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不计前嫌

    对于这个结果,赵山河也感觉到十分意外,作为年轻一代的翘楚,他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来之前他已经调查清楚了大部分公司的实力,基本上说,在座的这些人无人能出其左右,而他一亿八千万的报价已经可以十拿九稳的拿到夏氏,也只有他这个专注药业的人才可以快速的回资,趟若别人拿到手,基本上没有能力实现赢利,可是,如今居然有人喊出两亿的价格,端是让他心头一怔之余,又是疑惑,到底是谁这么牛X,有没有点商业常识,两亿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拍卖资产的价值,如果不是需要夏氏来进行药物生产,一亿八千万他都不愿意出,这不,当听到这个声音后,他跟其他人顺着声音寻找喊话的人。

    在座的都是出入拍卖中心的常客,都知道竞价要举牌,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是找举牌的人,可是,他们失望了,四下观察之后,哪里又有牌子了。

    拍卖师也打量着下面,脸上保持着笑容,道:“哪位先生喊的价,请举牌。”

    “举牌?”听到拍卖师的话,贾儒皱了皱眉头,诧异的问:“举牌干什么?”

    听到贾儒的话,众人齐齐无语,能喊出两亿的价格,这个年轻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是举牌。

    看到是贾儒后,赵山河开口了,盛气凌人道:“没钱不要乱喊价。”

    “我喊我的,和你有关系吗?”贾儒四下察看,发现前面的桌子上确实放着一个号码牌,于是,他举起来,问:“是这个牌子吧?”

    “是的,先生。”拍卖师知道贾儒是个菜鸟,但是,她知道人不可貌相,还是主动解释道:“竞价的时候要举牌,您真的出两亿吗?”

    “不能出吗?”举着牌子,贾儒诧异的问道。

    “能。”拍卖师点点头,注视着贾儒,肯定的说道。

    “你不要捣乱,小心被保安请出去。”微昂着下巴,赵山河打定主意,贾儒肯定拿不出两个亿来,开什么玩笑了,一个乡下汉都这么有钱,那么赵家几代的积累岂不是成了笑话了吗。

    “两个亿,没有人竞价,该是我的了吧?”稍微沉默之后,见众人都观注着自己,贾儒心平气和的问道。

    听到贾儒的话,拍卖师才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杀出的大神,但是,她的工作就是让拍卖会继续下去,于是,她再次开口,道:“28号先生出价两亿,还有继续加价的没有?”

    沉默,继续沉默。

    谁都知道夏氏不值两亿,如今有人喊出两亿的价格,他们不愿意再花这个冤枉钱了。

    大多数是这样想,但是,赵山河不这样想,义诊堂在莱市发展迅猛,迅速的打开中医市场,如今,他需要一个规模化的药企来生产需要的中成药,显然,在莱市这种地方,夏氏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对于夏氏,他志在必得,但是,如今贾儒喊的价格又超过他心中的底线,到底要不要加价,这样做是不是合适,已经让他十分纠结了。

    不由得,赵山河转头看向边后到的李秘书,小声问道:“如果从别的地方运药物,成本会……”

    “赵总,咱们走的是平价路线,如果从别的公司运,价格上恐怕会翻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样就跟其他医院没有什么区别了,咱们的优势也就……”李秘书大体说道。

    “两亿,一次,两亿两次,两亿三次……”

    几乎就在锤响的前一刻,赵山河慢慢的举牌,道:“两亿零一百万。”

    “1号牌先生出价两亿一百万,还有加价的吗?”拍卖师职业的重复着,“两亿一百万,还有加价的吗?”

