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攻略飞騨(七)

    第二天,前田长利带着军势出发,正是前往飞軃。稻叶一铁的军势跟在后方,总共只有1600人,不过,山道狭窄,队伍蔓延开来,像一条游动的长蛇一般。

    岩村城交给了远山景任麾下的一个心腹家臣守卫,同时还有300军势。此次出兵,前田长利想要一举占领整个飞騨,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两rì的饭团绝对不够,自然就需要一个后勤大队,这个队长不是别人,正是蜂须贺小六。

    以蜂须贺小六的才干,担任后勤队长实在是有点屈才,甚至可以说是浪费。不过,蜂须贺小六手下的军势,主要是川并众的战力,常年在水边生活,自然jīng通水上作战,陆地作战却没有多大优势,更何况飞騨这种山地?让水军去攻城,去山地征战,绝对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太不可取。而后勤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只能委屈蜂须贺小六来做了。

    “全军休息!”前田长利一声令下,整个军势便停了下来,农兵们已经显出了疲态,而前田长利的常备看起来却好得多。

    “这山道真是难走。”前田长利抱怨一声,“这走了半天时间,估计只走了15里路,实在是太慢了。”

    听到前田长利的抱怨,众人倒是不好说话。毕竟,前田家走的是jīng兵路线,以前出战,那是全常备阵容,又多是平地,一个上午能走上40里路,甚至还能上战场。但是现在,有了一半的农兵,再加上飞騨山道,自然就快不起来了。而且,若非有远山景任的先锋开道,将道路两边的乱树杂草清理了一下,这速度还得再慢一些。看到那些累到在地的农兵,大家都知道他们已经尽力了,只能说前田长利要求太过苛刻。

    “前田下。”趁着休息的时间,走在后面的稻叶一铁追了上来,笑着对前田长利说道,“人说前田家常备威武不凡,之前我还不大相信,现在看来,才知道什么事jīng兵,在下真是佩服啊!”

    “稻叶下过奖了,这些常备是我花重金才训练出来的。稻叶下练兵胜我许多,若是舍得花费钱粮,肯定能练出比这些常备更好的军势来。”前田长利笑着说道。

    ‘这些人光是俸禄和粮食花费每年花费都在10贯以上,若是再加上武器、甲胄等花费,没人每年没有十五六贯不算完。若是战力再跟农兵一样,我吃饱了撑得,白花钱?’前田长利心里却在得意,‘不说你稻叶一铁舍不得这么做,便是织田信长也不能这么做(前田家出战之兵全常备),你们舍得花钱么?再说了,没有后世的体能训练,光是训练什么刺杀、劈砍之类的招数,这行军赶路肯定也比不上我的常备。’

    “在下可不敢跟前田下比财富。”稻叶一铁笑道。稻叶一铁听说过前田长利的常备,自然也听说过前田长利的财富,以及在常备上的花费,不说他没有这么多钱来养兵,便是有,也舍不得花的。农兵除了出战时候,平常时间算是零花费,两者差别不是一点半点。

    “报,主公!”就在这时,石川五右卫前来报道。

    “五右卫门,什么事?”前田长利问道。

    “先锋远山景任大人已经抵达飞騨益田郡,并且攻下了禅昌寺,臣下特来此汇报!”石川五右卫禀报道。

    “好!”前田长利赞叹一声说道,“算是开门大吉啊,在飞騨有个据点了。”

    益田郡是飞騨最南部的一个郡,紧靠东美浓,几乎全是山地,只有禅昌寺一带有些山谷地,表高不到3000石,基本上算是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穷地方。

    远山景任虽然报告说是攻下了禅昌寺,但应该没有发生什么战斗,而是姊小路赖纲(三木自纲早已经更名,现在更正)打定了坚壁清野的主意,放弃了这个地方。不过,远山景任毕竟是先锋,又确实占领了禅昌寺,给大军找了个落脚点,就算有点夸大邀功,前田长利也不已为意。

    “主公,此次作战看来并不容易啊!”竹中半兵卫说道,“益田郡太过贫瘠,境内大多数人都是靠木工生活,根本没有什么存粮,姊小路赖纲既然主动撤出,肯定把粮食也带走了,本家无法在益田郡受到补给。那姊小路赖纲打定主意要拖垮本家的补给,让本家缺乏军粮,无功而返。”

    “半兵卫说得不错!”前田长利先是肯定一番,接着不屑地说道,“那姊小路赖纲能统一南飞騨,更是擅自继承姊小路这个家名,不愧是个人物。不过,姊小路赖纲却是打错了算盘!”

