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各方态式

    看到绍卿败落而走,熊虎狼闷声笑了笑,然后呢喃自语道:“俺的武功还是没有修炼到家,到底是兄弟厉害。”

    贾儒看了眼脸上挂着笑容的熊虎狼,他的嘴角也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然后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声道:“今天的表演好看吧。”

    “好看。”三五个人稀稀朗朗的回应着,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个胆儿,倒是显得意犹未尽。

    “大点声,我听不到,我听不到,以后可就没有这样的戏了。”贾儒随意抛出一颗石子,顿时与他们的内心世界产生了共鸣。

    啥意思,只要大点儿声,他就天天来闹事,天天来打架,天天来找不痛快,天天让京城酒吧的高层不痛快,天天让他们来高兴,这等闹的事上哪里去找啊。

    “好看。”顿时,几乎是异口同声,围观的人们大声的说道。

    乍一闻,还以为是平地闷雷呢。

    听到众人的回应,贾儒爽快的笑了笑,大声道:“好看也完了。”说到这里,他轻轻的一顿,然后接着道:“想要看戏,最近这几天就多光顾京城酒吧,我会时不时的出现在这里的。”

    此时,众人这才明白,贾儒这是真的与京城酒吧干上了,他们均知道京城酒吧背景不凡,而贾儒能与他对恃而无恐,恐怕,单单武力上的优势是远远不够的,要知道,更上层的社交力量随时能把一个人挤死,显然,能与京城酒吧对恃,不仅要运用武力还要拥有脑力,想及如此,他们不感觉这样年轻人未免太可怕了,他才多大……

    闹总是起始,也有**,而有**就会有散场的时候,没有两三分钟,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尽了。

    一直注意着局势发展的沈冰也长长的出了口气,幸亏,没有演化成大的冲突事件。

    “咱们走。”等着众人散去,贾儒才对熊虎狼说道。

    “好。”熊虎狼点头道。

    听到两个的人的对话,沈冰急了,她上前一步,张口道:“你们就这样走了?”

    “怎么,还有事吗?”听到沈冰的声音,贾儒转看着言又止的沈冰,解释道:“我们这不算是聚众闹事吧,我也懂法律的,你别想借着这个拘留我们。”

    “不是拘留你们,是……”沈冰吃了贾儒开的药,感觉体好多了,所以,此时的她已经相信贾儒是一位十足的好医生。

    “那还有什么事?”贾儒百思不得其解,上下打量着沈冰,揣摸道:“难道你看上我了?”

    “鬼才会看上你呢。”瞪了贾儒一眼,沈冰机械式的回击着贾儒,在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尹若和仪琳的模样,心里想到:“看到他的人还真的很漂亮呢。”

    “那你有什么事?”贾儒颇为无辜,很无奈的问道。

    “就是那件事,你不记得了?”沈冰犹抱琵琶半遮面,含含糊糊的说道。

    “哪件事,你直说好了。”贾儒糊涂了。

    死死的盯着贾儒,沈冰觉得贾儒是在有意的刁难与她,明明是之前说过的事,就算他有健忘症,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忘记,想及此处,她不怒火微烧,一咬牙,道:“就是痛经的事。”

    “痛经的事。”贾儒点了点头,脸上没有表变化,平静道:“我不是给你开了药方了吗,那方子绝对管用的。”

    还抻着她呢,这时,沈冰不管三七二十一,谁让人家能治疗她的体呢,也不管面子问题了,她直接道:“就在刚才,你不是说还要为我调理体,开个方子吗。”

    “嗨……”听到这件事,贾儒恍然大悟,眼前一亮,脑海里一阵清明,道:“你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又要找我们麻烦呢。”

    “我有病。”翻了个白眼,沈冰示意自己不会没事找事。

    “嗯,你确实有病。”贾儒瞪鼻子上脸,一本正经的说着,又打量了沈冰一会儿,才十分肯定的说:“你确实有病。”

    “你才有病呢。”沈冰倒没有想到贾儒的话这么难听,不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

    “你生气了?”贾儒嘴角泛起一丝的笑容,声音却是严肃的说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的体,如果不及时的调理,五年之内必然会生病。”

    “真的?”看到贾儒很严肃的样子,再加上之前展现的神奇,沈冰半信半疑的问道。

    “是的。”贾儒点了点头,随即收敛了笑容,道:“不过,我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处理,你也知道我的电话,要是有需要的话,就打我电话吧。”

