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愚公移山

    “当贾儒的女人。”看着淡定自若的八仙道人,尹若目瞪口呆,她清楚的听到八仙道人的用词,是‘女人’而非‘女朋友’或者‘老婆’之类的带有角色的名词。

    女人,乍一闻是一个统称,仔细品味八仙道人的意思,再看他平静的眸子,显然,女人更代表的是一个单位,要她作一个女人,贾儒的女人,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或许,是小三、小四、五之类的……

    到底排第几,反正她不知道。

    “想象你的生活吧,在贾儒没有出现之前是一团槽,他出现后,是不是好了很多。”八仙道人幽幽的说着,根本不关心尹若的表变化。

    “我……”尹若按照八仙道人的思路,思考着人生的前后变化,似乎他说得对。

    “不用解释,选择权在你,而不是我。”说到这里,八仙道人轻轻一顿,然后自然道:“贾儒可是一个标准的好男人,你要是错过了,会遗憾终生。”

    “我和他?”尹若摇了摇头,显然,她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左倾城漂亮吗?”突然,八仙道人转移话题。

    “很漂亮。”尹若点点头,由衷的赞美道:“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即使我是女人,在她面前,甚至生不起嫉妒之心。”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说到这里,八仙道人不看向门外,确定没有人后,然后压低声音道:“这是我给贾儒定的一门娃娃亲。”

    “娃娃亲?”二十一世纪了,尹若竟然听到了娃娃亲,端是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

    八仙道人没有任何意外,反而更加平稳道:“看到了没有,左倾城来了,她找我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找到贾儒,并且嫁给他。”

    “左倾城要嫁给贾儒?”尹若有些傻眼,兀自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贾儒虽然能力非凡,但是终究是一个乡下郎,浑上下都散发着土气与无知的莽撞,但是,左倾城散发出来的则是一种截然要反的感觉,在她的上散发着智慧与美丽的光芒,像是仙界下凡到人间的仙子,没有任何**的她,看起来飘渺异常,不带一丝世俗的气息,而她要嫁给贾儒,端是让人不可理解。

    虽然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但是,尹若也不相信仅凭一个娃娃亲的协定,左倾城就要嫁给贾儒,两个人甚至未曾谋面,太不可思议了,不管事实如何,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心里酸酸的,同为女人,她又想证明自己不比左倾城差,心里滋生出这样的想法,她不一怔,心道:“难道自己早就对贾儒有好感了吗。”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心道:“怎么可能呢,自己是贾儒的姐姐,两个人要是通,那就是**。”

    “想想你跟贾儒在一起的时候吧,你的心是放松的,愉悦的,甚至是安宁的,这个时候你没有任何的压力,更没有任何的不安,因为贾儒可以为你抵挡一切,总得来说,你跟贾儒在一起,他是一个男人,你就是一个女人,你们两个人蛮般配。”称着尹若思考的时间,八仙道人幽幽的说着。

    一句话,像一颗种子一样种到尹若的心中。

    “你们在说什么呢?”吃过饭的贾儒回到大厅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像是知道两个人的谈话似的,道:“义父是不是让你当我的女人?”

    “你……”尹若气息一窒,感觉呼吸短促,面庞发烫。

    这时,贾儒轻轻的摇了摇头,忍俊不道:“你不用当真,他就是一个大忽悠。”贾儒撇了一眼不动如山的八仙道人,然后幽幽道:“他是不是说,想想你跟贾儒在一起的时候吧,你的心是放松的,愉悦的,甚至是安宁的,这个时候你没有任何的压力,更没有任何的不安,因为贾儒可以为你抵挡一切,总得来说,你跟贾儒在一起,他是一个男人,你就是一个女人,你们两个人蛮般配?”

    “你怎么知道的?”今天受到的冲击太多,尹若失去了往的镇定。

    听到尹若惊讶的回答,贾儒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道:“在我八岁的时候,义父就对碰到的每个女人都说同样的话了。”

    尹若:“……”

    “好了,相信自己的感觉,你去吃饭吧。”八仙道人脸不红气不喘,自然的说道。

    简短的一句话,直击尹若的内心,她的心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一样,自然而然的想起跟贾儒在一起的轻松与快乐,作为一位经过职场磨炼的女,她知道八仙道人是让自己回避,同时自己又真的饿了,于是,她寒颤几句,转出了大厅,恍恍乎乎的进了西边的厨房,甚至,她已经没有心观察同样豪华的现代化厨房了……

