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伍明的小事

    龙馨给所有人一种冷艳难以接触的感觉,其实,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个妮子跟她父亲一样,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正直与侠义,所以,在收回龙家固有财产后,在整合方面,她也显现出女的柔,更多的给对方以选择的权力,就是胡萝卜扔多了,忘记了夹大棒的道理,直接造成财产收回,人才流失甚至阳奉违的况,也算是给龙家埋下不稳定的种子。

    这种况,汤臣看在眼里,又没有办法帮助龙馨。

    如今,贾儒竟然说出一句强硬的非友即敌,摧毁对方,这等于在龙馨怀柔政策中植入强硬,以我现在的份,哼……是走是留,你们看着办,留是活,走是死,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吧。

    汤臣嘴角勾勒出来的邪笑久久不去,一股冷风扑面迎来,他咳嗽两声,昏黄的眸子里露出怪异的神采,道:“门主,她托我说,您有空的时候,帮她一把。”

    “她?”贾儒平静如水,淡淡道:“她自己怎么不说。”

    “不知道。”汤臣咳嗽两声,故作不知道。

    “有时间吧。”贾儒缓缓的说着,嘴角泛起一抹的笑容,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笑容。

    此人一黑色的西装,没有任何的牌子,或许,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件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当然,它也没有奢侈的价格,但是,从做工来看,它很好的衬托出对方匀称的材,可以说,每一针每一线都恰到好处,再看这个人的头部,一头张扬的头发竖起来,冷风中也没有弯曲的意思,也不知道打了多少的发蜡,宽大的额头十分平整,看起来像是个敞亮的人,而整齐的眉毛不粗不细,不长不短,足可以证明他不是一个格爆燥的男人,特别是一双明亮的眸子看到贾儒后爆发出来的喜悦的神采,足可以说明他友好的态度,再往下看,他抽了抽鼻子,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张口便道:“他姥姥的,总算是逮到你小子了。”

    不拘一格的风采,不见外的个,此人不是伍德森又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看着伍德森越来越近,贾儒平心静气的问道。

    “我找你找得好苦了。”叹了口气,伍德森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苦丧着脸,抱怨道:“贾大少爷,我怎么感觉要找你比找省长都困难呢?”

    “怎么说?”贾儒眉毛一挑,不以为然道。

    “找省长的话,找找关系,还是可以见一面的。”说到这里,伍德森又叹了口气,道:“你贾大少爷倒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想到将军小区里找你,可是,你们那是个什么破小区,没有证件还不让进,于是,我又到龙馨那里找你,龙馨摇摇头,直接说也没有见到你,于是,我就在医院这里蹲点了,你知道吗,你小子知道吗,哥我可是在这里呆了三天时间了,你小子竟然三天不上班……”

    “你在这里呆了三天时间?”贾儒一怔,狐疑的看着“愤怒”的伍德森。

    “你以为呢。”伍德森哼哼两声,直接道:“说吧,怎么补偿哥的损失?”

    “有什么事,说吧。”贾儒波澜不惊的说道。

    听到贾儒没有任何绪波动的话,伍德森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摊了摊手,道:“好吧,你个无趣的家伙,怎么都像是七老八十了。”说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我爸要见你一面。”

    “我没时间。”没有任何犹豫,贾儒直接拒绝。

    这个答案,伍德森是没有预料到的,可以说,伍明现在是市府和省府八卦中的明星人物,最近一系列的表现,足以逆转他前半生的窝囊,事实证明,在他的退休之前的七八年,他完全可以完成**丝的逆袭,虽说前景不算远大,但在本地区的影响力足以让他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他已经成为各帮各派各种势力极力拉拢的对象,这一点,伍德森深深的知道,毕竟,每个人都对权力和利益有着追求,然而,贾儒轻飘飘的一句话,足以证明他的洒脱之余,又是对权力的不屑。

    “你……要……干啥?”伍德森的脑袋当机了,根本跟不上贾儒的思维。

    “睡觉。”贾儒打了个哈欠,然后伸了个懒腰,头也不转道:“汤老,咱们找个地方休息吧。”

    然而,汤臣也没有跟上贾儒的思维,对于省城最近的变化,汤臣了解颇深,以前他或许不知道伍德森是何方小子,如今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发展不可限量,这样一个朋友对自己的未来是有极大的帮助的,现在,贾儒分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不过,有一点,他不反感这个人,甚至把他当朋友,这一点,汤臣始终想不明白,即使不给伍明面子,也要给这个小子面子吗,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咱们这位大门主可倒好,老的小的通通无视,这种飘渺的感觉,他娘滴,哪像是活在人世间,不愧是从乡下出来的,人事故,四六不通吗。