    说完,贾儒不理会沈冰,带着熊虎狼径直的朝着停车场走去。

    沈冰顺着贾儒的方向看去,分明是看到了一个知典雅又透着成熟稳重的女人正微笑着的看着贾儒,这……不是那天晚上在派出所外面接贾儒的女人吗,不由得,她的心里竟然升起一股子酸意。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看到贾儒大步流星的走来,尹若淡淡的问道。

    “咱们心有灵犀。”贾儒指了指自己的心,直接说道。

    尹若微微一怔,随即脸上升起两抹红云,甚至呼吸都有些加快了,而心里却极为甜蜜,道:“乱说。”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咱们回去吧。”贾儒略微犹豫,道:“姐,我还没有住的地方呢。”

    “我在京城有三居室。”听到贾儒的话,尹若毫无保留的说道。

    “好,那咱们就同居。”贾儒点点头,然后示意尹若前面带路,他和熊虎狼上了宝马车。

    看到贾儒上车了,尹若才幽幽的叹了口气,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的留恋又有阵阵的纠结,心道:“这样到底合不合适呢……”

    “秦哥……我是绍卿。”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绍卿逐渐恢复了理智,他第一时间拔通了秦枫的手机。

    此时,秦枫正在南郊别墅里,手里依然轻轻的摇晃着一个水晶杯,眼睛看着里面宝石红的璀璨,脸上则流露出灵魂上的迷醉,他一手拿着电话,一边道:“绍卿啊,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秦哥,我把事办砸了。”绍卿冷静的说道,随即补充道:“不过你放心,事还没有结束。”

    “兄弟,那个贾儒有些来着,也很厉害,你不要太冲动了。”秦枫惬意的摇着手中的水晶杯,突然,他一停顿,然后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两天的事,咱们从长计宜。”

    “秦哥,后面的事,咱们再商量,我先回炼气门了。”绍卿说道。

    “好的,千万不要让你的师兄弟们也牵连进来。”秦枫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

    “我有我的想法。”绍卿没有答应,道:“没有什么事,我挂电话了。”

    挂了电话,绍卿驱车赶回练气门,而秦枫则拔通了京城酒吧经理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只说了一句话,道:“到我家来一趟。”

    接近一个小时,京城酒吧的经理来到南郊别墅,看到正坐在客厅里的秦枫,他微躬着腰,道:“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不要紧张。”秦枫看了眼眼神飘乎不定的经理,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经理听众秦枫的话,仅在沙发上坐了半个股,再次开口道:“老板,您有事尽管吩咐,我必全力去办。”

    “我听说贾儒和绍卿都在酒吧出现过。”秦枫缓缓的说着,整个人没有半点的压迫力。

    酒吧经理点了点头,解释道:“贾儒来得早一些,不过,他并没有闹事,只是在吧台的地方跟调酒师聊了聊酒,虽然如此,保安们已经在暗处把他盯紧了。”说到这里,经理眉头皱紧了,道:“后来,绍少就来了,他与贾儒攀谈了一会儿,最后,还给贾儒下跪了。”

    “给贾儒下跪了。”秦枫重复着,嘴角挂起一丝玩味的笑容,道:“然后呢。”

    “我从调酒师那里了解到,他们两个人好像师属同门,不过……”经理又一犹豫,不是十分肯定道:“不过两个人好像是有过节。”

    “嗯,我知道了。”秦枫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深邃了许多,却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了。

    “两个人在酒吧外面交手了,我派人观察了,虽然没有明显的落败,但是,绍少好像不是贾儒的对手,至少差多少,我也不太明白。”经理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秦枫没有任何的表变化,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老板,你还有其他的吩咐吗?”坐了一会儿,也不见秦枫说话,经理坠坠不安的问道。

    “贾儒再到酒吧里来,只要他不闹事,你就密切注意他的行动,也不要主动生事。”想了一会儿,秦枫平静的说道。

    “如果出现意外呢?”点了点头,然后,经理才问道。

    这时,秦枫稍微犹豫,似乎是在思考对策,紧接着,他道:“如果贾儒再敢闹事,就按照正常的程序办,记住,咱们是守法的公民,一切按照法律来办。”

    经理一怔,点了点头,道:“我听老板的。”

    “没事了,你回去吧。”秦枫摆了摆手,自然的说道。

    一直等酒吧经理离开了,秦枫才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的踱着步子,嘴里嘀咕着,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您放心,人我已经按部就班的在安排了,不就可以离开华夏了。”影里,阿兵迈出来,肯定的说道。

    “就怕把人送走了,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幽幽的叹了口气,秦枫的眼神里多了丝忧郁。

    “要不要我去把他解决了?”阿兵道。

    “这岂不是惹火烧?”摇了摇头,秦枫否定了阿兵的提议。

    “可是……”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走这一步。”秦枫肯定道。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