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夏羽流泪

    贾儒的话气得赵山河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甚至,他觉得这是贾儒故意与幽冥一派为敌,可是,如今练气门的师兄受伤了,他又不能置之不管,无奈之下,只得拔通义诊堂的电话,让工作人员火速赶到现场。

    另一边,贾儒回到熊虎狼的边,蹲下后,开始慢慢的检查熊虎狼的伤势。

    “对不起,兄弟,俺尽力了。”熊虎狼咧着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

    “我早跟你说过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的功力还浅着呢。”一边检查着熊虎狼的手,贾儒一边说着,“下次再碰到这样的况,先打电话告诉我。”

    “告诉兄弟干啥?”熊虎狼诧异的问道。

    这时,贾儒翻了个白眼,自然而然道:“如果我早到五分钟,就是他们上门寻仇了,你可以看着我跟别人打架。”

    “中,下次来得及,俺就按兄弟的说法干。”熊虎狼憨厚的笑着,然后又道:“如果来不及,俺继续单干,顶多兄弟再给俺治好就是了。”

    看着这两位的对话,一旁扶着夏羽的尹若傻眼了,这都是什么人这是,难道乡下人都这么彪悍吗。

    不过,贾儒不理会尹若的想法,他叹了口气,开始治疗熊虎狼骨折的手,当然,他手法娴熟到可以一边说法一边接骨了,道:“这次伤得太严重了,想要完全恢复,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这么久了?”熊虎狼一愣,诧异的问道。

    “你以为呢。”贾儒抬头看了一眼熊虎狼,道:“你有事急着处理?”

    “也是什么大事了,省厅下来文件了,说是要调我到省厅工作,我正考虑着如何回绝呢。”如若不是手骨折了,此时的熊虎狼肯定在挠头。

    “到省厅工作,这是晋升的好机会。”尹若感叹熊虎狼的能力之外,又提醒道:“这可是改变命运的大好机会。”

    “啥,改变命运了。”熊虎狼不以为然,幽幽道:“俺好不容易碰以俺兄弟了,俺就相信俺兄弟能改变俺的命运。”幽幽的一顿,熊虎狼咧开白牙,道:“俺觉得这样好的,至少受伤了,俺兄弟能把俺救回来,要是到了省厅,像今天这样的伤,他们不得给俺解剖了?”

    听到熊虎狼朴实的话,尹若久久无语,虽然有开玩笑的成份,但是,浓浓的兄弟谊却是能感受到的,她不感叹贾儒的人格魅力,不管男女,竟然通杀。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贾儒处理伤势的速度了,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三下五除二,就替熊虎狼接好手骨。

    熊虎狼也懂得接骨术,待贾儒接好后来,他嘴角一咧,道:“好了。”

    “还没好。”贾儒顿了顿,轻皱着眉头,道:“你的经脉乱了,如果不整理好,你的功力就算是废了。”

    “俺知道,不过俺也不指望功力能够恢复了。”熊虎狼露出一抹苦笑,然后道:“打了十年狼,如今竟然被狼咬了,晦气。”

    “没你说的这么夸张。”贾儒摇了摇头,又轻轻的拍了拍熊虎狼的肩膀,道:“今天晚上替你打通经脉,就可以恢复了。”贾儒不理会惊讶到惊喜的熊虎狼,道:“只是断骨的事,需要好好的调养。”

    “真的?”熊虎狼惊喜交加,高兴道:“俺就说兄弟的医术神奇吗。”

    “你的腿没事儿,站起来吧。”说着,贾儒抹了把额头冒出来的汗水,然后慢慢的站起来。

    紧接着,熊虎狼站起来,憨厚的笑着,用大了劲儿,又咳嗽两声,担忧道:“只是,俺这手得养一个月,这一个月谁来开车接送兄弟了。”

    听到熊虎狼的话,尹若再次无语,这哥俩的思维,端是与寻常人不同,都受这么严重的伤了,竟然还在考虑别的事,不过,这个时候作为姐姐,自己是不是应该替贾儒分担一点呢,“我来接送贾儒上下班吧。”

    “谢谢您了。”熊虎狼十分认真道:“等俺伤好了,再给您鞠躬。”

    “去省厅的事……”贾儒稍微沉吟,然后替贾儒决定道:“去省厅的事,等你伤好了,就去。”

    “去了干啥?”熊虎狼不解的问,“俺觉得这样好。”

    “燕雀和鸿鹄,你想当哪个?”贾儒面带微笑,缓缓的说着。

    “都是鸟,哪个都一样。”咧着嘴,熊虎狼轻松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是俺舍不得兄弟。”

