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当我姐夫

    所有人全然忘记困乏,监控室里的人死死的盯着屏幕,不少人嘴巴微微张着,眼睛一眨不眨,像是石化了,这等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术,不仅是中医,就是西医也未曾听闻,当真是大开眼界,哪里还记得吃饭。

    手术室里则是另一种形,几个人的心都随着贾儒的动作跳动着,现在的牛启仁理解贾儒所说的手术难度了,就下肢来说,膝盖是一个重要而且复杂的部位,而贾儒独自一人完成整个手术,与其说是在完成一次手术,不如说是在完成一个复杂的工程,其中就包含了骨科、外科、神经科等等,这个时候,他甚至忘记思考贾儒的年龄,看到贾儒的手法,他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就算他这位行医数十年的老牌医师也无法相提并论,所以到后来,确定自己确实无法完成这台手术后,看明白了自己能做的事,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其他地方,例如:如此长时间的站立手术,换作普通人早就大汗淋漓,而贾儒一直低着头,却不见丝毫的汗珠凝聚,着实奇怪的紧。

    可以说,贾儒的上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神奇的信息。

    时间飞速流逝。

    郝运的膝盖骨在贾儒神奇的双手下完美修复成一个个的零件,并且十分契合的拼接起来,当所有人以为一台手术即将结束的时候,不少人开始注意到已经是下午一点半的时候,贾儒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从最初的骨头开始,他开始慢慢的清理伤口,随后,他又开始整理郝运膝盖上的筋

    一时间,刚刚感觉浑酸痛的学生和医生们再次全神贯注的投入到观摩状态。

    相较于碎骨再塑,接下来的手术简单了很多,大约半个小时后,贾儒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道:“我要休息了,你们给他缝合伤口,有问题,一个小时后来问我。”

    贾儒是边走边说的,手术室里的人一怔,微创外科主任主动道:“我来缝合,保证不会留下伤疤。”

    “你要去哪里?”牛启仁看着贾儒消瘦的后背,下意识的开口寻问。

    “找间房休息一下。”说完,贾儒加快脚步,快速的离开手术室,而众人除了看到他踉跄的脚步,谁也不曾发现,整个手术过程中,贾儒的眼睛一直怪异的变化着,直到离开手术台前,他的眼睛才恢复了常色。

    出了手术室,贾儒碰到来回踱着步子的曾治。

    见到贾儒后,曾治上前一步,关心道:“结束了?”

    “他们在处理后序问题。”说出这句话,也等于说是手术成功了,贾儒觉得脚步轻浮,浑的力量都被抽空了,大脑更是被阵阵的晕旋攻击着,“叔,给我安排张病。”

    “你怎么了?”曾治被‘病’二字吓了一跳,关心的问。

    “我快虚脱了。”贾儒苦笑道。

    “跟我来。”曾治的眼睛里流露出丝丝的不忍,毕竟,贾儒不是一位职业医生,第二次上手术台,就是一台长达五个小时的手术,非常人能也,可以说,曾治对莱市第一人民医院了如指掌,带着贾儒不出门诊楼就在康复科找到一张空闲的

    看到,二话不说,贾儒当即倒在上,连鞋不脱,竟然深深的睡过去,临睡觉前,他还不忘记说一句,“曾叔,三点半的时候叫醒我。”

    这个时候,贾儒还没有忘记尹若有约。

    “这孩子怎么了?”康复科的医生是位五十左右的长者,看到贾儒如此疲惫,小心的寻问道。

    “累的。”曾治道。

    “干什么累成这样了?”

    “刚刚做了一台超过五个小时的手术。”曾治自豪的说道。

    “他才多大?”

    “二十岁。”

    ……

    当郝运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曾治已经回到手术室外,主动寻问道:“怎么样了?”

    “按照我多年的经验,这台手术十分成功。”牛启仁当即感叹道:“太神奇了,真有碎骨再塑技术。”

    “能当你的引导者吗?”曾治微笑着,神中透着轻松。

    “厉害,确实很厉害。”牛启仁竖起大拇指,道:“这是一位错失了最佳治疗时间的病号,如果是一位刚刚骨折的患者,我相信,半个小时,甚至更短的时间,他就可以完成治疗。”

    “真的这么神?”得到牛启仁的承认,曾治也颇感意外,要知道牛启仁也是此道高手,得到他的认可,自然有两把刷子,“粉碎骨折,半个小时?”

