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窘迫五人组

    莱市警察局会议室。

    何浩然双眼里充满细密的血丝,顶着一双黑眼圈,站在屏幕前,手指着屏幕一名四十左右岁,理着小平头,一双眸子如同鹰隼般锐利的中年人,凝重道:“他叫凌战军,十年前服役于某特种部队,精通击、爆破、追踪与反追踪。”说到这里,何浩然重重一顿,道:“而他还有一个份,他还是那支部队的武术教官。”

    说完凌战军,屏幕上俨然出现另一副图片,这是一个高一米六七,理着齐耳短发的女人,指着这个女人,何浩然继续道:“齐欣然,电脑信息专家,超级黑客,也是咱们的主要目标。”

    说完齐欣然,何浩然转头看向罗局长,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要作什么?”作为下属单位,罗局长没有越位,主动的要求配合。

    “这五个人单兵能力强大,配合默契,具体行动由省厅的人员进行,市局负责外围警戒。”何浩然传达着省厅的指令。

    “我们尽全力配合。”罗局长铿锵有力道。

    听到罗局长的话,何浩然轻轻一顿,嘱咐道:“这是一帮穷凶极恶之途,手下从来不留活口,各地的同行们已经同他们较量多次,最好的结果是打成平手,就算我们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一定嘱咐手下的人不要擅自行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他们这么厉害?”罗局长紧跟着问了一句。

    “很厉害。”何浩然严肃的说道:“已经有五名同事牺牲,七名同志受重伤了。”

    罗局长:“……”

    …………

    夏家别墅内,贾儒目光如水,平静的盯着沉默的夏雨,不解道:“你这么大的公司,破产了就没钱了吗?”

    “没钱。”夏雨抬起头,盯着贾儒,抑制着心中的焦虑,不安道:“如果我有钱,我还能见死不救吗,小羽可是我的亲妹妹。”

    “不要激动。”来到夏雨的前,贾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没钱也不要紧,我去把小羽救回来。”

    “你说什么?”夏雨不一怔,古怪的盯着贾儒。

    “你在家里等着,我去去就回。”不理会诧异的夏雨,贾儒转朝着门口走去,临出门前,他回头道:“你愿意的话,就报警吧。”

    直到贾儒从视线里消失,夏雨才回过神来,怔怔的望着关着的门,心里充满了感激,虽说不知道贾儒采取何种办法,能否成功,但是,危难见真,贾儒刚刚在夏家住了一个月而已,而她又面临破产的窘境,在这种危难的况下,他依然而出,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可靠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值得她喜欢的人,一时间,她的心安定许多。

    稍稍过后,夏雨拔通报警电话……

    罗局长很郁闷,这起绑架案牵扯到五个人,其中有三名是在体制内工作的领导的子女,另外两名是富商的子女,无论哪一个,他都要当成大案来办,何况是五个举足轻重的家庭,而这个时候省厅要求他协同办案,没有上面的命令,他不得擅自行动,当夏雨报案后,罗局长一阵头大,当即拔通了熊虎狼的手机,接通后道:“虎狼,让你办的事,做了没有?”

    “通知了。”一边开着车,熊虎狼一边说道。

    “现在立即回局里一趟。”思前想后,罗局长要保证手下人的安全,既然负责外围警戒吗,就没必要往前面冲,一切有省厅里的人做。

    “恐怕不行。”熊虎狼拒绝了罗局长的命令,眼睛的余光扫到轻闭眼睛的贾儒,半真半假道:“罗局长,俺有点私事要做。”

    “什么事能比局里的事更重要?”罗局长稍微一怔,随即想到往的熊虎狼是军令如山倒,如今他违抗命令,太过反常了,又追加了一句,道:“我不管你什么事,赶紧回局里,有重要任务。”

    “局长,您还有别的事吗,没事俺挂了。”开着车,熊虎狼平稳道。

    话到此时,经验老道的罗局长嫣能听不出其中的潜台词,他轻皱眉头,道:“你跟谁在一起呢?”

