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新能力

    在很多方面,贾儒都是天才中的天才,精英中精英,极品中的极品。

    唯独事,虽然他有丰富的理论知识,真到实践中,他就成为一名极品初哥。

    这不。

    一二三四五六七**分钟,贾儒和夏雨纠缠在一起,胡乱的摸着,却错误百出,愣是找不到桃源圣地,有道是大乱大治,贾儒手法虽然僵硬,却无形中变成了另一种极端调逗,已经受到药物影响的夏雨哪受得这般温柔的“抚摸”,急得心里痒痒的她本能的做出一个最正确的决定,翻上马,把贾儒按倒在上。

    如此这般,境况倒好了很多,一切看上去水到渠成。

    随着两个人上的衣服逐渐减少,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久经战场的侣。

    当然,也是一对焦急的侣。

    “嘶啦……”夏雨一着急,竟然把黑丝袜撕破了,风已度玉门关,她哪顾得了这么多,握住那话儿,对准洞口,直接坐了下去,旋即又爆发出一声痛楚的叫声:“啊……”

    “怎么了?”贾儒吓得体一紧,以为夏雨出了意外。

    “我还是处女。”夏雨觉得一股温浓稠的液体流出来的同时又伴随着一阵阵的刺痛。

    贾儒:“……”

    接下来,两个人的动作,贾儒只能被动的接受,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一件古怪的事体内两年前已经停止增长的真气竟然变得异常的活跃,随着夏雨摇摆的动作,它们摆好队,稳而不乱,尤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冲向夏雨的体内。

    真气失去控制,这可吓坏了贾儒,莫不是要走火入魔吧,贾儒赶紧控制真气,却发现都徒劳无功。

    夏雨感觉一股气流冲进自己的体里,浑厚异常又带着一往无前的气息,本以为会出奇疼痛的她,遇到这股气流后,刚开始的那点痛意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般的享受,这股气体一经进入她的体内,立即向四肢百脉散去,气体到达的地方,那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处在欢乐的海洋中,慢慢的,她忘记动了动作,而体里的念也消失了。

    “嘤咛……”夏雨舒坦的呻吟一声,睁开眼睛看着紧闭眼睛,额头冒汗的贾儒,道:“好舒服了,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贾儒竭力的控制着体内如海洋般混厚的真气,可是,任他用尽各种办法依然无法阻止真气的外泄,而他知道,一旦真气倾泄殆尽,他整个人的生死也将彻底枯萎,可以说,真气即贾儒的元气,元气消耗完毕,他命不久亦。

    所以,现在的贾儒已经处在生死难之际。

    “你怎么了?”已经恢复理智的夏雨关心的问着贾儒。

    现在的贾儒叫苦不迭,他已经无霞分心,更没有办法张嘴回答夏雨的问题。

    见贾儒不理会自己,夏雨撇了撇嘴,大度道:“你是处男我也是处女,理论上说,咱俩谁也不占谁的便宜。”说到这里,见贾儒依然不开口,夏雨再次补充道:“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两分钟后,夏雨舒坦的也不愿意开口说话了,静静的感受着那股气不断的冲刷着她的体,这种感觉就像吃了人参果一样,浑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

    而贾儒已经陷入绝望,两三分钟,大部分真气已经跑到夏雨的体内,估计再有两三分钟他命休矣。

    所幸,他停止控制体内真气的运气,任由真气滔滔的涌进夏雨的体内。

    “嘤咛……”再次,夏雨舒坦的打个激灵,感觉那股气在体内变得越来越盛,在她人生的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舒服,仿佛要羽化升仙了,怪不得那些三十多岁的少妇成天谈论这些东西,夏雨现在理解她们的感受,而她又哪里知道,她这种飘飘仙的感觉是普通人的十倍还要多……

    “我命休矣。”贾儒想过万般死法,但是,任他聪明绝顶,也不会想到会死在女人的上,还是被女人强而亡,如果是美女也就罢了,还是位长相一般的女人。

    唉……

    眼见着丹田内的最后一丝真气也要枯竭了,贾儒幽幽的叹了口气,“人生无常。”

    “你说什么?”夏雨问道。

    随着他的话落,本来已经干涸的丹田又源源不断的涌出丝丝的真气,虽然很少,却也不再往夏雨体里涌,丝丝的真气滋养着他干涸的体百脉,很弱,但是像往常一样,正常的运行着,这是怎么回事,贾儒也不明白了。

