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幽冥重地

    事实上,九幽一脉的强大阵容让贾儒颇感意外,且不说赵山河这样的青年才俊,就连他的父亲这样功成名就,隐隐在世俗中引领中医潮流的能人都进不了屋内,端是让人意外的紧,再加上赵己这般百里挑一的强者,以前炼气门主这样强大的背景,端是让人对九幽一脉的实力惊叹不已,要知道,这里数十个人,随便拿出一位都是当地的名人,而在这个千多平米的破旧院子里,他们甚至连进老屋的资格都没有,可见,九幽一脉当真是人才众多。

    “我带你进去吧。”见众人没有回应,左倾城缓缓的说着,率先迈开步子,走在贾儒的前。

    贾儒没有说话,跟在左倾城后,静静的看着人群如同“人”字型一样不断的拉开,而众人的眸子却死死的盯在他上,他能感觉得出来,这些人的目光中充斥着不屑与怨恨,即使如此,他的表也没有任何变化,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老屋像外面的破旧老门一样透着岁月的痕迹,老式的扇门发出吱吱的响声,乍一进屋,眼前一暗,缓了两秒才能适应里外两种不同的亮度,最让人意外的是,老屋的地面居然是泥地,透着黄土的粉芳,然而,或许经过了时间的历炼,泥地已经坚硬如石,丝毫没有飞扬的尘土。

    贾儒也只是匆匆观察了屋内的陈设及装修,可以说,这是一间偌大的没有任何装修的老屋子,至于陈设吗,除了一张供桌,几张蒲团外,居然没有任何的摆设,这让人对九幽一脉的总部大跌眼镜,要知道,外面可是停着数十量价值百万的豪车,而总部居然如此检朴,巨大的反差会让人以为来错了地方。

    虽然处处透着意外,但是,贾儒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变化,甚至一双平静的眸子也没有任何的波澜,继续观察屋子里的一切,其实,屋子里只有四个人而已,加上他和左倾城也只有六个而已,可是,此时却静得连根针都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压抑的气氛仿佛强烈的暴风雨一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即使贾儒功夫了得,也只能听到左倾城的呼吸声而已。

    什么意思?

    听不到另外四个人的呼吸,难道他们死亡了吗?

    虽然这样想着,贾儒的眸子却没有从他们的上移开,其中,一个人正坐当中,此人鹤发童颜,如同老僧一样坐在蒲团上,另外三个人分左右两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而他们的容颜也一样,看起来顶多是四五十岁的样子。

    眼睛告诉贾儒他们只是中年男人,但是,外面的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能坐在这里的必然是九幽一脉核心的核心,必然有着非同一般的份,能达到这个地位,说他们是中年人,打死傻子,傻子都不信,更别说是贾儒了,况且,他家里就有一位老妖怪,明明一把老骨头了,偏偏又拽住时间的尾吧,不愿意放弃青,看来,这四位也是一样的。

    “来了。”声音极其微弱,弱的得几乎让人忽略了,然而,又无法让人忽略,这种弱有弱无的感觉让人很难受,即使寻着声音,也很难发现是谁发出来的。

    “老祖……”听到声音的左倾城浑轻轻一震,当即跪拜道:“老祖……”

    “是左丫头。”声音依旧飘渺,似乎还带着一点意外,道:“听说你师傅把你许给这个小子了。”

    “是,老祖。”左倾城小心奕奕的回答着,并且主动解释道:“师傅说,这是早年的一门亲事,我听师傅令。”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老祖的声音幽幽的传出来,果真是来自幽冥的鬼音。

    “我……”左倾城略微犹豫。

    “不用你介绍了。”老祖似乎知道左倾城所想,幽幽道:“陈年旧事,因果循环,总是要有一个结果的。”

    “谨听老祖教诲。”说着,左倾城担忧的撇了眼边不卑不亢的贾儒,站起来后,退后几步,慢慢的退出了老屋。

    此时,老屋再次恢复了平静了,不,是死寂。

    称着这个时候,贾儒也再次观察说话之人,也就是九幽一脉的掌门人——老祖。

    此人鹤发童颜,一张面也如同白玉,不算俊朗的五官却有种说不出的和谐,可以说,这不是一个帅气的男人,绝对会是一个有内涵的男人,此时,他如同老钟一样盘坐在蒲团上,静静的任由时间从自己边流走,仿佛,他一个人就形成了一个世界一样,就这样,他不受任何的影响。

    不过,以贾儒的眼力,他很快发现了,并不是老人不想动,而是因为腰部有疾,导致他瘫痪了,以这种状态居然还能坐着,实在是惊人之举,即使是贾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不靠任何的辅助盘坐的。

