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大逆不道

    贾儒的沉稳远超众人的想象,且不说赵山河几近杀人的目光即使不看都觉的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五度,就说他迈着沉稳的步伐右边牵着尹若的手,左边牵着夏雨的手,稳稳当当的坐在沙发上,且在两个人中间丝毫不做作的交流,就得佩服他这份超强的定力。

    一箭双雕,这哥们真是男人的偶像。

    “你打算这样坐着吗?”俯视着淡定自若的贾儒,赵山河一字一句说道,如果别人不了解贾儒的份,他可是清清楚楚,尹若的冒牌男友,同时又是义诊堂的敌人,利用幽冥一派的规矩,来这里故意让自己出丑,而自己偏偏无力反抗,端是让他有一蛮力却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错力的感觉让他感觉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再看到贾儒谈笑风生,尤其是尹若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上,他便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贾儒五马分尸,然后碎尸万段。

    “你们玩着,我在这里坐坐就好了。”贾儒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呆滞的众人,出言安抚道:“大家继续,不要因为我的到来破坏了气氛。”

    说得轻巧,众人心里感叹着,真是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听到贾儒的话,他们的目光偷偷的撇向目露凶光却面带微笑的赵山河,他们知道,如中天的赵总怒了,好戏即将上演。

    “你真的是若的男朋友吗?”赵山河耐着子,算计着贾儒。

    “对。”贾儒无辜的点点头,笑着反问道:“你们不都看到了吗?”

    “我感觉你们是一对假恋人。”轻哼一声,赵山河不容置疑的揭穿两个人。

    此言一出,顿时让其他人恍然,以尹若份,她又怎么会看上医院的一个小工人呢。

    “赵山河,你不要信口开河。”尹若瞪了赵山河一眼,警告道。

    “着什么急。”赵山河轻轻的松了口气,又幽幽的吸了口气,道:“如果我所言是虚,你又何必在意呢?”

    “婆婆妈妈的像个男人吗?”淡淡的说了一句,贾儒用极其平淡的语气道:“像个男人一样,爽快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众人都是人精,嫣能听不出贾儒是在骂赵山河,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赵山河的膛起伏的频率加快了,显然,赵总处在爆发的边缘。

    “既然你们是男女朋友,怎么能够证明你俩的关系?”赵山河也看出贾儒和夏雨关系暧昧,如今,他借力打力,向贾儒施加,他就不相信夏雨会坐视不理。

    “我们是男女朋友,用得着向你证明吗?”尹若慢条斯理的反击着,又不失成熟女的优雅。

    贾儒平静的看着极度压抑的赵山河,幽幽道:“你要我怎么证明呢?”

    “亲她。”赵山河直接道。

    “亲哪里?”贾儒怡然不惧,问道。

    “嘴。”

    听到赵山河的话,贾儒稍微侧转头看向目光闪烁的尹若

    看着贾儒如水的目光,平静无波的眸子,尹若一颗心加速跳动,眼见着贾儒的头部越来越近,她不慌了,快速道:“要干吗?”

    “亲嘴。”贾儒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平静道。

    “不要……”话一出口,尹若意识到说错话,于是,她主动纠正道:“这么多人呢。”

    “张开嘴。”简单的三个字,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

    “我……”尹若甚至闻到贾儒上散发出来的男气息,这种雄荷尔蒙仿佛要让她窒息了,紧接着贾儒鼻孔打出的浊气息,触碰到她的面部,的,痒痒的……

    贾儒的嘴唇微张,轻轻的咬住目瞪口呆的尹若的上嘴唇,蜻蜓点水的咬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蛮力的侵入她的口腔中……

    此时,尹若脑海里一片空白,机械的回应着贾儒,她还没被男人这样亲过,这一刻,她既抗拒又渴望,内心不断的纠结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湿吻。

    这一切看在众人的眼睛里,像是尹若极度配合一样,如果不是男女关系,怎么可能进行深层次的湿吻呢。

    于是,大家对两个人的关系相信了**分。

    半分钟的时间。

    尹若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等贾儒的唇部离开后,她贪婪的吸着大包里略显混浊的空气,一颗心仿佛要跳出来,而她眼睛的余光分明看到夏雨僵硬的笑容,来不及回味接吻的感觉,她意识到贾儒和夏雨之间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确实,贾儒和尹若接吻的时候,一旁的夏雨心里酸酸的,苦苦的,而脸上只能佯装笑容。

