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神乎其技

    万大队长很郁闷,被顶头上司一个电话,喝斥之余又让他立即派最好的车将贾儒送到第一人民医院,他搞不明白,一个乡巴佬怎么会有这样硬的关系,竟然能请得动公安局长给他说,端是令人费解。

    万大队长更不明白的是局长也一阵头大,恨不能把他撤掉,抓谁不好,非得抓一个跟副市长秘书、市长、市委书记,甚至还有莱市医学院院长、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相熟的人,这不是把他放在火架上烤吗。

    要知道,副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的级别比他高,而莱市医学院院长和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则是他的救命恩人,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

    所以,当他接到这些人电话的时候,立即火冒三丈,责令万大队长好好照顾,并且尽力化干戈为玉帛,否则拿他事问。

    这不,坐在车上的梁栋再三向贾儒解释。

    静静的,坐在奥迪A4上的贾儒一言不发,直到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他才轻咧嘴角,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道:“你是个好人,我不会与你为难。”

    这是第二次听贾儒说自己是个好人,梁栋稍稍一怔,见贾儒试了几下,终于找到正确开车门的方法,自顾的下车了。

    他本想跟着贾儒一起下车,将他送进莱市第一人民医院,可是,刚刚冒出这个想法,他就再次呆滞了。

    莱市第一人民医院外,副市长秘书、副市长、公安局长、市长、莱市农业大学医学院院长、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整齐的站在一排,这阵式,像是省部级领导莅临检查。

    当然,开始的时候,梁栋没有想到这些人是在等贾儒。

    可是,看到贾儒后,莱市农业大学医学院院长刑明三步并两步冲到贾儒的前,其他几个重量级人物也一一围上前,不让梁栋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惊疑之余,心想,人不可貌相,一定要将这条报汇报给大队长。

    “小贾,赶紧救人。”刑明道。

    “病人什么况?”在车上已经了解了一部分信息后,贾儒又严肃的问。

    “腰椎中弹多年,一直未取……”刑明详细的介绍着尹书记的况。

    贾儒的打扮着实不敢让人恭维,不过,刑明认真的态度让在场的人收起了小视之心。

    “你好,我是……”作为尹书记的女儿,尹若在刑明说完之后,立即出现在贾儒的前,主动介绍自己,虽然她并不相信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人真能救父亲,可是,良好的涵养还是让她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你是医务人员?”贾儒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尹若,心想,“嗯,又一个丑女,股也圆,就是腰细了点儿,扛粮的时候不得折了腰?”

    “不是,我是……”

    “让开。”贾儒毫不客气的打断尹若的话,见其怔怔的一动不动,他主动的绕开,直奔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诊楼,一边走带一边恭敬的说,“刑叔,麻烦您带路。”

    震惊。

    尹若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不给她面子,撇去她的政治份不说,就算单纯论个人魅力,她也是女人中的皎皎者,而眼前这位血气方刚的怪人竟然直接忽略了,不让她有失落的感觉,见众人跟着贾儒进了门诊楼,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庸人自扰。”

    当然,贾儒不知道一心救人的他已经在这群人中留下良好的印象,而他也没想过要讨好这批人,更没巴结的意思,来到手术室外,他直接推门进入……

    “等等。”医院院长急了,道:“小小……小贾是吧,你不需要换衣服吗?”

    “换衣服?”贾儒不解的问。

    “就是更换无菌服,戴上无菌手。”院长解释道。

    “不需要。”说完,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贾儒推开门,进了手术室,刚迈进去两步,他又退了出来,严谨道:“五分钟后,给我送一桶冰块进来。”

    “这……”贾儒消失了,院长看向一旁的刑明。

    “按他说的做。”刑明道。

    莱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内。

    见到贾儒闯进来后,主治医师当即喝斥道:“出去。”

    “你们出去吧。”贾儒挥了挥手,直接说道。

    “你是什么人?”

