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贾儒离开

    “爸,你确定这个人是九幽一脉的吗?”赵山河站在院子外,压低声音,疑惑的问道。

    “确定。”赵远迹看了赵山河一眼,然后道:“不要多想了。”

    “我感觉这个人的形有点熟悉。”摇了摇头,赵山河自言自语道。

    “你见过他?”听到赵山河的话,赵远迹眉头一皱,转而目光炯炯的盯着赵山河。

    此时,赵山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皱眉苦思着……

    “见还是没有见过?”见赵山河犹豫不定,赵远迹忍不住催促道:“九幽一脉的守护者可是九幽一脉的重要人物,如果这个人敢冒充护法,定然将他碎尸万断。”

    “爸,我感觉这个人像是……像是……”赵山河吞吞吐吐,声音越来越低,眉头却越皱越紧。

    “像谁?”赵远迹凝重的问道,他知道赵山河虽然血气方刚,但是,不是轻浮的人,既然有所怀疑,必然有所倚仗。

    赵山河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再次压低的声音,神秘道:“像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死了?”赵远迹微微一愣,疑惑的表流露在脸上,又看向院内,道:“你是说,这个人很可能是冒充的?”

    “不是。”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越来越亮,赵山河果断的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想法,道:“我倒觉得,如果真是这个人,他的份必然是真的。”

    “你是说……”赵远迹眼睛一亮,然后又略带疑惑,道:“怎么可能是他?”

    “只能是他了。”赵山河再次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能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后,他小心奕奕道:“九幽一脉中的重要人物都聚集在这里了,几十年了,各位师兄弟和长辈,大家都一清二楚,如今这个人突然来到九幽一脉,而且对九幽一脉的事极为了解,只能说是九幽一脉内部的人,而且他还拥有强大的个人能力,甚至能够压制您和炼气门主,就这份见识和实力来说,在九幽一脉中,只有一人拥有了。”

    “你不是说他死了吗?”赵远迹再次疑惑的说道。

    “可是,我只是听人说的。”赵山河咬了咬牙,然后道:“当时我也打听了那里的村民,他们都说他已经死了,而这个的形和习惯,跟当时村民们形容的太像了。”

    “你有多大的把握是他?”赵远迹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然后压低声音问道。

    “百分之八十。”赵山河肯定道。

    “我知道了。”赵远迹握了握拳头,又迅速的松开了,神平淡的朝着远处走去。

    赵山河面露疑惑,从这个方向来看,自己的父亲是去找炼气门主了。

    炼气门主长长的嘘了口气,这几天,他一直被蒙面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或许,这里面,也只有他能够更全面的感受到他的可怕之处,也知道他知道,在不高的**里,到底能爆发出多大的能量,感受到赵远迹走过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转的意思,待他来到边,他才道:“有事吗?”

    “有。”赵远迹神凝重,悄悄道:“我知道这位护法是何方神圣了。”

    “不可能……”炼气门主摇了摇头,十分肯定道:“九幽一脉的护法向来不以真面目示人,除了内部人士识得的那枚令牌,没有人再知道他的份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面对底气十足的炼气门主,赵远迹并没有要争辨的意思,只是淡淡道:“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他是小师叔……”

    “是谁?”听到‘小师叔’三个字,炼气门主轻轻一颤,目光凌厉的盯着赵远迹。

    作为炼气门的核心人士,他嫣能不知道所谓的小师叔就是打伤老祖,判逃师门的罪人,这个时候,他竟然回到九幽一脉,是何目的,又是何居心,难道说,他真的是九幽一脉暗处的那个护法,这是否间接证明了虚无子师叔所说是真……

    一时间,炼气门主的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也闹不明白事的前因后果。

    “八仙道人。”再三犹豫,声音虽小,赵远迹却说的铿锵有力。

    “不可能。”炼气门主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他已经死了。”

    “如果是假死呢?”看着面露惑色的炼气门主,赵远迹紧接着又道:“咱们谁也没有看到他死亡,更没有人知道他是真死假死,再说了,以你的能力,短时间内进入龟息状态,不是难事吧?”

    “你真的确定他是小师叔?”听到这里,炼气门主也知道存有疑点,不问道。

    “只是不知道他的目的是啥,难道真的是要保贾儒上位吗?”皱着眉头,赵远迹缓缓的说着。

    “恐怕不是。”同样,炼气门主也紧皱着眉头,他联系到了九幽一脉核心机密被泄一事,按照蒙面人所说,这与炼气门有着莫大的关联。

    作为九幽一脉的护法,只有在九幽一脉有重大变顾的时候才会现,难道说,这已经触及了九幽一脉的根基了吗,又到底是谁,会把九幽一脉的机密泄漏出去……

    “这个事,咱们合计合计……”

    说完,赵远迹迈开步子,朝着远处走去。

    “我让鲍姐跟你一起去吧?”左家的老宅门口,左倾城目光如水的看着贾儒。

    “不用。”贾儒指了指门口的宝马车,嘴角一咧,道:“我还没有开过这么豪华的车呢。”

    “这车马力大,你慢点开。”左倾城嘱咐道。

    贾儒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带着淡淡的笑容,道:“本来就开不快。”

    两个人交待了几句,贾儒上了宝马车,启动后,油门一踩,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子,左倾城分明听到了一声惨叫声,她的嘴角泛起一丝明媚的笑容,笑骂了一声,“土豹子……”

    宝马车的速度确实很快,即使贾儒这样的次新手,在高速路上,也一辆接一辆的超车,直到京城后,他才赫然发现,自己果然是土豹子。

    京城的楼高耸入云,县城跟它一比,就是农村。

    京城的车如同蚂蚁,跑的没有人走得快。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