    赵山河再次出价,也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几个老油条觉得这是年轻气盛的结果,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选择了观望态度,甚至是放弃。

    “两亿一千万。”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们见证了贾儒的学习能力,这一次,他是先举牌,后喊价,而且字正腔圆,干净利索。

    一下子加了九百万,这一点,再次出乎赵山河的意料之外,他不回头看了眼气定神闲的贾儒,这份淡定让他的心微微起伏着,再次举牌,道:“两亿一千一百万。”

    “两亿两千万。”贾儒再次举牌道。

    赵山河咬了咬牙,再次要举牌,却被边的李秘书按住了,小声提醒道:“赵总,这个已经远远超过咱们的预算了。”

    略微犹豫,赵山河决定再拼一把,道:“两亿两千一百万。”

    “两亿三千万。”贾儒再次加价。

    随着贾儒的这次提价,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有意与赵山河为敌,除去认识贾儒的这几个人,其他人又哪里知道了,这个小子不仅有钱还有背景了。

    然而,随着贾儒一次次的加价,最郁闷的要数赵山河了,两亿三千万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最终报价,而他又急需夏氏进行长远的发展,现在,他恨不得将贾儒碎尸万段了,再次下狠心,他道:“两亿四千万。”

    “两亿五千万。”贾儒轻飘飘的说道。

    “两亿六千万。”整整已经超过预算八千万了,赵山河远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他的心在滴血。

    李秘书紧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眼八风不动的贾儒,虽然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资金,但是,这已经超过义诊堂的底线了,不由得,他再次提醒赵山河,道:“不能再拍了。”

    “三个亿。”随着李秘书的话落,贾儒再次语出惊人,他居然用两倍的价格买一件东西,这不是被钱烧的是什么,这家伙,脑袋不会被烧坏了吧。

    听到贾儒的报价,赵山河失去报价的勇气,不得不回头看了眼依然没有神色变化的贾儒,他知道自己拿不出三个亿,但是,失去夏氏之后,义诊堂的发展又会碰到桎梏,就更别提突破了。

    “三个亿一次,还有竞价的没有,三个亿两次,最后一次,三个亿三次。”砰的一声,锤子敲定,拍卖师再次开口,道:“三个亿三次,本次拍卖品由28号先生获得。”

    随后,拍卖会结束了,众人纷纷离去。

    当赵山河从贾儒边经过的时候,贾儒站起来,挡住赵山河的去路。

    看到眼前的一幕,赵山河一怔,随即目光炯炯的盯着贾儒,道:“你已经赢了,还想干什么?”

    “我找你有点事。”贾儒丝毫不动怒,缓缓的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赵山河一甩袖,就要离开。

    “义诊堂如果从别处拿药,会多花很多钱吧?”转过,贾儒看着赵山河的背影,道:“这样,义诊堂的发展就会碰到难处。”

    “这和你有关吗?”贾儒说到赵山河的痛处,赵山河驻足而立,头也不回的问。

    “我也是一名中医。”贾儒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赵山河不名所以,不回头,诧异的盯着一本正经的贾儒,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等我一会儿,咱们谈谈合作的事。”说着,贾儒转跟着拍卖师去办剩下的手续了。

    直到贾儒消失在视线里,赵山河才转头看向一脸诧异的李秘书,道:“他刚才说什么?”

    “他要跟咱们合作。”李秘书不可思议的说道。

    “他要跟咱们合作?”赵山河的眼睛里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要知道,从一开始,他与贾儒就处在对立面上,是对手,更是敌人,如今贾儒说要合作,端是让人感觉到意外之余又觉得不可思议,“开玩笑了。”

    “咱们等他吗?”李秘书寻求赵山河的意见。

    “回家。”赵山河头也不回的转要走。

    李秘书略微犹豫,道:“赵总,我觉得咱们可以留下来听听他怎么说。”

    办完手续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贾儒拿着各种文件出了拍卖中心,看到站在门口踱着步子的赵山河,从他快速的步伐来看,显然,他的内心十分焦急,此时,贾儒迈着轻松的步伐来到赵山河的边,道:“中午了,找个地方吃饭吧。”说到这里,贾儒又补了一句,道:“你请。”

    “我请?”看到风得意,其实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贾儒,赵山河微微一怔,道:“有事快说,有快放。”

    事到如此,赵山河相信贾儒不仅有钱,而且还是真的。

    “我可以解救义诊堂的困境。”不理会略带怒意的赵山河,贾儒淡淡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被人拿住七寸,赵山河觉得十分憋屈。

