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真田昌幸

    诸角虎定可是当时武田家的第一重臣,而且出自武田一族,甚至是武田信虎的亲兄弟,也就是武田信玄的叔叔辈,能让真田昌幸拜在诸角虎定门下,真田幸隆自然是高兴万分。

    诸角虎定作为武田家第一重臣,除了份以外,才干也是毋庸置疑的。真田昌幸拜师之后,也成长的非常快,让真田幸隆高兴不已。而让真田幸隆更加高兴的是,诸角虎定还是武田家嫡子武田义信的指导老师,也就是说真田昌幸是武田义信的师弟。有这层关系在,等武田义信继承家督之后,真田一族的地位能低么?

    不过,人有旦夕祸福,总不能事事如意。今川义元兵败亡后,今川氏真实在太过无能,让武田信玄这头猛虎看到了机会,有意攻略今川家。而武田义信的正室就是今川义元的女儿,两人恩非常,武田义信是坚决反对攻略今川家,武田信玄父子的间隙由此而生。

    随着武田家四处攻略的碰壁,今川家的rì渐衰落,武田信玄攻略今川家的野心越来越强烈,与武田义信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武田义信中了越后猛将柿崎景家的‘一骑讨’之计,间接害死了武田信繁,武田信玄的不满就十分明显了。

    直到去年,武田信玄召回了四子諏訪(武田)胜赖,让武田义信的嫡子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为了挽救自己的地位,武田义信在重臣饭富虎昌的支持下,准备谋反,放逐自己的父亲武田信玄。当初,武田信玄就是在众臣的支持下,放逐了自己的父亲武田信虎,现在他的儿子武田义信也是有样学样,当真是报应不爽。

    不过,武田义信明显比武田信玄的能力差太多,而饭富虎昌的弟弟饭富源四郎昌景,也就是现在的山县昌景发现了这个秘密,并且向武田信玄告发。之后就是武田义信被软、饭富虎昌自裁略过不提。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武田家震动,真田幸隆也是其中之一。而让真田幸隆更为着急的是,当初真田昌幸所有的优势,都变成了大麻烦。虽然真田昌幸没有参与这次谋反事件,但他的份摆在那里,让真田幸隆头疼不已。

    真田幸隆聪明不假,会察言观sè也不假,但他却猜不透武田信玄的想法。

    武田信玄能够带领武田家,屹立在这个时代的巅峰势力之中,其智勇才干,都不需多言。同时,武田信玄能够放逐自己的亲父亲上位,自有一颗枭雄般的心肠。当然,正是由于武田信玄是放逐自己父亲上位的,这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也是他最大的忌讳所在。武田义信却要效仿自己父亲的做法,这会不会是往武田信玄的伤口撒盐呢?

    若是武田信玄真的特别忌讳这种事,这牵连可就广泛了,以真田昌幸的份,很可能会前田尽毁,甚至是小命不保。真田昌幸作为真田幸隆最看好也是最宠的儿子,真田幸隆怎么能放下他不管呢?

    为了保住真田一族的富贵,也为了保住真田昌幸的xìng命,真田幸隆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自动请罪,放逐真田昌幸,以表明自己的忠诚!

    真田幸隆的做法真的是非常聪明,若非遇到了前天长利这个穿越者,事就如历史发展。武田信玄对真田幸隆这种做法非常满意,一如既往的重视真田一族。

    同时,武田信玄也知道,这次武田义信的谋反,不过还子啊密谋阶段,真田昌幸根本不知。为了让真田幸隆安心,也为了表彰真田父子的做法,武田信玄让真田昌幸继承了同族的武藤家,更名武藤喜兵卫(不知道这跟武藤兰有没有关系)。直到长筱会战之后,真田昌幸的两位哥哥真田信纲和真田昌辉都战死沙场,真田幸隆也到了弥留之际,武藤喜兵卫再次返回真田家,改回真田源五郎昌幸的名字,继承真田家,成就了表里比兴的传说。

    不过,现在由于前田长利的到来,也由于前田长利策马撞上了真田昌幸,历史将作出更改,真田昌幸不用等待武田信玄的召见,也不用过继给武藤家,多了出仕前田家的选项,历史又多出了一条岔路。