    “回来了?”待到尹若离开后,八仙道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幽幽的说道。

    “爸。”带着笑容,贾儒发自内心的叫了一声。

    八仙道人点点头,肯定道:“不错,出去一趟,规矩没有忘记。”一边说着,他一边来到贾儒的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我在莱市发现义诊堂了,是晚辈开的,并不是您所说的小药铺,好像是一家全国链锁的药品生产与销售的大型公司了。”说到这里,贾儒稍稍一顿,然后疑惑道:“他们对咱们很有敌意,像是生死大仇。”

    “生死之仇?”叹了口气,八仙道人背负双手,道:“一点不为过。”

    “我想知道原因。”贾儒道。

    “想知道为什么我与幽冥一派存在仇恨,还要你去打败他们,并且再次归入幽冥一派?”八仙道人说出贾儒的疑问。

    “是的。”贾儒肯定道。

    “我本就是幽冥一派的人,而且还是百年难遇的奇材,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拜入幽冥一派学习医术,那时的我虽然是门里年纪最小的,但是,我也是门派里最有悟的,用同门师兄妹的话说,我是千年难遇的天纵奇材,可是,师傅在我入门三年后就去世了,可以说,他是中医的代表人物,医术出神入化,但是,依然不能自医,而我的师兄弟们也没有任何办法,为了医术的传承,师傅临终前,让大师兄代师传艺,大师兄……也就是幽冥鬼医,或许这是外面人的称呼,现在,门内之人应该称他为幽冥老祖了吧。”说到这里,八仙道人停下了。

    “为什么会反目成仇呢?”贾儒不解的问,直指矛盾的核心。

    听到贾儒的问题,八仙道人苦笑一声,道:“幽冥一派的医术集众家之长,可以说,是中医一脉最完整的传承,用药如神,药到病除都是小事,但是,再神奇的医术,去病也如抽丝,所以,你师祖的病最后还是无力回天,那时的我,本能的知道中医再厉害,也存在一定的短板,所以,就决定用另外的办法治好师祖的病,于是,我以无比的动力投入到学习之中,加上大师兄倾囊相授,以及其他师兄弟的有问必答,我用六年时间完成了别人数十年功课,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六岁而已,自感医术有成,那个时候的我,就更加确定师傅的死因了,不是中医不成,而是在一些方面太过滞后,所以,我就告诉大师兄,我要去学习西医技术。”

    “我听说幽冥一派的人不准接触并学习西医。”贾儒幽幽道。

    “没错,矛盾就是那个时候种下的。”说到这里,八仙道人幽幽的吐了口气,神低落道:“我跟大师兄说明了用意,但是,大师兄对祖训异常遵守,并训斥于我,如果我敢去学习西医,他就废了我一修为,并且说到做到。”

    “他好像没做到。”贾儒喃喃的说道。

    听到贾儒的话,八仙道人叹了口气,感叹道:“他本可以做到。”说到这里,他微微昂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轻轻道:“我决定逃离幽冥一派去学习西医,却被大师兄知道了此事,那一夜,他拦住了我,而我年轻气盛,与大师兄大打出手,最后,得他要废掉我修为,但是,最后那一刻,他没有下手,而我称着他心软,击中了他的腰部,逃离幽冥一派。”再次,八仙道人停住了,叹了口气,道:“我到了西方后,才想及那一掌,有可能在几十年后,给大师兄造成行动上的不便。”

    “这么说,咱们与幽冥一派的仇怨是在意见上的分歧?”慢慢的,贾儒问道。

    “小子,不要忘记了,咱们也是幽冥一派的人,到死都是。”八仙道人肯定道。

    “我知道。”贾儒点点头,缓缓的说着,“那您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证明,我当初的决定没错,当时如果有人懂西医,师傅就不会死。”八仙道人肯定道。

    “现在证明还有什么意义吗?”贾儒幽幽的说着。

    “传承。”八仙道人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却重逾千斤。

    “我证明给他们看之后,又该怎么做了?”思考了一会儿,贾儒提出现明确的问题。

    “然后重新加入幽冥一派,与他们一起壮大中医。”八仙道人肯定道。

    “可能吗?”贾儒不摇了摇头。

    “肯定会有些困难。”

    “是非常的大的困难。”直视着八仙道人,贾儒纠正着,然后轻轻道:“我看他们对你的态度是不共戴天。”

    “事在人为吗。”说出这句话,八仙道人再次拍了拍贾儒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贾儒:“……”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