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承担责任

    曾治一番简短的话无疑是表态了,在这件事中,他更关心贾儒的安危,这让医学院的学生们感觉到欣慰,对贾儒更充满了信心,可是,这话听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耳朵里,尤其是和贾儒起冲突的那十几个人却坠坠不安……

    “曾叔,我没事。”贾儒摊了摊手,自然说道。

    轻轻的松了口气,曾治肩头一松,接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时,他做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却又在理之中的决定,他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继续磕头的保安队长,转而走向旁边的警察,和气道:“一场误会,有劳警察同志了。”

    听到曾治的话,警察们也轻轻的松了口气,客气道:“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这时,他们却把目光投向依然淡定的贾儒,其中带头的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有。”贾儒点点头,轻轻的一个字,让不少人心头一沉。

    “您说。”这名警察脸上保持笑容,心中却叫苦不迭,这位爷可千万不要为难他们才好。

    “虎狼刚刚在警察局上班,还请你们多多照顾。”贾儒不缓不慢,用最诚肯的语气说道。

    “一定一定,都是同事吗,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这名警察如实道,心里却在想,“还用我们帮吗,您恐怕早就打好招呼了吧。”

    “谢谢了。”贾儒鞠躬道,随后又大方道:“家里长辈要是有解决不了的头疼脑,找虎狼就可以了,他也解决不了,就让他告诉我一声。”

    “谢谢您勒。”

    “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吧。”解决了警察的问题,贾儒来到熊虎狼的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破天惊道:“做得很好,继续保持。”

    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端是惊掉一地眼镜。

    这都什么人呢。

    熊虎狼嘴角一咧,憨厚道:“下次俺直接把欺负兄弟的人的腿打折。”

    “没问题。”贾儒点点头,继续嘱咐道:“在警察局好好干。”

    “放心吧,俺不会给兄弟们丢脸。”说到这里,熊虎狼骄傲道:“俺昨天打趴下三十名警察,局长已经跟俺说了,只要做半个月的交通警察,就破格录取俺,半个月后俺就有正式的编制了。”

    “才三十个?”在众人惊讶的时候,贾儒不质疑了。

    熊虎狼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打到最后,没人跟俺打了。”

    “嗯,马马乎乎了。”贾儒由衷的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道:“有愿意跟你习武的,不用保留,如数相传。”

    “中,俺听兄弟的。”说完,熊虎狼转自顾的离开了,走到几位警察边,他又露出憨厚的笑容,真诚道:“回去,俺教你们功夫。”

    几位警察相视苦笑,和曾治客几句,离开了莱市第一人民医院。

    送走熊虎狼和警察们,曾治才一脸严肃的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指了指几位在场的,职务较高的同事,道:“跟我到办公室。”说完,他又一改严厉的语气,慈祥道:“小贾,你安排一下学生,也到我办公室一趟。”

    “好的,曾叔。”贾儒同意了,先是看向依然在磕头的保安队长,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磕头吗?”

    “为什么?”保安队长磕晕了,下意识的问道。

    “下次动手的时候,搞明白事的原委,护短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护短的能力。”贾儒由衷的告诫着保安队长,随后,又真诚道:“起来吧,这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帅,帅呆了。”一名女生站在夏羽的边,眼冒红心,崇拜道。

    “酷毙了。”向逸名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好了,不要崇拜我,我永远是个传说。”贾儒嘴里冒出一句网络流行语,端是让众人一怔,他不是乡下来的吗,然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他再次吩咐道:“夏羽、郝运和向逸名留下,其他人到三楼的那十个房间里。”

    一声令下,已经对贾儒崇拜到极点的学生们莫敢不从,悄无声息的各就各位。

    “你们在这里等我。”说完,贾儒朝着院长办公室走去。

    “夏羽,贾老师是何方神圣?”等贾儒离开之后,郝运终于憋不住了,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对,你不是跟贾老师同居吗,一定对他的况了如指掌。”向逸名促狭的说道。

    “我们是分房间睡的。”夏羽首先解释道。

    “得了,解释就是掩饰。”向逸名不理会脸色微微发红,心尤如鹿撞的夏羽,道:“你说说,咱们的贾老师为什么这么牛呢?”

    “他就是一位乡下郎中。”想了想,夏羽用最中肯的方式评价着贾儒。

    “郎中有这么牛,郝运,你信吗?”向逸名翻了个白眼。

    “就是,这个叫熊虎狼的大个子明显是个武道高手。”郝运认真的说着,“你听到没有,他的一所学都是贾老师所授,他都这样厉害了,贾老师该到什么程度了?”

    “你见过贾老师出手没有?”向逸名兴奋道:“他到底有多厉害?”

