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身受重伤

    赵远迹知道贾儒的份与背景,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堂堂的祝由门主,是除了九幽老祖之外,九幽一派中最为神秘的组成部分,以她的地位,可以说是九幽一派的代表人物,更是重要的医术传承部分,她的一举一动,更是决定着九幽的未来,如今,她临走之际,把掌门之位传给了贾儒,端是让人想不明白的同时又不得不相信这是真实的,因为以祝由一派的精神力和武力来说,没有人可以威胁他们,特别是左倾城在场的况下,左倾城的武力值有多恐怖,他是知道的,如此况下,贾儒依然站稳了脚跟,只能说明,他严重低估了贾儒的实力,或者,其中另有隐,一个除了祝由门人,他人无法知道的内,难道说,贾儒也懂得祝由术吗,如果不是这般,他又如何能够胜任祝由门主的职责,可是,当年出走的八仙道人并不懂得祝由术。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再联想到九幽一派核心机密泄漏的问题,作为重中之重,祝由术也是九幽一派的核心组成部分,八仙道人都不懂的医术,一个年纪轻轻的后生晚辈,怎么可能晓得并且取得祝由门主的认同,难道说,他这是贼喊抓贼吗。

    毕竟,九幽一派虽说只是一个民间普通的医术门派,可是,对九幽不了解的人,也休想得到门派内的核心机密,如今,秘密泄漏了,八仙道人有重大的嫌疑,包括已经贵为祝由门主的贾儒。

    想着这些,赵远迹加快脚步,匆匆的的离开了,他急着把况汇报给幽冥老祖。

    “找把剪子给我。”待赵远迹离开后,贾儒从容不迫的吩咐道。

    “找剪子做什么?”左倾城伤感的问。

    “我给娘续命的时候,发现她体内有恙,气的运行已经紊乱,这是中毒之症。”贾儒轻皱眉头,缓慢的说着,似乎在思考,又有些彷徨,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能够造人体的经脉紊乱。

    “你要做什么?”左倾城看着贾儒,轻声的问道。

    “九幽一派中,不乏医术高手,可是,既然连赵堂主都没有办法知晓的毒药,那么咱们就换种办法来知道吧。”贾儒幽幽的吐了口气,从容不迫的说道。

    “换种办法?”左倾城喃喃的说着,道:“九幽一派的医术有独到之处,特别是药伍配方,绝对是中医界的领袖,而赵堂主又是九幽一派中的杰作代表,连他都验不出的毒品,还能通过什么办法来解决。”

    显然,左倾城对于这个结果很失望,也不抱任何的期望。

    “科学。”贾儒嘴角平勾,露出一抹苦笑,道:“中医有中医的妙处,西医有西医的长处,在成份化验方面,中医远不及西医……”

    “什么意思?”左倾城依然不明白,或者说,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就没有接触过西医技术,而且也没有必要接触,因为九幽一派的人很少生病,即使生病了,也会及早发现,三两副药便药到病除。

    “中医无法解决的事,有时候西医很简单。”贾儒耐心的解释道:“利用现代科学,可以轻易的查出毒药的成份,即使它无法解除。”

    “你肯定?”左倾城大概已经明白贾儒的想法了。

    “姑爷……”一旁的鲍姐听得明白,出言提醒道:“咱们讲死者为大,就没有必要解剖门主了吧?”

    “解剖?”贾儒反问了一句,随即摇了摇头,道:“你们对西医了解大少,根本就用不着解剖。”

    “那你要剪刀做什么?左倾城问道。

    “取一点头发和指甲。”贾儒认真的说道。

    听到贾儒的话,左倾城和鲍姐肩头一松,长长的出了口气,而鲍姐也麻利的找来一把剪刀,帮助贾儒取了祝由门主的头发和指甲,并收藏保存好。

    “我得走了。”收好头发和指甲,贾儒看向左倾城,道:“排三之后,我会回来的。”

    “我会处理好娘的后事。”左倾城伤感的说着,道:“你受伤了。”

    贾儒没有回避,轻轻的点头,道:“如果不是受伤,我会留下,可是,现在我已经帮不上忙了……”

    “姑爷……”鲍姐也是神医,自然知道赵远迹那一下,如果换个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重创,如今贾儒只是面色苍白,可见他的修为高深,只是,贾儒也不是铁打的,现在的他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如果不及时治疗,会留下很重的隐急。

    “有事?”贾儒看向鲍姐,问道。

    “我送您回去吧。”知道贾儒受伤之重,鲍姐提议道。

    “不用了。”贾儒摆手拒绝道:“你在这里陪倾城吧。”

    “可是,您的体。”鲍姐担忧的看着贾儒。

    “回去我还是有能力的。”贾儒示意两个人不要担心。

    左倾城不放心的盯着贾儒,道:“还是让鲍姐送你回去吧。”

    “这里也需要人。”贾儒全面的考虑着。

    “我自己能够处理。”左倾城道。

    “要不然,我让别人来接我吧。”见两个人不放心贾儒退一步,提议道。

    左倾城稍微犹豫,道:“这样也好。”

    于是乎,贾儒毫不犹豫的拔通了尹若的电话,告诉了她地址,让她来接自己。

    大约四十分钟后,尹若打着一辆普通的出租车出现在贾儒的面前。

    此时,两个人站在楼下。

    “你受伤了?”看着面色苍白的贾儒,尹若不由自主的问道。

    “是。”贾儒点点头,道:“咱们回去吧。”

    “回哪里?”左倾城担忧道。

    “将军小区,咱们自己的房子里。”贾儒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完,又补充道:“快。”

    眼看着贾儒的体摇晃起来,尹若知道事的严重,也没有寻问受伤的原因,当即扶着贾儒上了出租车,快速道:“师傅,将军小区,快。”

    待两个人回到将军小区后,进了贾儒刚刚得到的房子,贾儒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一口紫黑的淤血喷薄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