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质子

    ‘对呀!’本多正信虽然没有明说,前田长利却是明白了。

    一直以来,前田长利都是借着穿越的优势,为了自己和周边的人能够好好地活下去,积极行动,集聚实力,打算以不变应万变。若是织田信长统一天下,前田家将会成为大贵族,全族人能够享受一份富贵生活。若是织田信长真的命丧本能寺,那前田长利有迅速崛起,取而代之,为自己,也为后人博取一份富贵。

    在乱世,以实力说话是没错,但前田长利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的份是织田家的家臣,一个家臣努力集聚实力,这代表了什么?现在织田信长还有许多敬畏的势力存在,倒是一份求贤若渴的样子,对家臣也极为宽容。但若是前田家的财富都超过了织田信长呢?

    要知道,织田信长虽然也重视商贸,但主要收入还是来自于领地。而前田家的主要收入却来自商贸,照这种趋势下去,年收入超过织田信长,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不能超过织田信长,但到达织田信长年收入的一半,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作为一个家臣,年收入达到了主家的一半,这是什么概念?而且,织田信长的开销远比前田长利大的多,这样一来,织田信长会不眼红么?心里能没有一点想法么?在中土的历史上,功高震主和富可敌国的人,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同样的,前田家的收入大多来自商贸,从人口和兵力上来讲,肯定不能跟织田信长比的。到时候,前田长利反还是不反呢?反,兵力悬殊太大,胜算非常小,稍有不慎,那就是死族灭的下场。不反,那就等着被织田信长边缘化,甚至前田长利隐退,从而吃掉前田家的大部分财富。后期的织田信长,那才是真的霸道非凡,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前田长利明白了:作为家臣,忽略主家的想法,这就是最大的错误!

    “弥八郎,你的意思我确实明白了!”前田长利说道,“现在事已至此,我已经答应了武田信玄,若是毁諾,影响两家关系不说,很可能给天下人留下我毫无信用的形象。若是遵从协议,就会让信长公下猜疑。依你之见,此事当如何处置?”

    “回主公,臣下认为,此事还是不要主动说的好。”本多正信再次说道。

    “本多大人,你刚才也说了,事这么大,以织田大的睿智,肯定会知道的。为何不主动向大坦白,以求得原谅呢?”真田昌幸问道。

    “源五郎,你刚来本家,还不了解织田大的xìng格。”竹中半兵卫笑着说道。

    “竹中大人说的正是!”本多正信说道,“主公不但不能提起这事儿,而且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就算织田大问起,主公也要也两家已经结盟来推脱!”

    “呵呵!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前田长利笑着说道,“没想到,弥八郎你还深知这样的道理啊!”

    “呃?主公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多正信迷惑地问道。

    “哦,这个是中土的一句名言。”前田长利意思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说道,“也就是跟你的说法差不多吧。”

    很快,前田长利与几人商量完毕,准备向织田信长汇报况了。

    “拜见主公,织田家武运昌隆!”前田长利到达岐阜城,前往拜见织田信长。

    “免了,此番前往武田家,结果如何?”织田信长问道。

    “回禀主公,此番臣下前往武田家,受到了信玄公下的款待。信玄公下对与本家结盟的事十分重视,已经同意了主公书信中提到的盟约条款。并且,信玄公下已经同意了与本家结为姻亲,让四子武田胜赖迎娶本家的公主!”前田长利如实汇报道,接着又在心里补充道,‘武田信玄那家伙太过,搞得我差点菊花不保啊!’

    “世人皆传信玄公英明果敢,战无不胜。宗兵卫,以你只见,武田家如何?”织田信长好像早料到了这个结果,反而问起武田家的况来。

    “主公想听真话?”前田长利严肃地问道。

    “废话,当然是真话了,难道我这样问你,就为了让你拍马么?”织田信长怒道。

    ‘得,你就吹吧,你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不拍你马,我能升的这么快?’前田长利在心里好一番鄙视,却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臣下就直言了。依臣下所见,信玄公确实是当世人杰,武田家的军势也是天下jīng锐,就目前而言,本家与之相比,略有不如。”

    前田长利被武田信玄的吓坏了,为了保住自己的菊花,可以说是逃跑似得离开了踯躅崎馆,甚至连原本打算学习的赤备战法都没有观摩,这样回答织田信长,不过是照着历史况来说罢了。

    “本家真的如此不堪一击?”织田信长怒道。

    “主公息怒,请听臣下之言。”前田长利连忙说道,“武田家自信玄公继承家督以来,四处征战多年,早已将麾下军势练得jīng锐非常,可以说是天下少有的jīng锐。而信玄公多年战绩都是胜多败少,足见其才能非凡。以本家目前的实力,确实比之不足。但是,就臣下所见,在未来,这天下还是属于本家的!”