    “俺兄弟。”熊虎狼直接道。

    “你们要干什么?”了解贾儒的个,罗局长不倒吸一口凉气。

    “夏羽被绑了,俺兄弟带着俺把她给救出来。”熊虎狼浑不在意的说道。

    听着熊虎狼轻松的语气,罗局长十分严肃,道:“救人?”简单的两字,罗局长到了爆发的边缘,喝斥道:“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别救不了人,把自己搭进去。”

    “不会的。”熊虎狼心平气和,反倒安抚着罗局长道:“俺兄弟和俺一起做的事,还从来没失败过。”

    “回来,这是命令。”罗局长的肺快气炸了,贾儒和熊虎狼要做的事还没失败过,他俩能做什么事,一个多月前贾儒还是一位没有出过桃花村的农民,熊虎狼好点儿,是工地上的农民工,这两个人能做什么,是搭路铺桥吗,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而且他们对手的份非同一般,人质万一出点问题,所有的压力都会压在他上,即使他顶住压力,劫匪那帮人,就算熊虎狼再勇猛,双拳能敌四手吗?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熊虎狼依然心平气和。

    乍闻此话,罗局长再次一怔,硬的不行,他又用软的,语重心常道:“虎狼,人家是前特种兵……你说,就这样的豪华阵容,省厅的同志都死伤十二位,咱们市局还是按照省厅的命令,认真的守好外围……”

    “局长,俺听俺兄弟的。”听着罗局长的介绍,熊虎狼转头看向闭目养神的贾儒,问道:“兄弟,怎么办?”

    “把电话挂了吧。”贾儒轻描淡写道。

    “虎狼,贾儒……”听到贾儒的声音,罗局长还要做最后的努力,但是,电话里传来的是阵阵盲音。

    一时间,罗局长怔怔的站在办公室里,随后,又开始思索对策,最终,他把熊虎狼擅自行动改成了迫不得以的防御反击,在半个小时后,请求省厅的同志们援救。

    “兄弟,这次可能是硬渣子了。”挂了电话,熊虎狼闷声闷气的说道。

    “你觉得杀人和杀熊有什么区别?”睁开眼睛,贾儒平静的令人发指。

    开着车,熊虎狼幽幽道:“熊俺能杀,人吗?”

    “杀人比杀熊简单。”贾儒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释然道:“当你化正义的时候,一切邪恶都将泯灭。”

    “兄弟要俺替天行道吗?”熊虎狼疑惑的说道。

    “刀在哪里?”了解到对方有五个人,贾儒觉得熊虎狼的枪太容易爆露目标。

    “后背箱里。”熊虎狼道。

    贾儒点点头,吩咐道:“用你最熟悉的方式,了结这份罪恶吧。”

    “俺听兄弟的。”

    十五分钟后。

    银色的奥迪A7停在开发区的一幢破房后面,熊虎狼打开车的后背箱,从里面抽出一把米半长刀,刀呈淡黑色,凸显着刀的沉稳霸道,刀锋呈白色,阳光下不断的闪着渗人的寒光,而中间是一条血槽,里面还有暗红的斑点,更让这份冰冷中充满了杀气,显然,这是一口喝过血的杀器。

    熊虎狼轻抚着刀背,阳光下,伸出舌头刀锋,自言自语道:“今再次饮血,阿弥陀佛。”

    “超度他们吧。”远远的望着两三百米外的废弃工厂,说白了就是一排八间的民房加一个院子而已,贾儒缓缓道:“就是这里吧?”

    “对。”熊虎狼点点头,道:“接下来怎么办?”

    “进去吧。”说着,贾儒迈着坚定的步伐,看似极慢,实则极快的朝着工厂行去。

    熊虎狼跟在贾儒后一步,迈开大步子,一路小跑朝着工厂进发着。

    此时,左数第四间房的空地上,绑着五位年轻人,从十五六岁到二十五六岁,仔细一看,夏羽赫然位列其中。

    此时的夏羽蜷坐在地上,直了腰,死死的盯着短发的齐欣然,冷冷道:“为什么要绑我?”

    “为财。”齐欣然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

    “多少?”

    “五百万。”

    “你放了我,我给你五百万。”夏羽冷冷的说道。

    “不着急,会有人送来五百万的。”齐欣然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不再理会坐在地上的夏羽,转看向倚在墙边上的凌战军,道:“绑架这种事,太没水准了。”

    “迫不得己。”凌战军惜字如金。

    “其实咱们还有别的办法。”略微犹豫,齐欣然开口道。

    “说说看。”

    “咱们向华夏政府妥协吧。”压低声音,齐欣然仅用凌战军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凭我手里的这份材料……”

    “不可能。”凌战军断然否定,道:“虽说咱们联系不到组织了,可是,落到华夏政府手里,以咱们做过的那些事,肯定生不如死。”

    “可笑了。”摇了摇头,齐欣然茫然道:“想当年咱们五人组何等风光,现在竟然为了一点逃跑经费干起绑架这等没技术含量的事。”

    “休息吧。”凌战军幽幽的说着,“拿到钱后,咱们就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