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精神专家

    男医生面相俊朗,只是眉毛过细,透着一股子的柔之气,同时,他跟仪琳一样,是军区附属医院里的天才人物,此人经历了欧洲三国留学,虽说年纪不大,却已经是精神方面的专家,更是军区附属医院里精神科的头号专家,而他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名字——陆元。

    作为精神方面独当一面的专家,同时也是一名唯物主义的信奉者,如今说劳伦中邪了,这等封建迷信自然会引来极大的关注。

    这不,宋战线首先皱紧了眉头,在他看来,这是陆元推脱责任的一种手段,这个世界上又怎么可能存在中邪的事

    “中邪?”仪琳撇了眼低着头的陆元,嘴角露出一抹怪笑,冷冷的盯着他,道:“那岂不是要找一位民间巫婆来驱邪?”

    “如果可以的话……”陆元的声音越来越低,却没有抬起头,只是偷偷的看了眼不屑的仪琳,他的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丝的失落。

    “胡闹。”仪琳冷哼一声,不再搭理陆元。

    “大家怎么看?”作为一院之长,宋战线与尹若交流过,知道劳伦对于某些重要部门十分厉害,保护好了劳伦,就等于保护好了祖国的安全,况且,他是一院之长,劳伦是在医院出了问题,他难辞其咎,不由得,他威严的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期待一个解决之道。

    时间在流逝。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的不由自主的看向低着头的陆元,毕竟,虽然他们都是各科的顶尖人物,甚至说,他们是S省医学某领域里最好的医生,然而,他们所学的都是西医,专攻某一项目,精神类疾病他们并不拿手,况且,在他们看来,劳伦的况确实古怪的厉害,已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所以,他们把所有疑问的目光都投向精神科专家——陆元。

    被人盯着,陆元吞咽了口吐沫,缓缓的抬起头来,下意识的推了推眼镜,又转头看向一脸不屑的仪琳,再次吞了口吐沫,肩头微微抖动,道:“大家看着我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仪琳开口说话了,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干涩的嘴唇,陆元握了握手,用极为缓慢的语气道,“我还是那句话,他中邪了。”

    听到陆元的话,在场的所有专家再次陷入深思中,毕竟,作为医学从业人员,他们或多或少的对民间医疗有一定的了解,许多的传闻中,确实有中邪一说,而这种病在医院内是查不出任何问题的,可以说是一个体健康而有病象的病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如今被陆元三番两次的提起,他们相信陆元不会信口开河,毕竟,他在精神科方面是绝对的专家级人物,更何况是当着院长的面儿,他就更不敢信口开河了,这无形中给他的话增加了几分沉重的砝码,变得更加可信,只是,潜意识里相信这是中邪了,可是,他们从医多年,又对于违背科学的事多少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整个会议室里再次陷入平静之中。

    然而,听到陆元的话,宋战线的眉头渐渐的松开了,他注视着微低头的陆元,略微沉吟,道:“详细说说。”

    “这只是我的揣测。”陆元口干舌燥,抬头看了眼面无表的宋战线,又快速的低下头,道:“在国外,我从来没有碰到类似的况,然而,在华夏,我碰到很多精神方面的专家,他们虽然对于中邪一事不屑一顾,但是在民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医术——祝由术,而许多在医院无法治疗的疾病,祝由师们只要念几句咒,画几张符,就能轻松搞定……”

    “念咒画符?”听到陆元的话,宋战线的眉头重新紧皱着,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不免带点冷幽默的效果,况且,这是军区附属医院,如果被同行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这个人,他绝对丢不起。

    “念咒画符,你会吗?”仪琳面色一紧,冷冷的视着陆元。

    陆元小心奕奕的抬起头,肩头微晃着,打了个激灵,又吐了口浊气,道:“我不会。”

    “那你怎么知道念咒画符能治好劳伦?”仪琳咄咄人的质问道。

    显然,其他人也有仪琳的疑问,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陆元的上。

    “我……我我……我是……”陆元颇为紧张。

    “慢慢说。”宋战线的声音沉稳有力,示意陆元不要紧张。

    “这可是在现代化的医院,竟然说什么画符念咒,也不怕大家笑话你。”一撇嘴,仪琳毫不客气的说道。

    “仪琳,我……”陆元咬了咬牙,目光坚定的看向仪琳。

    “看我有什么用,能把劳伦治好了,我就同意跟你约会。”仪琳几乎要爆发了,她从来没有听到如此荒唐的事,守着各位专家,竟然说什么封建迷信,而且几位专家还没有反驳,不免让人的眼珠子瞪出来。

    听到仪琳的话,众人稍微一愣,旋即把目光集中到了陆元的上。

    顿时,陆元的脸由白色变成了粉色,再由粉色变成了红色,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追仪琳,而仪琳对他的追求熟视无睹,如今,竟然抛出这个难题给他,让他颇为难堪。

    “怎么,没办法了,还精神科的专家呢。”仪琳冷哼一声。

    “好了,安静。”宋战线压了压手,示意仪琳注意一下,然后看着脸红的陆元,道:“私人问题先放一放,你确定劳伦是中邪了?”

    “不是很确定,但是,可以试一试。”犹豫再三,陆元忐忑不安的说道。

    “你知道谁是祝……祝什么?”宋战线问道。

    “祝由师。”陆元道。

    “对,你知道去哪里找这样的人吗?”宋战线问。

    “不知道。”陆元摇了摇头,丧气道。

    “大家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见陆元摇头,宋战线把目光投向了在场的其他人。

    每个人接触到宋战线的目光,都变得闪烁。

    “既然大家都没有办法,看来咱们只能求助别人了。”宋战线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苦笑。

    “院长,什么人能比咱们还厉害?”仪琳问道。

    包括陆元在内的其他人也看向了腰杆笔直的宋战线。

    清了清嗓子,宋战线一字一句的说出两个字:“贾儒。”

    “啊……”仪琳眼睛瞪大,嘴巴微张,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