    “啥……”汤臣张了张嘴,极少的失去了镇定。

    “找个地方休息。”贾儒重复了一遍。

    “您是?”伍德森不知道贾儒边什么时候多了个老头儿,但是看老头不凡的气度,知道老头大有出处,于是,他恭敬的寻问汤臣的份。

    看伍德森的态度十分友好,汤臣对他的印象也极好,开口道:“汤臣,一个老中医。”

    “哦……是汤叔啊。”说着,伍德森的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

    汤臣一怔,完全没有想到伍德森这么,看了眼贾儒,见他没有反应后,也伸出手,故意道:“你是……”

    “伍德森,您以后叫我小伍就行了。”伍德森咧着嘴,大大咧咧的说道:“贾儒不是要休息吗,我给你们找一个地方,保证舒服又安心。”

    “小伍……”汤臣叫了一句。

    “到,您老有啥吩咐?”伍德森没有任何的异样,十分自然的说道。

    见伍德森没有任何的做作,汤臣对他的印象更好了,至少,他感觉一个官二代没有任何架子,足以说明他是位接地气的社会四有青年,他少有的浮现出和蔼的笑容,道:“没事,我只是随便叫叫。”

    “随便叫叫啊。”伍德森的笑容没有改变,厚着脸皮,道:“您能不能和贾儒随便去我家一趟。”说着,他搓着手,不安道:“就算不愿意去我家,去其他地方也行……”

    “叔有事吗?”看伍德森极力表演的份上,贾儒淡淡的开口了。

    “叔?”这次,到伍德森不明所以了,诧异道:“谁是你叔?”

    看到伍德森僵在脸上的笑容,汤臣觉得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青年,而他更加知道,贾儒把他当朋友,如若不然,不会站在动也不动。

    “你爹。”贾儒惜字如金。

    “哦……”伍德森眼前一亮,大大咧咧道:“这不是废话吗,没事我会在这里蹲点吗?”说到这里,伍德森嘴角歪歪扭扭,压低声音,道:“托你的福,小爷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有头有脸?”贾儒眉毛一扬,调侃道:“原来你以前没皮没脸。”

    伍德森吞咽了口吐沫,哼哼两声,道:“小爷我不跟你计较,你不知道啊,现在我可是别人巴结的对象,在单位里,局长都找我谈谈心,在外面,那些少爷们也请我参加这个聚会那个PARTY的,总之,我现在比当红明星都红。”

    “小心红过头变成焦红了。”贾儒善意的提醒着,虽然他不明白官道,但是他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伍德森缩了缩脖子,嘿嘿道:“放心,心理有数呢。”

    “是你请客还是叔请?”贾儒转移话题。

    话到此处,伍德森长长的舒了口气,知道贾儒同意跟他回去了,他摇了摇头,道:“请什么客啊,在家里吃个便饭,我妈做的,另外吧……”

    “你有事?”贾儒问。

    “不,我没事,这绝对不是鸿门宴。”伍德森连连摆手,眯着眼睛,促狭的盯着平静的贾儒。

    “那就是叔有事。”贾儒喃喃自语着。

    提到伍明,伍德森一阵沉默,嘴角的笑容收敛了,无比凝重道:“这次,无论如何你得救救老爸。”

    “怎么了?”贾儒泛起淡淡的笑容,缓慢的问道。

    “富贵险中求,险中求。”摇了摇头,伍德森颇为无奈道:“我爸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前途也如同**点钟冉冉升起的太阳,可是,他毕竟到岁数了,这种强势的表现以及怪异的路数,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也得罪了很多人……”

    “这是必然的。”贾儒点点头,认同了伍德森的说法儿。

    “所以啊,我就来找你了。”伍德森嘿嘿一笑,狡黠的说道。

    “找我有什么用?”贾儒不解的说道。

    “我爸升迁的太快,在市里面来说,是根基最浅的一位,别说自己的班底儿,就是社会上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所以,你能不能帮他建立点人脉关系?”伍德森大胆的说出口。

    “直接说吧,我该怎么办?”事实上,听到这里,贾儒虽然大体明白,但是对于关系博弈这一,他还是十分陌生的。

    “龙家在整合资源,而且龙家在省城的影响力极大,你能不能介绍龙馨与我爸认识……”略微犹豫,伍德森和盘托出,他相信贾儒。

    “有了龙家的社会关系,你爸就没问题了?”贾儒深入的问了一句。

    “只能说增加一份重重的筹码。”伍德森凝重的说道。

    “那还需要什么?”贾儒问道。

    “如果在政界再有自己的班底和朋友,那就更好了。”伍德森摇了摇头,他知道后者难度比前者至少要大上十倍。

    风在吹,带着呜呜的声音。

    一时间,三个人陷入相对的平静之中。

    “你就为了这个来请我吃饭吗?”贾儒问道。

    “是啊,人命关天呐。”伍德森如实说道。

    “这点小事,下次打个电话就行了。”贾儒轻描淡写的说道。

    伍德森:“……”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