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狂妄自大

    作为失传绝学,十三鬼手正骨法即使在医册中也鲜有记载,刑明还是在一本古籍中看到,那里面也只是寥寥数笔的描述,但是,字字诛讥的点评却将十三鬼手正骨法推崇到了神的地步,号称无所不治。

    而世人只知十三正骨法是一门厉害的推拿手法,却不知道十三鬼手正骨法其实分为内外两部分,一部分是手法,另一部分则是汤药的辅助功能。

    当然,只有贾儒和八仙道人知道十三鬼手正骨法非是传统的医疗手法,能够行医问药,也只是它的一个副产品而已,它真正的厉害之处是对人体骨骼的理解,各种手法的组合配合气功的运用,瞬间就能将人体大卸八块。

    可以说,它更像一门武学手法。

    在尹家,贾儒正是将十三鬼手正骨法逆向运用,看似粗鲁却十分细腻的手法,恰到好处的将尹书记的腰椎归位,而这一切的力道拿捏,非是牵引机等器械能够比拟的,更能让一位精通微创伤的西医外科医生大为惊叹,到底是什么,让他能如此精细的作,在保证尹书记生命的前提下,还能恰到好处的实施妙手。

    个中惊险,非业内人士无以体会。

    由于尹书记之前在人民医院动过手术,这让他的治疗更为复杂,过程也极为漫长。

    疼。

    这是尹书记的感觉,要知道,曾经在莱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即使动手术的时候,他也没有感觉到噬骨的疼痛,可能是必要的过程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任由豆大的汗珠渗出体外,转眼间就把衣服湿透了,这位钢铁汉子却紧咬钢牙,愣是没有喊一声疼。

    粟正男看着聚精会神的贾儒,以及他时轻时重,快速变化的手掌,又感受到自己男人所受的疼痛,几经张嘴,才轻声道:“贾先生,能不能让他轻松点儿?”

    “我听说针灸可以止痛。”尹若也提醒着,着实不忍再看父亲受罪的模样。

    贾儒手上的动作没停,他每动一下,尹书记就痛的浑一绷,而他却气定神闲,道:“当然可以。”

    “麻烦您了。”粟正男肯请道。

    “确实很麻烦。”贾儒如实的说,手掌重重的按下,终于,在尹书记闷哼一声后,他又接着展开一繁杂的手法,不知不觉中,他的额头也挂满了细密的汗珠,“既然你也知道麻烦我,就这样治疗好了。”

    粟正男只是客气一下,不曾想贾儒借坡下驴,聪慧的她立即想到贾儒可能是在惩罚自己的男人,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她再次开口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是的。”贾儒点点头,手上的动作骤然变快,让人眼花缭乱,又带着特有的韵律。

    持续了五分钟。

    贾儒幽幽的吐出一口浊气,俯视着浑被汗水湿透的尹书记,缓缓道:“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说到这里,他又质问道:“尹书记,作为一个病人,你知道遵医嘱的重要吗?”

    “我好了吗?”其实,尹书记心中还是微有怒意的,在莱市,还没有人敢质疑他,更何况是指责他。

    “生气了?”贾儒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听到到贾儒轻佻的声音,尹书记再次认真的问道:“治疗结束了吗?”

    “结束了。”贾儒点点头,对治疗效果他还是很满意的。

    这时,从内心的最深处来说,他是感谢贾儒的,刚才还是噬骨的疼痛,转眼间就成了通体舒泰,绝对当得起妙手回的称呼,可是,贾儒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却又让他觉得,一个年轻人应该保持低调,再低调。

    事实上,这是尹书记的想法而已,平时的贾儒确实很低调,绝对尊老幼,实乃不可多得的高素质人才,可是,他同时是一位医生,在手术台或者医院里,病人要绝对服从他的领导,如果自作主张,不好意思,您以后别来找我,您这样的病人我不治。

    看着要翻的尹书记,贾儒嘴角逐渐变平,甚至是下拉,不再理会他,转而对着粟正男,道:“如果他想瘫痪,他可以翻过来。”

    警告,**的警告。

    冷淡的话语已经透着漠视与冰冷。

    尹若:“……”

    听到贾儒的话,尹书记却是有口难言,一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二是一位普通的医生,竟然敢威胁他堂堂的市委书记,端是让人觉得此子狂妄自大,让人如同吃了只苍蝇般难受。

    “贾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办?”粟正男却不这样认为,心细的她能感觉出贾儒内心的善意,也正是自己男人不遵医嘱才造成现在的不利局面,于于理来说,接受训斥是天经地义的,如果换成自己男人对下属,早就拍桌子了,而贾儒只是语气变了变,这份涵养着实让人佩服的紧,所以,当她话出口的时候,态度出奇的温和。

    对于粟正男,贾儒相当有好感,点了点头,道:“我喜欢你。”

    尹若:“……”

    尹书记却是郁闷了,这小子是当着自己的面向妻子表白吗?

    粟正男嘴角轻抿,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我也喜欢你。”说到这里,她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贾儒回头看了一眼郁闷的尹书记,道:“况虽然不严重,但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给我和他自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按目前的况,保守估计,在汤药保证的条件下,七天才能翻,一个月才能下,要恢复如初,至少要半年的时间。”

    “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呢。”尹书记严肃的说,转而问道:“有没有快速的办法。”

    “有。”贾儒的回答是肯定的。

    粟正男和尹若也露出期待的神色。

    “什么办法?”尹书记问。

    “你现在就可以工作,也可以站起来,而且一个月内会没有任何的疼痛。”看到疑惑的尹家人,贾儒缓缓道:“一个月之后,病会再次复发,到时候,你就不用来找我了,我也回天乏力了。”

    尹书记:“……”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