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经脉错乱

    拳脚无眼,听天由命。

    简单的八个字,表达了两个人生死之斗的状态,自古擂台上都是生死由命,如今,站在这间老宅中,扎下四平大马的贾儒却被一股子死气围绕着,渐渐的,这种负面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时,凌风的目光如同利剑一样,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近乎于实质化的眼神足可以把贾儒刺死百千遍了,见贾儒蹲下把后背露给自己,甚至没有半点的防护,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坚定,双拳一握,浑轻轻一颤,上的衣服却无风自动,这一瞬间,他整个都变得凌厉了,仿佛是一座大山一样厚重,又像一柄大刀一样杀气腾腾,这种极为矛盾的感觉化成一道道的罡风不断的在他的周围激着,似乎极为压抑。

    “开始吧。”贾儒的声音很平静,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凌风的强大,强大到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以他现在的实力,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灰飞烟灭,而他也终于知道凌风的强大之处,也知道为什么凌风为什么会如此暴烈,终其原因,是他修练的纯阳真气,完数十年的童子功。

    另外二个看到如此局面,对视一眼,然后均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对贾儒的敬佩,要知道,凌风的全力一击即使二人也没有把握能够全而退,更何况是现在不作任何闪避的直接攻击,换作是他们,不死也得瘫痪,然而,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贾儒却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心理素质,在同辈中绝对是顶尖的,一流的,两个人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静静的观察着变化,不过,从他们流露出来的表来看,二人对凌风的强力一击有着极大的信心。

    “呔……”没有任何的预兆,凌风一声爆喝,如同平地闷雷一样,像是千百斤的TNT强力炸药一样爆炸了,震得双耳发鸣,嗡嗡作响,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在以极快的频率震动着,共鸣着,老宅的屋顶上,也有瑟瑟的泥尘飘然落下。

    这个时候,凌风目光如炬,双掌如同铁扇一样,看似极慢,实则极快的朝着贾儒的后背按去,短短的距离,没有任何的意外,他的双手如同吸铁石一样按在了贾儒的后背上。

    一经接触,异变突生,本来看似平淡的双手在这一瞬间,仿佛有一股子浪向外漫延而去,一双厚实的大手似乎又增大了几分……

    站住的贾儒感觉一股浪涌进体内,强大的冲击波如同江河的冲击,仿佛要把他撕裂了一样,方一接触,贾儒的额头便早出一层冷汗,如果仔细一抹,会知道,这层汗是冷的。

    看到两个人交手了,另外两人不微皱着眉头,他们看得出来,凌风非但没有留有余地,反而用了百分之二百的力量,他这倾力一击,带着他半生的修为,即使是金石也不足为敌,而贾儒只是颤了颤,却又如同不动佛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

    不由得,他们惊讶了,震惊了,整与凌风为伍,他们知道这位几十年的伙伴到底有多厉害,如今他的全力一击,竟然只是让一个后学之辈颤了颤,虽说没有结束,但是,他们已经知道,至少凌风的实力已经不足以一击致命,甚至无法击败贾儒,这对一个后生来说,即使是败了,也是莫大的荣耀了。

    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是表面,谁也不知道二人心里所想。

    此时,凌风的滔滔内力如同不要钱的水一样,疯狂的涌进贾儒的体内,横冲直撞着贾儒的经脉,看似占尽了优势,然而,他的内心却极为焦急,如此大量的消耗,本就不能持久,而贾儒的经脉却如同深宽的河道一样,虽说没有足够的大,却也能够保证河水的正常流通,可以说,只要贾儒坚持住,败的一定是他。

    同样,贾儒的形也不好过,凌风的实力他已经有了足够的预估,可是,真正交手后,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凌风的实力,本来以为,只要受住第一击,凌风的真气便会不断的减弱,可是,半分钟过去了,凌风的真气非旦没有减弱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强,越来越纯,而他浑上下,感觉如同针刺一般,体力强大的真气又像是烧红的钢铁一样,不断的戳着他的经脉,这个时候,一旦他无法控制,无法引导这些真气,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况不妙……”微胖之人看着现场,同样,他也看到了面色涨红的凌风。

    这时,凌风的面色如同关公,而且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

    “不要。”飘渺的声音第一次变得焦急了。

    “不要……”微胖之人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似乎,他也意识到了况不妙。

    “呔……”凌风再次爆喝一声,整个人气势一盛,在鼓的罡风下,他的外也烈烈作响。

    “哼……”贾儒闷哼一声,本来睁着的眼睛,顿时闭上了,因为痛苦,五官瞬间扭曲了。

    随着大喝一声,凌风凌厉的目光渐渐的变得灰暗,坚持了五秒钟,他软软的倒在地上。

    “凌风……”微胖之人大跨步来到凌风边蹲下,把他抱在怀里,焦急的叫了一声。

    “不要说话,他动用了本命真元,最强一击。”飘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悲伤,道:“他消耗了以后的光……”

    “那他……”

    “没有多长时间了。”飘渺之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

    “这是何苦呢。”微胖之人悲愤道。

    凌风的眼里闪过一丝神采,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很多,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从贾儒的上飘过,嘴角无力的泛起一抹笑容,无力道:“我为师兄报仇了。”

    “是的,你为师兄报仇了。”飘渺之音变得坚定了,同时,他转而看着微胖之人,道:“送他去休息吧。”

    “我……”微胖之人看了眼站立不动的贾儒。

    “他现在真气逆乱,经脉错乱,已无活下去的可能。”说到这里,飘渺之人轻轻一顿,然后冷酷道:“我在这里给他收尸。”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