    看着双眼放光的向逸名和郝运,夏羽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他没出手过。”明显的,从两个人的眼中看到了失落,夏羽又微微,清了清嗓子,道:“可是,我见过熊虎狼出手。”

    “厉害吗?”向逸名和郝运异口同声道。

    “我也不知道厉不厉害。”轻轻的嘟囔一句,夏羽缓缓道:“一瞬间,熊虎狼能打的五六位警察毫无还手之力。”

    “mygod。”向逸名双手插进头发中,赞叹道:“牛X,太牛X了。”

    “那贾老师岂不是还不用一瞬间?”郝运的眼睛慢慢瞪大,随后瞳孔又紧缩了,喃喃自语道:“或许,他是咱们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夏羽沉默了,像其他女生一样,她也喜欢高大帅,而贾儒刚才表现出来的淡定触动了她最柔软的内心,可惜,她跟夏雨同了,不免让她心酸酸的,“对,他是咱们人生中一笔无可替代的财富。”

    与此同时,院长办公室里。

    曾治冷视着牛启仁等三名医生,他们分别是骨科主任牛启仁,神经外科主任徐长治,麻醉科主任刘一名,他道:“你们知不知道,贾儒是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请回来的专家,为了请他,我这张老脸都豁出去了,如果不是贾儒怀着一颗济世的心,人家根本就不会到咱们医院来,你们倒好了,人家刚来第一天,就甩脸色给人家看,论资排辈上瘾了?”

    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曾治用脚后根都能想明白,肯定是这帮老资格摆谱,不给学生们面子,甚至无视学生,引发了冲突,换位想想,如果退回他像贾儒这般大小,是可忍,孰不可忍。

    “明明是您安排我们去观摩学习的。”听着曾治的喝斥,牛启仁仗着自己老资格,小声的嘀咕一句。

    曾治狠狠的瞪了牛启仁一眼,气不打一处来,道:“是,这话是我说的,可是,我让你们去三楼了吗,我让你们去了吗?”

    “您不是说去监控室吗。”牛启仁再次说了一句。

    “没错,我让你们去监控室,可是,我有没有说过要征求人家学生们的意见?”曾治再次道。

    “还不是打个招呼的事。”牛启仁不以为然。

    “人家欠你的,打个招呼人家就得给你腾位置?”曾治哼哼两声,一甩手,道:“现在好了,你去打个招呼让人家再教你碎骨再塑手术?”

    “这个……”

    “我看你们就是生活太安逸了,养成了替他人做决定的坏习惯。”曾治无奈的挥了挥手,道:“人家不是咱们医院的员工,没有义务教咱们医术,人家肯教说明具有奉献精神,你们可倒好了,不但不感激,反倒和一帮学生起了争执,丢不丢人?”

    “那接下来怎么办?”牛启仁也觉得这件事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嘴上还是不服道:“我们也不是有意吗。”

    “我知道怎么办?”曾治狠狠的瞪了牛启仁一眼,反问道。

    “大不了,我不学了。”一赌气,牛启仁又浑无力道:“他真的会什么碎骨再塑技术?”

    “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学生了吧,经咱们医院检查核实,腿部粉碎骨折,可是,人家在没有用任何仪器的况下,愣是将她的腿恢复了。”曾治无力道。

    “他真的会碎骨再塑技术!”牛启仁不奥恼道。

    “当初尹书记的手术,我本来想让你主刀,可是,你说风险太大,也正好你状态不佳,我就没让你上,可是,到了贾儒的手上,三下五除二,尹书记病好了。”曾治扫过三人,道:“你们要是把贾儒给我挤兑走了,后果你们自己看着办。”

    “院长,领导,现在不是挤兑的问题,如果贾儒真的会碎骨再塑技术,我愿意拜他为师。”牛启仁咬咬牙,发狠道。

    “你愿意拜师,人家愿意收你吗?”曾治毫不客气道。

    牛启仁:“……”

    “那该怎么办?”

    “这可是先进的技术,全国就此一家。”

    “现在知道征求我的意见了,跟学生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给人家学生面子。”摆了摆手,曾治道:“等贾儒进来再说吧。”

    “砰砰砰……”门外,贾儒敲着门。

    “进来。”压抑住心中的怒火,曾治嘴角扬起一抹慈祥的笑容,然后道:“贾儒啊,喝水还是喝茶?”

    “不用了,曾叔。”贾儒摇了摇头。

    虽说不用了,曾治还是给贾儒倒了杯水,示意他坐下,道:“今天的事是医院的问题,你别往心里去。”

    “曾叔,您想说啥?”贾儒直奔主题。

    “我问过事的原委了,这件事主要是我安排的不妥,牛主任也是听了我的安排才占了你们的位置,他是医院的老人了,为医院出过力,现在依然是医院的中流砥柱,最关键的,他的人品很好,都是我的原因让你们产生了误会,我代表自己,也代表牛主任和这次事件中的所有医生向你们认错。”

    “牛主任没大错。”贾儒说出一句十分不相与的话,嘴角再次浮现一抹笑容,看着忐忑的曾治,道:“叔,您到底想说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