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睚眦必报

    眼见警察不会上来制止,青年无力道:“你有什么问题,我知无不言。”

    “是谁让你们撞车的?”说到这里,贾儒稍微一顿,温和道:“撞车不是目的,又是谁指使你们攻击我的?”

    听着贾儒温温尔雅的话语,却字字触动着青年紧张的内心深处,挑拔着他恐惧绪,他愣愣的盯着贾儒,他自信没有表现出特意攻击贾儒的样子,他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会算吗,想到此处,他机械道:“你怎么……不,没有人指使打你。”

    “是你要打我?”贾儒左右看了下,嘴角翘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道:“虽然坐在一辆价值二百多万的车上,你就认为我是有钱的主儿,要坑我俩钱花?”

    “这辆车价值二百多万?”瞬间,青年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打个激灵之余,兀自不敢相信道:“你没有骗我?”

    “好像叫什么辉腾。”贾儒淡淡道。

    “擦,彪子骗我,这根本不是PASSAT而是辉腾,也根本不是普通人家儿而是富豪。”青年愤怒道,甚至要破口大骂,看到贾儒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又泄了气,无力道:“我实话实说,您能救我父亲吗?”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贾儒淡淡道。

    叹了口气,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像是自语,道:“撞车只是稍带的事,我们的本意是拦下车,然后打断你的腿,只是……”

    “谁指使你们的?”贾儒平静的问道。

    “具体是谁我不知道。”见贾儒目光如水,而最深处又透着慎人的寒意,青年急忙解释道:“我真的不知道背后指使的人是谁,不过彪子一定知道。”

    “彪子是哪位?”贾儒问道。

    “在警车里。”青年轻轻的松了口气,又屏住了呼吸,问道:“我父亲没事吧?”

    “之前为什么不关心你父亲的死活?”贾儒随口问了一句。

    “他病的很重,如果没有一笔可观的医疗费,医院不收治,所以……”

    “没有医疗保障吗?”贾儒问。

    “我们就是进城的农民,说句不好听的,生活水平连条城里的狗都不如。”青年嗤笑一声,自嘲道:“别说是医疗保障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贾儒点点头,缓缓道:“你父亲病的很严重,肺部功能已经严重退化,没有多少时间了。”

    “唉……”事实上,青年十分了解老人的病,如若不然,老人也不会同意与他一起碰瓷儿。

    “处理完这件事,带上老人去第一人民医院找曾院长,就说我让你去找他的。”贾儒淡淡的说着,最后,他又提醒了一句,道:“我叫贾儒,也是个乡下人。”

    青年:“……”

    虽然对贾儒的话半信半疑,青年还是记住了。

    青年的配合让贾儒轻轻的吐了口气,站起来的他转来到梁栋面前,笑着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梁栋:“……”

    见梁栋不说话,一副进退两难的模样,贾儒又咧了咧嘴角,尴尬道:“我都把你们打了,事的经过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你们不用把我带警察局做个笔录,审迅一下吗?”

    “你要去警察局?”梁栋不解道,这家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端是让人难以猜测。

    摊了摊手,贾儒面带微笑,轻轻道:“袭警吗,虽然非得已,也是不小的罪名,我们是守法公民,理所应当配合警察工作。”

    贾儒越坦,越是配合工作,梁栋越是忐忑不安,徘徊了一会儿,他又小心奕奕道:“我们会把事调查清楚的。”

    “我相信你。”贾儒点点头,重点道:“你是个好人。”

    由于贾儒不会开车,夏羽又伤着,夏雨的辉腾还是梁栋开回的警局,车子一进警局,恰巧被站在窗边的局长看个清清楚楚,第一眼看到这辆车后,他的眉头轻皱着,当看清楚下来的人后,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等所有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又打了个电话,吩咐道:“让梁栋到我办公室一趟。”

    与此同时,贾儒也第一次使用手机,电话是拔给尹若的,接通后,他平淡道:“我在警察局,你来接我。”

    “警察局?”莱市虽然不大,但是贾儒一个乡巴佬如果没事的话自然不会进局子,仔细分析况,尹若冷静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打了几个警察,跟他们回来作个笔录。”贾儒浑然不在意,道:“好了,你赶紧来接我。”

    “打警察,你敢打警察?”尹若反问道。

    “不多,才打九个而已。”

    尹若:“……”

    …………

    “跟我说一下事的经过。”坐在办公椅上,警察局长双手交叉着,低着头,似乎在思考。

    梁栋把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最后就是这样了,贾儒很配合的来了警察局。”

    “他没有额外的要求吗?”局长问。

    “没有,就是来了之后给别人打了个电话。”梁栋缓缓的说着。

    “好了,你出去吧。”局长摆了摆手,等梁栋出去后,他喃喃自语着,道:“一个让人看不透的年轻人,故意袭警,再来警察局,为了什么呢,遵纪守法?”

    说完,他自己都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起来。

    警察局长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部位,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莫不是成熟老道,这分明就是贾儒计划好的,而自己的手下不知不觉中按照他的意思行事,这一点,他看得清清楚楚。

    先是袭警展示武力,再找人说展示软实力,然后还是莱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点引进的人才,又是市委书记的主治医师,做这一切,只是嚣张跋扈吗?

    他还没有见过一个行业的精英会与小人物一般见识。

    警察局又有什么可图吗?

    不懂,真的不懂。

    …………

    听贾儒镇定自若的求救声,尹若放下手头工作,当即开车到了警察局,先是找到了警察局长,也幸亏警察局长兼政法委书记的局长和尹书记同处一条战壕,互相了解了况,再三表示感谢后,她带着贾儒三人出了警察局,而她的脑海里反复思考着局长那句话,“你这个小弟弟不简单啊,厉害,真是厉害……”

    “事已经调查清楚了,要加害你的幕后黑手是世纪大厦范思哲专柜的老板。”出了警察局,尹若如是说道,半点没有责怪贾儒的意思。

    “是她?”贾儒喃喃自语着,道:“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你要干什么?”尹若心里一紧,问道。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贾儒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义正言辞。

    稍微犹豫,尹若怕贾儒闹出乱子,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我应该相信你这个干姐姐吗?”贾儒反问道。

    “看结果吧。”

    在以后的子里,范思哲专柜相继遭受了工、检、法的重点照顾,而胖老板则一头雾水,三天两天的查,别说赚钱了,甚至没有办法营业,最关键的,就连她就诊的第一人民医院也让她另择其他医院,强行将其驱逐出医院,一切太过诡异,胖老板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她花了大价钱,某个重要人物才透露,她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小人物。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