    赵山河郁闷之极,明明是假戏,却被他的真做了,倒是便宜了贾儒这个小子,不过,他的计划远没有结束,让他出丑了,这份面子他得找回来,再次压抑心中的怒火,他轻轻的拍掌,道:“很好很好,不愧是我赵山河的对手。”

    “我是你的对手?”贾儒茫然了。

    “对。”赵山河掷地有声道。

    众人算是明白,两个人这是杠上了,今晚的好戏一时半会难以结束,而他们内心则兴灾乐祸,不管谁输谁赢,他们都会过把兴奋的瘾。

    试想一下,如中天的赵山河爆发出来的能量……

    “我从没把你当成对手。”贾儒直接道。

    他说出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他不想和赵山河为敌,二是赵山河不配当他的对手。

    短短的一句话,让众人揣摸着,渐渐的他们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似表面上这么简单,每每说话都是绵里藏针,妙到毫巅,语言修为端是厉害的紧。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赵山河直言相

    “你要跟我打架吗?”贾儒摊了摊手,恬淡的说道。

    “打架?”赵山河摇了摇头,径直否定了,道:“咱们是文明人,就用文明人的方式比试吧?”

    “什么方式?”贾儒泛起一丝的兴趣。

    “咱们在KTV,就用唱歌的方式一较高下。”赵山河直言道:“如果你输了,离开若。”

    赵山河的话一出,顿时让众人佩服不已,当真是一位成功者,为了赢不择手段,贾儒明明不会唱歌,而他又是几近专业的歌手,两相比较,对贾儒来说,根本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比试。

    “如果你输了呢?”出乎众人的预料,贾儒没有退避的意思。

    “我输?”嘴角一咧,赵山河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道:“怎么可能?”

    “盲目轻敌,你已经输了。”轻轻的摇了摇头,贾儒叹了口气,道:“年轻人太自傲是大忌。”

    “你这是逞嘴上功夫吗?”嗤笑一声,赵山河直接讽刺道。

    “比试唱歌是吧?”贾儒站起来,来到赵山河的边,拿过他手中的麦克风,道:“那我就唱一首吧。”

    看到贾儒的举动,夏雨轻皱着眉头,她对贾儒十分了解,可以说,自打贾儒来了莱市,从不做无把握之事,如今他要跟赵山河比唱歌,这个决定太过唐突了,至于胜败,她心中了然。

    贾儒必败无疑。

    尹若也捏了把汗,这小子关键时候怎么变冒失了,完全没有必要中赵山河的激将法吗。

    其他人跟夏雨和尹若完全截然相反的想法,在他们看来,自信的贾儒很可能是在玩扮猪吃老虎,而且那份骨子里的透出来的淡定,足以让任何人不敢轻视他。

    贾儒接招了,正合赵山河的意,他大度道:“你要唱什么歌,我给你选曲子。”

    “不用选,我清唱吧。”贾儒谢绝了赵山河的好意。

    “这么自信?”赵山河嘴角一勾,借坡下驴,道:“那你清唱吧。”

    无视众人,贾儒清了清嗓子,张口开唱:“小丫吗小二郎啊……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怕风雨吹,不怕……”

    乍听到贾儒五音不全的嗓子,刺耳的声音让众人一怔,就这副烂嗓子都能洋溢着自信,他也太自大了,再听清楚贾儒的歌词,众人傻眼了,这不是儿歌吗,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在KTV唱儿歌,他怎么不唱国歌呢。

    如果好听也就罢了,这里的人们发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绝对不会再听贾儒唱歌,给钱都不听,这哪里是唱歌了,分明是‘叫魂’。

    尹若和夏雨也面面相觑,最后齐齐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乡下人。”

    一曲唱毕。

    贾儒回头扫视了一圈,露出一抹自然的笑容,看到石化的众人,不问:“我的唱的怎么样?”

    “好好好。”赵山河说着反话,“把儿歌唱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境界,你是歌神,我甘败下风。”

    “啊……你这样就认输了?”贾儒不解的盯着面带诡异微笑的赵山河,认真道:“你水平也太次了吧?”

    听到贾儒的话,众无语凝噎,这什么人啊!

    赵山河冷哼一手,夺过贾儒手里的麦克风,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肯定是你输。”贾儒自然的说道。

    “夜郎自大。”赵山河不看贾儒,盯着屏幕,认真的选着曲子,他要选择一曲高难度的,最拿手的,彻底击败贾儒。

    “我是你长辈,你要是赢了我,就是大逆不道。”贾儒淡淡道。

    赵山河:“……”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