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狂妄断骨

    狂妄!无知!!!

    贾儒的声音不大,却如同晨钟幕鼓一样,传遍了整个京城酒吧,淡淡的声音,像是秋天的风一样带着萧杀之气,让人不觉得他十分厉害,可是,就算是再厉害,也不至于一打五,打十,打整个京城酒吧吧,要知道,这里的人可都是有两下子的,前几天的那几个人多厉害,那汉子多高了,再看他,也就是中等的材,虽说是底气十足,却也看不出哪里厉害了,不由得,众人的注意力彻底转移到贾儒这里来了。

    中年人的目光一直盯着贾儒,他感觉到无边的寒意正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特别是贾儒一双平静的眸子,像是死神莅临人间一样,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这不让他心里发毛,虽不知道贾儒到底有多厉害,却也在潜意识里知道贾儒绝不是信口胡说,思索再三,中年人觉得不是猛龙不过江,最好还是拖住贾儒为妙,组织了语言,道:“我想这里面有误会,有事,咱们办公室里谈吧。”

    说完,中年人不理会贾儒,径直的转,就要朝着办公室走去。

    此时,京城酒吧的客人们不一阵失望,原来的好戏居然虎头蛇尾,不摇了摇头,各自稳稳的坐下了。

    倒是贾儒平静的盯着中年人的宽壮的后背,也不见他流露出任何的感,只是平淡道:“我现在只是卸你两个胳膊,断几根肋骨,至少你的双腿还是可以行动的,你要是再敢动几步,你打断你的腿,顺带着送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如果是平时,中年人听到这种不入流的威胁的话,断然不会理会,甚至说,他还会挥挥手,让手下的人送对方一个生活不能自理,但是,贾儒的话与普通人有本质的不同,这种丝毫没有感的话语,像是在***的动物世界一样,有的只有生存和杀戮,他说这话不是简单的威慑,更是要耀武扬威,而是他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特别是,作为这里的安保人员,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贾儒的敌意与杀意,而这种意念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并且缓慢的转过来,再次迎视着贾儒的眼神,他感觉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如果说,之前的贾儒还像是一个有血有的人,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像是一尊杀神,浑上下都透着浓郁的杀意。

    “你是个聪明人。”贾儒缓慢的上前走着,不快,却又给人很慢的感觉。

    “你要干什么?”不由得,中年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峰回路转,京城酒吧里的客人也感觉到了事的诡异,堂堂的安保人头目,竟然在贾儒的一句话之后,就停下了脚步,还转了回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其中发生了他们难以了解的事,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平淡无奇的年轻人,确实有过人之处,不由得,他们再次兴奋了。

    正所谓,望眼的不怕局大,他们沸腾的血液中,正流淌着不安的因素,他们渴望贾儒引爆这里的气氛,他们希望看到一场d小丝的逆袭。

    “你自己来,还是我替你?”来到中年男人的前两步之外,贾儒嘴角咧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你……”中年男人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把自己看穿了,背脊处不一阵寒意,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个激灵。

    “我觉得,你们中间如果有人参与了打架了,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佛家说,一切皆空,因果不空,我本人是非常讨厌打架的,可是,你们前些年种的因,今天就要结果了,当然了,果子是有好有坏的,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呢,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参与打架的人都自卸两条胳膊,断几根肋骨,我小人不计大人过,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当然了……”说到这里,贾儒轻轻的一顿,嘴角的笑容收敛了些许,却更加的***了,道:“如果你们不愿意或者不会卸胳膊的话,你们可以互相帮助,也可以由我来帮助你们,当然,如果我要动手了,收取就不是现在这点利息了。”

    “**……”

    听到贾儒缓缓说出的话,京城酒吧里的人们彻底的惊呆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何止是狂妄二字能够形容的,简单就是目空一切吗,居然要京城酒吧里的安保人员自行解决问题,这不仅仅是不把保安放在眼里的问题了,而是有绝对的实力掌控眼前和幕后的局面,可是,看他一的乡野气息,他真的有这个能力吗?

    “你知道,这是京城……”中年男人吞咽了口吐沫,硬着头皮看着贾儒,却没有退一步的意思。

    “我知道,京城的爷们不都好个面子吗,这个面子我给你们了,你们自己解决,真要我出手了,大家脸上都过不去。”贾儒淡淡的说着。

    “你这是给面子吗?”中年男人钢牙紧咬,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清楚的感觉到,贾儒已经把他给到了死胡同里了。

    “看来你是不打算自己解决了?”贾儒轻轻的摇了摇头,用极为惋惜的声音,道:“无知者无畏!!!”

    “我们……”中年男人的话说了一半,只感觉眼前一花,瞬间,自己的视线里,贾儒竟然完全消失了。

    紧接着,就在他的背后响起数道闷哼声。

    下意识的,中年男人转,只见自己的手下全然没有战斗力,一个个的如同被抽了骨头一样瘫坐在地上,细看之下,他们除了痛苦的呻吟之外,无一例外都是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可见他们受伤不轻。

    “现在轮到你了。”贾儒摊了摊手,潇洒的看着中年男人,道:“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我不是你的对手。”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中年男人还是目光炯炯的盯着贾儒,双拳握得咯吱作响,眼睛里却燃起熊熊的战意,道:“但是,我不怕你。”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