    “来救他的人。”贾儒指了指趴在手术台上的尹书记,如实道。

    主治医师轻轻的松了口气,狐疑的盯着贾儒,从他清澈的眸子中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于是,他出了手术室问明况,才重新回到手术室中,态度恭敬了许多,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你出去吧。”贾儒给人看病,不需要助手。

    “好吧。”彻底放松了,主治医师像是逃离了魔窟一样。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见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贾儒看着一位青年依然站在原地未动,不皱了皱眉头。

    “我是麻醉师。”青年主动介绍着。

    “你也出去吧。”点了点头,贾儒说道。

    “不需要麻醉吗?”青年诧异的问。

    “不需要,你出去吧。”贾儒再次重复道。

    待到麻醉师出了手术室后,尹若急了,当即问:“院长,进去看看什么况吧?”

    刑明适时的开口,道:“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

    手术室里,贾儒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语气轻柔道:“大爷,你不用害怕,只是一个小手术,取一颗子弹而已。”

    “大爷?”虽然只有两个字,尹书记却念出了山路十八弯的味道,多么亲切的两个字,在他从政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如今这个年轻人随口说出,明摆着不知道他的份,作为曾经的军人,他喜欢这种亲切的感觉,道:“对,大爷,我确实老了。”

    竟然需要一个年轻人安慰,尹书记泛起无力感,而他也知道伤的严重程度,在这个年轻人的口中竟然成了一个无关轻重的小手续,着实让他感觉到不解。

    “等冰块送进来之后,我会取出你腰椎里的子弹。”贾儒简单的说着。

    刚刚说完,一桶冰块就送进了手术室。

    尹书记刚要开口说话,贾儒率先开口了,道:“咱们开始吧。”

    “等等。”即使曾经是军人,尹书记也没有刮骨的勇气,不道:“不用麻醉吗?”

    “不疼的。”站在手术台前,贾儒安抚着尹书记,道:“睡一觉吧,十几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手术了。”

    “睡觉?”听到这两个字后,尹书记苦笑道,这个时候他能睡得着吗,可是,接下来,如潮的倦意包围了他了,迷迷糊糊的,他睡了……

    随后,贾儒运指如飞,时快时慢。

    尹书记的背部的不同位置凭空出现九根粗细不同的银针。

    细看之下,这些银针还在轻轻的晃动着,几若不可见。

    待到尹书记睡了之后,贾儒俯视着他露的背部,这是一张经历了苍桑的皮,上面有数道疤痕不规则的排放着。

    盯着这几道疤痕,贾儒的眼睛越来越亮,慢慢的又变得虚无了。

    时间在流逝,贾儒的眼睛也在变化,慢慢的,他的瞳孔分成两个,竟然是传说中的双瞳——透视。

    在贾儒的世界里,眼前不是一个人,而是个只有经络和流动血液的骨架,一具有生命的骷髅而已。

    而在这具骷髅腰椎的第四和第五关节处嵌着一颗子弹,因时间久远,已然与骨骼长在一起,普通手术根本难以取出。

    时间仿佛静止了,手术内变得一片死寂。

    “果然很严重。”贾儒喃喃自语着,俯在桶里取出一块大冰块,放在了尹书记腰椎的位置。

    冷却了十五分钟,期间换了三块冰。

    差不多后,贾儒的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的小刀。

    小刀很薄,大概有中指长,小拇指宽,通体散发着幽幽的黑光,在冰冷的手术室里,诡异的紧。

    细看这把古怪的小刀薄如柳叶,前边是尖锐的刀锋,两边是锋刃,直到末尾都没有柄,或者更确切的说,这是一把无柄之剑。

    一剑在手,贾儒的气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此时他俨然是无所畏惧的武者,周散发着强烈的霸气。

    小剑如同游龙,以极快的频率在尹书记的背部第四和第五腰椎处游走着。

    然而,剑锋还未触及,他的皮肤已然开裂。

    护体罡气亦或者是传说中的御气?

    如果有人具备贾儒相同的能力,定然会看到小剑如同蝴蝶穿花般绕过了血管和经络,直尹书记腰椎中的子弹。

    触及到子弹,子弹粘在刀尖上,轻轻的晃动后,竟然随着拔出的小剑飞出尹书记的体。

    静。

    从拿开冰块到取出子弹,只用了八秒钟。

    八秒钟的时间,贾儒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浑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原来精神奕奕的他已经露出疲态。

    做完这些,贾儒收回小剑和银针,拖着疲惫的步伐出了手术室。

    而他的步伐已经变得踉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