    话说,贾儒浑厚的真气进入夏雨的体内,她又不懂的内功心法,自然不会练化这部分功力,任由这部分真气在体内转了一圈,先是小周天,然后是大周天,打通任督二脉后,这些真气开始归元。

    夏雨发现,这些不受控制的气体从哪里来,又回哪里去。

    贾儒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微妙变化,之前阳刚的真气又慢慢的回到他的体内,只是,相较之前的纯阳之力又发生了略微的改变,其中夹杂着纯之力,两相揉合,之前以刚猛为主的真气竟然变得愈发的浑圆大气,进入丹田后,又与生出的本命真元相融合,一时间,真气变得更加醇厚,相较往的单一,现在的真气变得更加的深邃,而且已经两年停滞不前的境界,竟然隐隐有破除之照。

    最令贾儒感觉到意外的是,重新回归到他体里的真气除了属变得更平,更易控外,只要他意念一动,就可以轻易纵着真气在他和夏雨的体内运行。

    误打误撞。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双修?

    没有更多的兴奋,贾儒更多的稀嘘,如果夏雨也懂得修行,稍微运用法门就可以将滔滔的真气据为己有,到时等待贾儒的将是死亡的结局。

    七七四十九分钟后,贾儒吐了口浊气,睁开眼睛,看着怀里一丝不挂的女人,心怀不免有些复杂。

    此时,夏雨浑抽搐着,却舒服异常,软软的趴在贾儒的怀里,好像是躲在天下最安全的角落里,浓浓的幸福包裹着她,而且相较于之前在体里自我运行的气,不知道为什么,它们按照一定的秩序不断的在她的体里运转着,所到之处,体就会相当愉悦,端是奇妙的紧,恨不得永远都享受这种神奇的感觉。

    贾儒没有急着推开上的夏雨,一是很享受这种柔软无骨的感觉,二是,他突然觉得体力的真元正以缓慢的速度向脑部推进。

    这种感觉在十五岁的时候,每次打坐都会有,清灵之气上升而已。

    可是,这一次,贾儒却感觉到一丝古怪,与之前的缓慢上升不同,现在真气坚定而且有力,齐齐的朝着脑部进发着。

    大约五分钟后,磅礴的真气全部涌入大脑,一瞬间,贾儒的大脑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变得暗无天,一股剧烈的疼痛袭击着贾儒的奇经百脉,这时候,他甚至连痛吟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贾儒又紧张又害怕,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

    否极泰来。

    当贾儒的脑海被黑暗侵袭之后,一缕阳光刺破天空。

    瞬间,照亮了他的脑海,慢慢的,阳光所到之处刺骨的痛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和熙的温暖,这种温暖由大脑不断的向双眸……

    如果说,真气的变化让贾儒误打误撞形成双修;而真气逆袭脑部,贾儒又无法控制,那么,当这种温暖的感觉向眼部的时候,却让贾儒兴奋了。

    之前,他已经两次体验过类似的感觉,每一次,他的眼睛都能开启一种新能力。

    前两种能力分别是透视和白眼三百五十八度视角,接下来会是什么能力呢,贾儒也更加期待。

    随着温真气不断的在眼睛处聚集,贾儒觉得一双眸子仿佛要爆掉了,这种时候,反而没有任何的疼痛,只感觉眼睛不断的旋转着,而真气像是艺术家手中的笔一样,不断的在他的眼睛上画着各种符号,有S型、三角型,平躺S型以及一些看不懂的曲线,直线和斜线……

    时间还在流逝,眼部的真气不断的汇聚,消失……

    最后,真气变得愈来愈薄。

    贾儒能感觉到,眼珠的符号越来越多,同时随着真气的稀薄,也进入绘画的尾声。

    此时,如果有人能翻开贾儒的眼睛,一定会看到一双布满一圈圈古怪符号的眼球,而这颗眼睛是空洞的。

    而贾儒对现在的变化又了如指掌,他知道,最后的变化还没有结果。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

    最后的真气突然凝气为点,仿佛是实质的小珠子般,变成两条阳鱼抱在一起,形成一个黑白的太极图案,在贾儒的眉心处盘旋了三五秒钟,又快速的分开,弹向贾儒的双眸,最后座落在古怪的符号之间,形成眼睛瞳孔。

    做完这一切后,贾儒轻轻的松了口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清晰可见的符号隐匿到他的眼睛深入,进而彻底消失。

    “这次,得到的是什么能力呢?”贾儒心想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