    “义诊堂的低价发展策略,让你们需要在各个环节进行成本控制,特别是药品的价格,现在市面的上的药物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义诊堂能够接受的底线,而义诊堂本的药物生产企业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义诊堂的发展,所以,你们需要一个新的,现代化的企业加入义诊堂,这才是你们挤垮夏氏的原因所在吧?”贾儒轻轻一顿,然后接着道:“如今夏氏在我手上了,我将用它继续生产药物,而且是以中成药为主,你说,咱们俩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你什么意思?”赵山河没想到贾儒对义诊堂的发展如此了解,而他说的字字诛讥。

    “合则两利,败则一伤。”贾儒淡淡的说着,道:“你伤,我无所谓了。”

    “你是说咱们两个人合作?”赵山河不可思议的问道,反正他没有想过要与贾儒合作。

    “你不饿吗?”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贾儒转移话题。

    可以说,贾儒的提议让赵山河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如果贾儒出的价格合适,远比他亲自拿到夏氏要好得多,其实,当贾儒说出合作的意向时,他就动心了,只是与贾儒的个人恩怨以及贾儒与幽冥一派的恩怨阻碍着他最终做出决定。

    “不合作算了。”贾儒转,漫无目的朝着北方行去。

    看着贾儒越走越远,赵山河也明白,合确实是两利,分则是他伤是事实,眼看着贾儒要消失了,他又迈开步子追上去,道:“我请你吃饭,黄金旅游假酒店如何?”

    贾儒回头白了一眼赵山河,道:“路边摊吧。”

    “什么?”对于贾儒的话,赵山河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这可是一位刚刚花了三个亿的主儿,转头就要在路边摊吃饭,他还以为贾儒是口误呢。

    “在路边吃碗饺子吧。”贾儒十分认真的提议道。

    “你……”赵山河脑袋发蒙,一路跟着贾儒来到小吃一条街,随便找了个饺子摊,看着油光发亮的马扎,稍微犹豫之后,他硬着头皮坐下了。

    贾儒坐得自然,坐下后,道:“老板,来两碗饺子。”

    “一碗就够了,我不吃。”赵山河开口道。

    “没给你叫,我吃两碗。”贾儒不理会尴尬的赵山河,再次道:“两碗饺子,快点儿。”

    赵山河十分无奈,道:“咱们就在这里谈吗?”

    “当然。”贾儒十分肯定的说道:“一边吃,一边谈。”

    事实上,路边摊的工作效率很快,两碗饺子很快摆到贾儒的面前,取了一双一次筷子,贾儒便开始吃饺子,而且吃得十分香,一边吃一边道:“合作的事,你愿不愿意?”

    看着贾儒吃饭,赵山河觉得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口舌生之余,愈发的饿了,道:“总得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你饿了?”贾儒一怔,指了指赵山河的肚子,问道。

    “你吃吧,我能忍。”吞咽了口吐沫,赵山河嘴硬道:“我不知道,咱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能合作的地方。”

    “我生产药品,你是开药铺的,咱们两个天作地设的一对。”贾儒十分肯定的说道。

    天作地设的一对。

    这话听在赵山河的耳朵里怎么想怎么暧昧,一瞬间,他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紧接着又打个激灵,古怪的盯着贾儒,道:“说说你的想法吧。”

    “按照就近原则,我生产药品供给义诊堂使用,自然在价格上吗,有商量的余地。”一边吃着,贾儒一边说道。

    “啥意思?”赵山河不问道。

    “薄利多销,你懂吧?”贾儒缓缓的说着,“说一个你能接受的价格吧。”

    “原材料价格的一点五倍,是我能接受的底线。”略微思考,赵山河觉得贾儒不似在说谎,就说出一个相当苛刻的价格,基本上除了生产成本,这个价格贾儒不赚钱,而他也知道,贾儒一定会还价。

    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吗。

    “行,成交了。”贾儒一口吃掉一个饺子,还一边说道:“过几天跟你签合同。”

    赵山河:“……”

    赵山河做梦也想不到,贾儒竟然会答应这个价格,一时间,他的脑袋再次当机,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而他又哪里知道贾儒这只大鸟的志向,不,是鸿鹄之志!!!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