    “哦?这是为何?”听到前田长利这么夸奖武田信玄,织田信长也知道这是事实,可是高傲的他,总会有些不舒服,心中有些怒意。没想到,前田长利反而说未来的天下是属于织田家的,织田信长自然特别高兴。要知道,织田信长有平定天下的野心不假,使用天下布武金印也不假,可是攻略一个美浓,织田信长还有斋藤道三的‘让国状’,这都还花费了织田信长前前后后8年时间,现在的织田信长,自己都还没有信心能在有生之年平定乱世了。

    “回主公,中土有句话叫做‘天时,地利,人和,得其一,可守卫一方;得其二,可雄霸一方;得其三,则为天下所归。’”前田长利说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应仁之乱后,天下崩坏,战乱多年,是时候统一了,这就是天时。而本家现在拥有美浓-尾张两国,乃霸业之资,这是地利。主公英明神武,麾下武士多贤臣,上下一心,是为人和。这乃是天下所望啊!”

    “嗯,中土文化,博大jīng深,我也深知。”织田信长也被前田长利这通马拍乐了。但是,织田信长却更加相信实在的东西,“你说本家现在不如武田家,而天下却归我所有,本家的优势在哪?”

    “主公明鉴!”前田长利说道,“主公英明神武,本家上下,自主公起,到下面武士,多是年轻之人,可为初升之rì,正是进取之时。而武田家,信玄公任人唯亲,家臣武士多为年老之人,虽然如rì中天,却也开始走下rì落,岂能与本家相比?”

    前田长利这话有没有道理?说实在的,有点道理,但并不全有道理。织田家也有老臣,如林通胜、柴田胜家之辈。前田长利为何这么说?当然是告诉织田信长:现在织田家还比不上武田家,但织田家胜在未来,织田信长要多多提拔年轻人啊!年轻一辈家臣之中,还有谁比得过前田长利?

    “嗯,你说得倒也有些道理。”织田信长何其睿智?虽然输给前田长利几百年的见识,以及对历史的必然把握,但看穿前田长利的小心思,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不过,前田长利说得也对,与武田家相比,织田家确实胜在未来。

    这个时代的人,平均寿命太短,能活到50岁已经算不错了,这也是织田信长所说‘人生五十年’的由来。而武田信玄现在已经40多岁了,还有多少年可活,确实说不准。而织田信长才30多岁,正是强力健的时候,未来有多大成就,除了前田长利,谁能知道呢?

    织田信长并没有揭穿前田长利的小心思,织田信长不是一般的高傲,他是绝对相信自己有能力驾驭任何人的。作为家臣,有野心不怕,只要有能力,织田信长就敢用,历史上的松永久秀就是很好的证明。

    “对了,宗兵卫,现在你也算是代管一方了。我听说你儿子金锂丸十分可,不如就叫贞子带他来岐阜城,让浓姬好好教导吧!也算是跟奇妙丸结下兄弟之谊。”织田信长突然说道。

    “嘿!”前田长利应诺说道,“金锂丸能够陪在少主边,是整个前田家的福气啊!”

    “嗯,那你回城之后,就让贞子母子过来吧!”织田信长很满意前田长利的表现,直接说道。

    “嘿!”前田长利再次应诺。

    ‘看来,织田信长已经知道了我借贷给武田家的事啊!’退出天守阁,前田长利便在心中想到。

    作为担当一方的家臣,向主家提交人质,这是非常正常的事,很多大名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准确地说来,前田长利目前只是东美浓的代官,还没有真正的担当一方重任,可儿城也距离岐阜不远,根本用不着提交人质。况且,金锂丸还是一个未满两岁的小孩,根本还没到充当人质的年纪。

    照此看来,织田信长已经确切的知道了前田长利借贷巨款给武田家的事,只不过,现在织田信长还需要前田长利。而前田长利之前所说的织田家赢在未来的话,也让织田信长更加相信,前田长利不会背叛他。但是,前田长利这种擅自做主的方式,让织田信长不满,若不再加以约束的话,那还是织田信长么?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