    这时,贾儒拍了拍熊虎狼的肩膀,认真道:“我也决定往高处走,你走得越高,能帮助我的地方就越多,等你成为警察的头头了,万一我哪天一不小心杀个人,你也好帮我处理一下,如果你是个小喽罗,那就束手无策了。”

    听着贾儒的话,熊虎狼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在理,于是认真的点头,道:“中,兄弟说的在理,俺听兄弟的。”

    尹若翻了个白眼,然后瞪了贾儒一眼,也不知道两个人是开玩笑还是说着玩,但是,她觉得贾儒确实变了,以前的散漫变成了现在的坚定,难道他也要做那个有志向的鸟儿,不,是鸟人,呸呸呸……是鸿鹄……之志……

    “走吧,咱们回去吧。”说着,贾儒就转头看着尹若,道:“你把车停哪里了?”

    “跟我来吧。”尹若扶着夏羽,没走几步,就上了她的车,上车后,她又问道:“你的车先停这里,回来再开,咱们现在回哪个家?”

    “回领袖城。”贾儒缓缓的说着,瞄了一眼边的熊虎狼,道:“我先回去给他治伤。”

    “哦,知道了。”一边点头,尹若发动车子,朝着领袖城的方向驶去。

    路上,贾儒随意的问道:“姐,你会做饭吧?”

    “会啊,怎么了?”尹若一边开车,一边疑惑的问道。

    “嗯,会就好,你以后就负责给我们的做饭吧。”没有任何思考,贾儒一本正经的说道。

    尹若:“……”

    很快,到了领袖城后,贾儒进了莱市第一人民医院分给他的那房子,简单的固定了熊虎狼的手,然后对他道:“跟我到卧室里来。”然后,他又对的尹若道:“不要进来打扰我。”

    “没问题。”已经见证过贾儒的神奇,尹若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走火入魔。

    “饿了的话,冰箱里有东西,你可以做了吃。”贾儒说道。

    贾儒一提,尹若还真觉得饿了,把夏羽扶回次卧后,她开始准备饭菜。

    大约晚上七点的时候,尹若准备了六菜一汤,满满的一大桌子,可是,除了夏羽醒过来了,贾儒和熊虎狼却没有出来的意思。

    由于两个人并不熟悉,只是聊了一些没营养的话题。

    一个小时后,贾儒满大汗的出了卧室,而熊虎狼也跟在贾儒的后,同样的满大汗。

    “你们两个干什么了?”尹若暧昧的盯着两个人,然后又快速的捂着鼻子,道:“好臭。”

    “俺兄弟给俺治伤了。”熊虎狼虽然受伤了,但是,他从来没觉得像今天这样轻松过,作为受益者,他知道贾儒替自己打通了奇经八脉,功力非旦没有受损,还有很大的突破,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这次治疗,对贾儒的损耗很大,至于感谢的话,他依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觉得,做远比说要来得实在。

    “先吃饭,再洗澡。”贾儒缓缓的说了一句,从桃花村回来到现在,他还没有吃饭,当他和熊虎狼坐下后,他又看了把头撇向一旁的夏羽,道:“这一个月,由你来伺候虎狼的饮食起居。”

    “切……”夏羽嗤笑一声,不悦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知不知道虎狼是怎么受伤的?”贾儒很平静,缓缓的说着。

    “那我也不用你管。”夏羽继续把头撇在一边,嘴硬道:“我又没有让虎狼救我。”

    “兄弟,她心不好。”一旁的熊虎狼不见半分的尴尬,更没有怒气,反倒安抚着贾儒。

    “站起来。”简单的三个字,贾儒说出雷霆万钧的气势,即使是熊虎狼和尹若也是一愣。

    听到这三个字,夏羽的心一紧,下意识的站起来,却微抬头下巴,微昂着头,觉得两股温在眼里打转。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贾儒像是个老先生,质问着夏羽。

    这时,夏羽控制不住,任由泪水滑落,却依然昂着头,道:“我哪里错了,我又没有让虎狼救我。”说到这里,她瞪着贾儒,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我们变得一无所有了,你开始来装仁慈了?”夏羽几乎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吗,没有想到,你跟其他人一样——虚伪。”

    说完,夏羽冷哼两声,转甩手,朝着次卧走去,而她泪水却没有止住。

    前后脚,尹若跟着夏羽的脚步进了卧室。

    “你进来做什么,我不需要别人安慰。”夏羽倔强道。

    “你是大人了,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慢慢的说着,尹若像个姐姐一样,温柔道:“我替贾儒解释一些事。”

    “我不听。”说着,夏羽倒在上,蒙上被子。

    站在卧室里,尹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把事的经过讲完。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