次,只需要第一家族的前辈们帮着打通经脉就可以溶汇灌通,更上一层楼,但是,当时第一家族好像遇到了什么事一样,父亲按照约好的时间到了第一家族,结果,被管家告诉过些时再来,家族的长辈们暂时没有时间,于是,父亲就按照管家的意思,离开了第一家族,只是他不曾想到,这一离开便是永别了,第一家族消失了,而父亲也的功力也就搁浅了,直到他与炼气门的人比武,因为意外,控制不住紫微真气,没过几便经脉尽断而亡了。”沈开山缓缓的说着。

    “原来如此。”贾儒点了点头,脑海飞速的盘旋着。

    “少爷,您不知道第一家族的事吗?”看到贾儒不说话,沈开山直直的盯着贾儒,问道。

    贾儒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第一家族复姓第一,而我姓贾,你觉得我该知道多少呢?”

    “您也一定不知道第一家族的老宅吧?”听到贾儒的话,沈开山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道:“不管怎么样,有时间,我带少爷去见一下第一家族的老宅。”

    “还保留着吗?”提到老宅,虽然一次都没有见过,但是,贾儒的心里升起一丝的渴望与留恋,似乎,那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留是留着了,只是……”说到这里,沈开山神一顿,有些犹豫了。

    “世事变迁,对我来说都是过眼云烟,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好了。”贾儒示意沈开山不必纠结。

    “少爷,第一家族的老宅已经被别人占有了。”说到这里,沈开山的言事中有些气愤,他道:“我调查过了,是被一个商人买去送给自己的小蜜了。”

    “那就好办了,咱们再买回来就可以了。”听到被人用来包养小三了,贾儒哭笑不得。

    “可是,当初我也想用钱买回来,您知道这黑心商人要多少钱吗?”沈开山怒目圆睁,怒道。

    “多少钱?”贾儒问道。

    “一个亿。”沈开山竖起食指,比划着,道:“把我卖了,也凑不出一个亿来。”

    “一个亿啊。”贾儒点了点头,道:“有时间的话,带我去老宅看看,能买下来还是要买下来的。”

    “您放心,就算砸锅卖铁,我也帮您买下来。”沈开山拍着脯说道。

    “第一家族的事,你还知道多少了?”贾儒笑了笑,好说他现在也是有钱人了,不就是一个亿吗,他应该是拿得出来的,现在,他更想知道第一家族的事

    “据长辈长,第一家族很厉害,无论武功还是财富,不过从来都不外露。”说到这里,沈开山压低了声音,道:“说是一个家族,其实就是一个比普通四合院大的宅子而已,里面居住着第一家族的人。”

    “就这些?”听到沈开山的话,贾儒基本可以总结出,第一家族行事低调。

    “父辈们就跟我们说过这些了,至于更深层的,我也不知道。”沈开山缓缓的说着。

    “我知道了。”贾儒点了点头确,道:“那好,过几天,你帮我约一下这个商人,可以的话,我就买下那幢宅子。”

    “行,没有问题。”沈开山拍了拍脯,爽快道。

    “你刚刚恢复过来,早早休息吧,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着,贾儒又要离开。

    “少爷……”看到贾儒又要走,沈开山几乎要哭了,可怜巴巴的盯着贾儒,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还有事吗?”贾儒平静的打量着沈开山,问道。

    “少爷,当年,第一家族还在的时候,咱们沈家就是第一家族在俗世的一张明片,随着第一家族的消失,当年京城头号武馆的精微武馆也没落了,一直被练气门压得喘不过气来,最近几年,就只能缩在这里,门下弟子也就十数位了……”沈开山气愤的说着。

    听着沈开山的话,贾儒的嘴角微勾,站稳了,道:“你是想借着自己经脉尽通,功力大升之际,重新拿回属于沈家的东西?”

    “不,我是想请少爷指导我们练功,重新光大精微武馆,发扬华夏国术。”沈开山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个不难。”贾儒勾勒出来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他正不知道该怎么收服炼气门呢,沈开山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在他看来,练气门的修炼注意内力,故然战斗力惊人,可是,并不是炼气门就没有短处了,而九幽一脉又是秉承着发扬国术的理念,那么,就要联合众多的门派,一起将国术发扬光大,而让炼气门乖乖听话最好办法,就是重挫他们的自信,甚至是自尊。

    “少爷答应了。”沈开山十分高兴。

    “不过,你要为我做一件事。”贾儒的笑容收敛了,十分认真的说道。

    “什么事,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事,我也义不容辞。”沈开山雄纠纠气昂昂的说着,显然,他的心大好。

    “帮我击败炼气门,打得他们一败涂地。”贾儒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听到击败炼气门,沈开山气势一挫,整个人的神降了五分。

    “有困难?”贾儒眉毛一挑,问道。

    “少爷,您有所不知,现在的炼气门是京城第一武馆,门徒众多,而我精微武馆人少势薄……”

    “那是以前了。”贾儒摆了摆手,信心十足道:“现在的你经脉尽开,我就不信会输给练气门。”

    “我是不会输给他们,只是下面的人……”沈开山吐了一口闷气。

    “我会让他们变强的。”贾儒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像是千年的狐妖般,透着一股子冲天的妖气。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