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三老陨落

    “凌前辈怎么了?”听到虚无子的话,贾儒不一怔,听对方的语气,他知道凌风凶多吉少,而他明明只是消耗了一些真气而已,并不会对生命造成威胁。

    “死了。”幽幽的叹了口气,虚无子缓缓的摇了摇头,又抬头看向外面的阳光,嘴角绽放出一抹释然的笑容,道:“九幽一脉已经遁世太久了,或许,我们这批人的离开的,才是对它的发展作出最好的贡献。”

    “你也要走吗?”贾儒皱了皱眉头,茫然的看着虚无子,瞬间,他的眼睛变得炯炯有神,道:“你的大限将至。”

    虚无子点点头,缓缓的说道:“本来,我们以为只有大师兄一个人中毒了,现在看来,是我们大意了,老二老三也中毒了,只是,老二一功夫压制了毒,而老三本就已经中了数种慢毒药,也觉察不出来,现在,我跟老二修为耗尽,方才感觉到体不适,只是,为时已晚……”

    “什么毒?”贾儒径直的问道。

    “无解了。”轻轻的摇了摇头,虚无子抬着虚浮的步伐走着门外走去,一缕缕的阳光照在他的上,顿时,给他增添几分飘渺的感觉,他仿佛就是空气中一粒灰尘,随时能够随风而去一样。

    此时,院子里站着的数十人见虚无子出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他的上,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特别是赵山河等相对年轻的人,脸上露出一抹自然的笑容,仿佛,这本就是应该出现的场景一样,在他们看来,虚无子站在这里,代表着贾儒已经彻底失败了。

    贾儒也跟着虚无子来到院子里,耀眼的阳光有些刺眼,而他的心中却弥漫着伤感,静静的站在虚无子的边,一言不发。

    “我们败了。”慢慢的,虚无子的声音飘渺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简单的四个字,已经说明了况,但是,院子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一丝的错愕,一丝的惊讶,更多的是不解,要知道,作为九幽一脉的镇脉之宝,三个人是仅次于老祖的存在,医病的技术自是不必多说,一修为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地步,在他们看来,这三人不仅是普通人了,甚至有成仙的意思了,可是,就是这样三个大山一样的人物,随着一句‘我们败了’就轰然倒塌了,场面太过壮观,一时间,他们难以接受,毕竟,三个人代表着九幽一脉的最高能力。

    “怎么可能败了。”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赵山河却用了肯定语气,他摇了摇头,毅然的盯着虚无子,道:“四师叔祖,你们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听到赵山河的疑问,包括赵远迹在内的其他人也都眼瞅着屹立在院子里的虚无子,在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止败了。”幽幽的,虚无子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坚定,像是金石,又如同钟鼓一样在院子里回着,道:“老二和老三已经驾鹤西去了。”

    驾鹤西去——死了?

    乍闻此话,院子里大多数人的眼神都直了,三老竟然死了二老,他们怎么可能会败给一个毛头小子,无论如何,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同时,一股怒火如同火山暴发一样,直冲天灵盖儿,所有人都怒目而视着贾儒,恨不得将这个小子碎尸万段了,他们在等,只要虚无子一声令下,以他们的能力,让一个人在世界上无声无息的消息,不是一件难事儿。

    “没错,他们是死了,你们没有听错,而且我也要死了。”虚无子说得很轻,轻的像是毫不在意一样,他毫不理会众人悲痛和惊讶的表,径直道:“不过,这不是贾儒的责任,他既然已经通过了终极的文武三道,那么,他就有资格继承九幽一脉的衣钵,并且领导九幽一脉。”

    “让他继承九幽一脉?”赵山河的眼睛差点瞪出来。

    一个杀了九幽三老,并且杀了老祖的人继承九幽一脉,无论如何,众人也想不明白,虚无子为什么会抛出这样一个话题。

    “你们没有听错,这就是大师兄的意思。”虚无子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交待后事,道:“九幽一脉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的时候了,老规矩已经不适应新社会了,虽说,贾儒是名义上的九幽一脉的掌舵人,但是,只要你们有任何不服的地方,都可以向他提出挑战,换言之,只要你们在能力上胜过贾儒,你们可以随时取而代之……”

    慢慢的,虚无子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虚弱,他努力扬了扬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几乎看不到的笑容,像是一部老旧的机器一样,慢慢的蹲下来,席地而坐,盘腿,呼吸越来越弱……

    “师叔祖……”左倾城迈出人群,来到虚无子的边,悲伤的叫了一声。

    “他死了。”站在左倾城的边,贾儒愈发平静的说了一句。

    “是的,他死了,被你打死的。”人群中,赵山河狠狠的说道,“我向你提出挑战。”

    经赵山河一提,人群变得蠢蠢动,数十股仇恨的力量在院子交织着,弥漫着,仿佛要把贾儒压成泥,即使这样,也不能解心头之恨。

    面对着巨大的压力,贾儒抬起右脚,轻轻的迈了一步,然后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平静的扫视了在场的大部分人,然后不紧不慢道:“四位前辈的死,确实与我有关。”说到这里,他感觉压力抖增,仿佛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道:“但是,真正致他们于死地的是毒药。”

    “你毒死了他们。”赵山河沉的盯着贾儒。

    “是你毒了他们……”

    所有人的眼神像是一柄柄利剑,仿佛要把贾儒万箭穿心。

    “他们很可能是被你们中的某一个人给毒死的。”顶着压力,贾儒同样目光坚定,如同X光一样,照进了他们的心脏。

    贾儒气势一盛,他的话如同钢针一样刺进了众人的耳朵里,大脑嗡嗡的响,一时间,他们的脑海里再次充满了惊讶与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