    “你就是贾儒?”不等贾儒说话,老祖如鬼魅般的声音再次发出,声音中带着点点的疑惑,点点的困惑,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叹息。

    “晚辈就是,西贝贾,儒雅的儒。”贾儒微微躬,算是对长辈的礼貌。

    “他为什么不来?”老祖说的虽然是问句,用得却是肯定语气,端是诡异的紧。

    贾儒自然知道老祖口中的他指的是八仙道人,不由得,他心里一酸,缓缓道:“义父已经驾鹤西去。”

    “竟然走在了我的前面。”老祖略微意外,却没有任何的表变化,反而淡淡道:“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就知道当年的事了,你是替你义父还债来的吗?”

    “我想重新加入九幽一脉。”贾儒肯定道。

    “年轻人很执着。”老祖道。

    “愿意接受老祖的任何考验。”贾儒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听到贾儒的话,另外三个人也睁开了眼睛,扭头看向径直而立的贾儒,其中一个瘦小的人突然爆喝一声,怒道:“混帐东西,还不跪下。”

    乍闻如同TNT爆炸般的声音,贾儒震得双耳嗡嗡发鸣,可是,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压力,这种压力无孔不入,仿佛能侵到人的精神世界,不断的施压,让人听从他的命令,贾儒感受到了这种让人不舒服的压力,双腿微微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

    然而,他钢牙紧咬,虽觉得有千斤重物压,他却硬生生的再次直膝盖,不失礼数道:“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你是何人,我为什么要跪……”

    贾儒的话,远没有瘦小之人那般有压迫力,但是,这个时候说出,却足以证明贾儒一腔正气。

    “你说什么?”似乎,这个时候,贾儒没有跪下,还有理有据的说话,让屋内的人颇为意外。

    要知道,这些人的威严是数十年养成的上位者气息,一般人只要见到他们就不敢对视,稍微一住,就有跪下的冲动,可以说,他们有真正的王者之风,更何况,这位瘦弱之人在声音中带加入了气的运用,可以说,这是精神和**的双重压迫,不说是一般人,就是九幽一脉中的后生晚辈也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如今,贾儒竟然硬的站在原地,只能说明这个年轻后生的修为端是了得。

    然而,他才多大,似乎也只是刚刚二十左右的样子,他一年能当十年用吗,这份表让人意外的紧。

    “你不表明份,我为什么要跪?”贾儒字字如铁,铿锵有力,丝毫没有屈服的样子。

    “他是你师叔。”此时,老祖幽幽的开口了,缓缓的说道:“主修炼气一术。”

    紧接着,老祖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二人分别是主修医药和祝由的,可是,能坐在这里的人,必然是九幽一脉集大成者,虽说都有主攻方向,但是,他们对于两门都有极高的造诣,所以,在心里,贾儒丝毫没有轻视的意思了,反倒对他们多了分尊重。

    此时,他双膝一软,砰砰,连磕三个响头,恭敬道:“后辈拜见师伯、师叔。”

    “我让你跪了吗?”此时,只见一位微胖的师叔衣袖轻轻一挥,一道劲风如同冬天的寒风一样直扫贾儒的面部,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子浓郁的煞意。

    “谨听师叔教导。”此时,贾儒又恭敬的站起来。

    “跪下。”这道声音飘渺无力,却又带着无可反抗的压力,这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人发出的,而这种来自精神方面的压力,相信是最后一位主攻祝由术的老人发出来的人。

    “是。”贾儒倒是耐好,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这一次,他却没有磕头,不卑不亢道:“师叔们还有什么吩咐。”

    “你觉得很委屈。”瘦小之人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

    “没有。”贾儒如实说道。

    “嘴硬。”瘦小之人毫不给贾儒面子,冷冰冰的说道。

    “不用觉得委屈。”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缓缓道:“你师伯如今这副样子,全是你师傅一手造成的,如今你既然来了九幽一脉,那就是决定要替他赎罪,磕几个头,只是开始而已……”

    “师叔,我真的没有。”贾儒理直气壮的说道,他发现这几个人有点自以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管有没有,今天你来到这里,对你的人生来说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飘渺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冷意。

    “为了义父,上刀山下火海再所不辞。”贾儒斩钉截铁道。

    “哼,好大的口气。”瘦小之人再次冷哼一声,浑上下透着一股子无往不利的霸气。

    此时,贾儒上乡下小子的混不吝的劲儿也迸发出来,正视着瘦弱之人,毫不客气道:“兵来将当,水来土淹,大不了灰飞烟灭,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当这里是绿林吗?”微胖之人缓缓的说着,端是心平气和,不经意间又泄出一丝的怒气。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