    “应该更快的。”微创外科的主任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出来的夏羽,道:“她……腿上都没有伤口。”

    “不用开刀,治疗粉碎骨折……”这个时候,曾治也想到这个问题,一瞬间,他的血液不沸腾了,一颗心怦怦跳的厉害,立即道:“召集相关人等,立即开会。”

    十五分钟后,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会议室里。

    曾治轻咳两声,扫视了近四十人的医疗队伍,最后,把目光落到牛启仁的上,道:“牛主任,手术的况你都看到了,也最了解,说说看吧。”

    “佩服的五体投地。”牛启仁定了一个很高的基调,然后中肯道:“技术十分先进,而且我认为,在整体的过程中,贾儒还有所保留,当然,这不是他自私的不想传授技术,而是为了能让我们看明白,他用了一些相较原始的办法,即使如此,这种手术也非我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别说是当我的引导者,就凭这台手术,当我的老师都够了。”

    牛启仁在第一人民医院颇有威望,如今高度赞扬一个年轻人,让在座的其他年轻人大为诧异之余,又议论纷纷,不少人认他言过其词,不就是一台高难度的手术吗。

    曾治没有约束会场纪律的意思,任由年轻的医师们讨论着。

    大约过了三分钟,微创外科的主任主动开口,道:“我同意老牛的意见。”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静得掉根针地上都能听到,要知道,他可是海龟博士,也是曾院长高薪请来的人才,微创手术在国内都属于一流水准,能被这样一位大能夸奖,端是了不得了,而且,他的话远没有结束,“这是一台集骨科,微创科,甚至是麻醉科的复合手术,以我的经验来看,他在微创方面的技术甚至超过了我。”说到这里,他不自嘲的笑了笑,道:“据我所知,他是一位中医。”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沉稳的曾治,曾治点头道:“他确实是一位中医,一位年满二十岁的中医。”

    ……

    “二位主任,以你们的经验看,贾儒这种碎骨再塑技术是否成熟?”曾治问。

    “十分成熟。”牛启仁点头道。

    “这是医学界的重大突破。”微创外科主任道。

    “接下来,你们两个把这台手术先形成一个书面材面,然后,推广的事由我来作。”曾治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尽量平静的说道。

    “一切听院长安排。”

    ……

    这边,在一片惊叹之后,在曾治的领导下,推选出合适的人选跟着贾儒学习碎骨再塑技术,而从三楼监控室出来的学生们则一个个的捂着肚子,直奔门诊楼的洗手间。

    一时间,整个门诊楼的所有洗手间变得空间的拥堵。

    出来后,一个个的捂着肚子,三三两两,眉飞色舞的感慨着。

    “糟了。”突然,一名学生大喊一声,道:“我连旷四堂课,完了完了,这次肯定挂科了。”

    “我也是。”

    “完蛋了。”

    ……

    “放心好了。”这时,向逸名示意大家安静,道:“我接到消息,听说刑院长已经为咱们集体补假了,所以,不会存在旷课这一说。”

    “都傻站着干什么?”夏羽看着怔住的同学,面带微笑,道:“你们都不饿吗?”

    经夏羽一提醒,众人才觉得胃里冒酸水儿,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简单的说了两句,齐齐的奔赴第一人民医院外的小餐馆儿。

    “你不去吃点吗?”看到众人都离开了,本想走的向逸名看夏羽没有动一动的意思。

    “你先去吧。”坐在轮椅上,夏羽往门诊楼内看了看,道:“我等等贾儒。”

    “需要我帮忙吗?”向逸名好意道。

    “这轮椅蛮方便的。”夏羽面带微笑,道:“再多说两句,你女友该吃醋了。”

    说完,夏羽指了指外面探头探脑的……

    “我走了。”摆了摆手,向逸名转离开了。

    在门诊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夏羽转着轮椅出了大厅,置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院里,感受着下午温暖的阳光,阳光依然刺眼,她不由自主用一只手遮在眼睛的上方,而嘴角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掏出手机,夏羽拔通了夏雨的手机,开口便道:“姐,贾儒太厉害了。”

    “是吗?”此时,坐在办公室,焦头烂额的夏雨单手插着头,皱眉看着近两个月来的业绩报表,可以说,数据呈几何倍数下降趋势,已经出现严重亏损的现象了。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夏羽真心的赞美着贾儒,最后道:“同学们对他的崇拜之尤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这是第几次赞美贾儒了?”夏雨别有用意道。

    “姐,我这是实事求是。”夏羽嘴一撇,心虚道。

    “他是个好人,抓住了。”

    “他是个好人,让他给我当姐夫吧。”

    “如果可以,那就好了。”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