    “既然攻弹正大人是故意放逐源五郎,不如让源五郎出仕我前田家。”前田长利说道,“这样儿有几点好处。其一,攻弹正大人向信玄公下表明忠心;其二,源五郎出仕前田家,不用等待信玄公下的判定,少了一份风险;其三,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天下战乱多年,迟早要重归统一。就目前形势来看,信玄公下和信长公下两位都是当世英雄,天下或许就在两人手中。然而最终是谁胜出,没人可以肯定。既如此,攻弹正大人让源五郎出仕前田家,这样一来,不管rì后如何,真田家都能享受一份富贵,将家名传承下去。”

    前田长利说这番话,倒是有点逾越了。不过,真田幸隆都坦诚了他自己的想法,前田长利再拐弯抹角反而不好,不如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况且,以真田幸隆的睿智,就算不满意前田长利的意见,也不会将谈话内容泄露出去,那样只会害人害己。

    “前田大人的心意,在下确实了解了,承蒙大人高看,在下代源五郎拜谢了!”真田幸隆施了一礼说道,“不过,此事还得和源五郎商议一番才是。”

    “攻弹正大人说的正是,即如此,那在下就静候佳音了。”前田长利说道。

    前田长利回到了大厅,等待消息。

    真田幸隆不是武田信玄的嫡系家臣,虽然也甚为忠诚,却应该不会死忠,否则也不会搞出放逐真田昌幸的事来。而在历史上,真田昌幸继承家督之后,在四面都是强势大名的环境下,为了保证家名传承,算是八面玲珑。

    而且,到了丰臣家和德川家决裂的时候,真田昌幸虽然更加看好德川家,但是,为了报答丰臣秀吉的知遇之恩,让长子真田信幸转投德川家,这样一来,不管是丰臣家胜出,还是德川家胜出,真田家都能保留一份富贵,家名也能传承下去。

    既然真田昌幸后来会那么做,真田幸隆的才能并不比真田昌幸巅峰的时候差,怎能看不到这一点?历史上真田幸隆没有这么做,估计也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真田源五郎昌幸拜见主公!”前田长利的等待没有白费,过了一个多时辰,真田昌幸父子便出来了,真田昌幸更是直接拜礼。

    “哈哈,今rì能得到源五郎的效忠,真是我前田家的幸事啊!”前田长利高兴地扶起真田昌幸。

    “源五郎,既然效忠了前田大人,那么就要努力奉公,效忠主家,这是作为武士的信义啊!”真田幸隆说道。

    “谢父亲大人教诲!”真田昌幸又向真田幸隆拜道。

    “好,从今rì起,源五郎你就是本家的足轻大将了,希望你努力奉公!”前田长利高兴地说道。

    足轻大将,这份不高,但是,真田昌幸这会儿还是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才名不显,甚至刚刚被真田幸隆放逐,能有这么一个出仕起点,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真田昌幸寸功未立,若是给的份太高,反而不利于前田家的团结和真田昌幸的发展。

    当晚,真田幸隆举行了一场宴会,即是欢迎前田长利一行,也是为真田昌幸践行。虽然正是chūn耕时节,但真田幸隆的几个儿子都参加了,从真田信纲和真田昌辉的表现来看,几兄弟之间的关系真的不错,对真田昌幸的护也十分明显。怪不得真田昌幸早年立志成为武田信繁一样的人,只想辅佐兄长将家业发扬光大。

    ‘人们都说上天是公平的,以前我是不信,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了。’前田长利想到,‘这次出使武田家,事虽然顺利,却差点菊花不保。现在倒好,让自己撞上了真田昌幸这位牛人,算是弥补了自己受伤的心灵吧。’

    真田昌幸的才干,在历史上已经得到了证明。虽然在军略和谋略方面,真田昌幸比不上第一军师竹中半兵卫。在政务和权谋上面,真田昌幸又比不上第一参谋本多正信,但是论及综合能力,却是不弱于前两位牛人的。况且,现在的真田昌幸年纪还小,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若是经过竹中半兵卫和本多正信的教导,真田昌幸又会成长到哪一步呢?

    一夜尽欢之后,前田长利一行,第二天一早便告辞了。为了感谢真田幸隆的慷慨,前田长利与真田幸隆定了一份小协议,主要是商贸方面的。东山道就要开通了,其中蕴含的利益之大,前田长利不敢独吞,武田家这边也需要一个帮衬的人,武田信玄的人品实在不是很可靠,而真田幸隆就是那个能在关键时候,给前田长利暗示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