    听到姊小路赖纲使用了坚壁清野的战术,军势无法受到补给,众人都感觉棘手,没想到前田长利却如此有信心,便都望着他。

    “此番攻略飞騨,我本来就没想过一战而定!”前田长利说道,就飞騨这种地形,前田长利想要一战而定都不可能,“我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蜂须贺小六亲自带领200川并众军势负责运送粮食,我更是让松井友闲提供了50匹驮马,跟我拼消耗,姊小路赖纲是自讨苦吃!”

    众人听到前田长利如此安排,都顿时放下心来。若真是如前田长利所说,有蜂须贺小六的200军势,再加上50匹驮马,就禅昌寺到东美浓这两rì路程,保障2000军势的军粮那是绰绰有余。

    长期作战对前田家很不利,这会消耗大量的粮食,但是,前田长利是出了名的富有。虽然因为建设可儿城的道路和武田家的放贷,让前田家的金钱所剩不多,但粮食还在。别说是姊小路家了,就是整个飞騨势力加起来,在没有外粮运进的况下,都不能跟前田长利相比。

    姊小路赖纲为了成为飞騨霸主,也几乎是连年征战,更可以说是穷兵黩武。现在姊小路为了防备前田长利的侵略,实行了坚壁清野的战术,更是领地全动员,总共有3000左右的军势,出去防守北面的军势,松仓城也有约2500军势(北飞騨的江马氏跟姊小路是死对头,这种时候姊小路赖纲肯定还得防备江马氏爆他菊花),姊小路赖纲的存粮顶多能坚持半年时间,就得无粮可吃。拼消耗?谁怕谁?

    当然,前田长利也不可能真等那么久,飞騨可是高山地区,九月(yīn历)飞雪那是自然规律,到时候大雪封山,前田长利有再多的粮食也运不进来,肯定得面临缺粮的危险。前田长利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表明自己有粮食,安定军心。

    “姊小路赖纲自己放弃了禅昌寺这个地方,正好给了我们一个落脚的据点,传我命令,继续出发!”前田长利大声说道。

    “喔!”士兵们听到首战告捷,大军又没有缺粮的危险,顿时士气大增,再加上刚刚休息了一阵,吃过一个饭团,双腿也更加有劲,走起来也快了几分。

    有远山景任扫清障碍,大军走了两天,终于在第二天傍晚时分才到达禅昌寺。

    “恭迎前田下!”远山景任早早跑来迎接。

    “辛苦了远山君,首战告捷,占领据点一处,居功至伟啊!”前田长利高兴地说道。

    “前田下过奖了,在下不过是将功补过而已。”远山景任谦虚地说道。

    “呵呵!”前天长利笑着说道,“请远山君放心,此番远山君立下大功,我一定如实禀告织田大,相信织田大很乐意宽恕远山君之前的罪过!请远山君继续努力,若有功劳,我绝不吝惜赏赐!”

    “多谢前田下!”远山景任大喜拜道,此番他这么积极出兵,自请先锋之职,可不就是为了补偿之前的错误么?至于后面奖赏什么的,他确实没有他放在心上。飞騨多山,这姊小路的城可定都是坚固的山城,不是那么容易攻取的,远山景任只有200军势,实在没有多大胜算。“请前田下进寺歇息,在下已经准备好了宴席,让下及诸位大人享用!”

    虽说姊小路赖纲主动撤出,益田郡也十分穷困,但只要找找的话,招待前田长利等十几人的食物还是能行的,况且,这禅昌寺可是寺庙,多少有点存货。

    第二天,前田长利并没有着急进兵,而是让大军休整一rì,准备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主公,虽然本家粮食丰足,后勤也十分顺畅,不怕跟姊小路赖纲对耗。但是,凡是出战在外,最好速战速决,否则rì久生变啊!”前田季秀立功心切,可不想与姊小路赖纲浪费时间,首先发言说道。

    “勘六郎说得在理,大家有什么计策么?”前田长利明白前田季秀的心思,但勘六郎说得却有几分道理,带兵出来不打仗,就这么干耗着,又不是来旅游的。大军每rì消耗的粮食可不少,而且时rì太久,对士气也是一个打击。

    “主公,姊小路赖纲用了坚壁清野的计策,就是认定本家不利久战,我们何不将计就计?”竹中半兵卫说道。

    “将计就计?”前田长利急忙问道,“半兵卫快快说来!”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