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结盟武田家(四)

    前几天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耽误了几天没有更新,实在非常抱歉,噩梦会尽快补上,请大家继续支持,拜托了!

    有了之前的讨论,织田信长很快便答应了与武田家结盟的事

    但是,作为这个时代的习俗,大名之间结盟,有两种方式。其一,一方送上重要人质,老乌龟松平家康小时候就当过人质,并因此结识织田信长。当然,一旦双方开战,这人质必定首当其冲,稍有不慎就是人头落地,武运终结。这样一来,送出人质的一方自然就是势弱的一方了。现在武田家的实力明显高于织田家,但织田信长可是桀骜不驯的人,怎么可能向武田家低头?更何况虽然现在织田家不如武田家势大,但也是拥有两国之地的强大势力,向武田家送人质,是绝对不行的。

    其二,两家联姻。联姻对两个强势大名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织田信长很快就决定了,将嫁一个女儿给武田信玄四子武田胜赖。

    年前,武田信玄接回了原本过继给宠妾诹访御料人家族的四子诹访胜赖,而几年年初武田信玄的嫡长子武田义信反叛失败,明眼人一看,武田义信已经没有继承家督的机会了,诹访胜赖继承武田家的可能xìng非常大。织田信长将女儿嫁给武田胜赖,也不**份,算是门当户对。(诹访胜赖就是武田胜赖)

    当然,由于织田信长的亲女儿实在太小,而武田胜赖已经20岁了,不可能像五德与松平信康那样定娃娃亲,织田信长只能收一个养女嫁给武田胜赖。这样一来,级别当然就要低一点了。不过,现在武田胜赖不是武田信玄制定的继承人,迎娶织田信长的养女,倒也不算降低份。况且,在扶桑,家名的重视程度远超血缘关系,此事应该不难。

    秋山信友自己是同意织田信长的提议的,但这种大事,自然不是他一个家臣能够全权做主的,少不得回禀武田信玄一番。

    “宗兵卫,这次你就跟随秋山信友君前往甲斐,代我面见信玄公,商议两家结盟事宜。”又聊了一些盟约内容,织田信长对前田长利说道。

    “嘿!臣下遵命!”前田长利拜道。

    “多谢信长公下,那在下就先告辞了。”盟约基本谈妥,秋山信友便起告辞。

    “辛苦秋山君了!”织田信长非常客气地说道,“请秋山君务必在美浓多带些时rì,我命人采办些土特产让秋山君带回甲斐,聊表对信玄公及甲斐武士的敬重之!”

    “即是信长公的美意,那在下就打扰了。”秋山信友很高兴地说道。

    接下来几天,前田长利就成了秋山信友的导游,一行在岐阜町周边闲逛,凡是有秋山信友没见过的或者是喜欢的东西,都采办了一些,充作土特产送往甲斐,作为送给武田信玄的礼物。当然,这些钱都是可以找丹羽长秀报销的。而前田长利带秋山信友逛的多是倾奇屋麾下的店面,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宗兵卫,此番出使武田家,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落了我织田家的威名!”到了出发之前,织田信长再次召见了前田长利,当面叮嘱道。

    “嘿!请主公放心,臣下必定完成任务!”前田长利郑重的拜道。

    这次织田信长选择前田长利出使,也是合乎理之事。织田家与武田家接壤,东美浓就是两家的连接通道,前田长利是东美浓的代官,rì后与武田家打交道的时间自然更多,让他出使顺理成章,此其一。不管织田信长怎么桀骜不驯,现在织田家不如武田家这是事实,武田家能征善战的威名享誉天下,武田家臣大多也是威名赫赫的人物,前田长利其它方面能力暂且不说,单单是充场面,挣面子的能力,整个织田家也没人比的过他,此其二。

    “秋山大人,此番在下奉命出使甲斐,还要大人多多帮忙才是啊!”出发之前,前田长利又把秋山信友带到可儿城招待。

    “前田大人客气了,两家结盟对贵我双方都是极为有利之事,在下必定全力支持!”俗话说吃人嘴短,秋山信友受到了前田长利这么的招待,吃了这么多美食,自然对前田长利很有好感。况且,结盟之事确实是双赢的好事,秋山信友自然乐意做个顺水人,几乎是拍着脯说道。

    由于正是chūn耕时节,又是前往结盟,前田长利没有带太多人随行,只有竹中半兵卫、前田利家等共30人陪同。要知道,武田家的赤备赫赫有名,武田家的步兵也不弱,整个武田军多的是经验丰富的名将。难得有这么好的考查学习机会,前田长利当然要多拉点人前去学习观摩,为这家臣增加经验。

    由于带着送给武田信玄的土特产,整个回访使者团在东美浓的山道上走了整整一天半,才到达东美浓的岩村城,准备进入武田家的地界了。

    “再往前走,可就是武田家的地盘了,能够结识众多的武田名臣,真是让人兴奋啊!”前田长利感叹道。

    “主公说得正是!”竹中半兵卫说道,“信玄公的谋略、军略、政略样样jīng通,甲斐赤备更是闻名天下,此番能够前往学习一番,当真是我等的幸事!”

    “就是!”前田利家也难得没有骄傲地说道,“尾张不产马,少有骑马队。听说那武田家的赤备威风八面,战绩彪炳,若是能学得战法,rì后能带领骑马队,肯定非常帅!”

    对于前田利家的话,前田长利为之不屑,这骑马队是那么好带的?前田长利当然知道一些强大的骑兵战法,可是,这扶桑之地,都是小**中的小**,想要建立蒙古游骑兵都比较困难,更别说重骑兵这种战场坦克了。最多也就能建立个骑马队,也就是太刀队骑马战斗,增加点机动xìng和冲击力罢了。

    想要建立真正的骑兵部队,还得靠前田长利引进的南蛮马,不过,基数太小,想要形成规模(100以上),至少还得5、6年时间。短期内,前田长利最多只能建立骑马队了。而在这个时代,骑马队用得最好的,无疑就是武田家的赤备了,前往学习一番,也是应该的。

    从美浓土岐郡开始,一路走来都是山道,整个东山道可以说是群山之中的串联起来的山谷地,原始的风景十分优美。但是,前田长利一行是使者,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欣赏毫无污染的自然风光,实在有点可惜。

    进入武田家的第一站,便是信浓的饭田城。本来武田信玄的居城踯躅崎馆就在饭田城的东面,可惜群山阻隔,道路不通。前田长利一行人只能随着伊那郡的山谷地带向东北走,穿过高远城,经过諏訪郡转道东南前往踯躅崎馆。

    一路走来,前田长利看着甲斐地区的地貌和风光,更加佩服武田信玄这个能人来。根据前田长利的了解,武田信玄继承家督之时,武田家不过只有甲信一国之地,全是群山环绕,不比东美浓地区好多少,再加上武田信虎施政不当,很不得民心,武田家算是一个又穷又弱的势力。

    没想到,武田信玄继承家督之后,几乎是凭借一人之能,带着武田家东征西讨,成为现在让周边势力都不敢窥视的存在,不得不说,其才能,放眼整个扶桑战国,也少有人能相比。

    ‘在各个游戏中,武田信玄都是非常牛的存在,其威严的外表,配上独有的战甲,当真是霸气非凡。各项能力指数也是非常之高,若是配合风林火山特技,几乎是攻必取得存在。然而,实际中的武田信玄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前田长利不经在心里想到。

    作为一个穿越众,更是一个游戏迷,对战国名人的执着和喜,那是不言而喻。织田信长已经看得太久了,久得成为一种习惯,毫无激动可言。老乌龟松平家康,现在还是潜伏阶段,正在苦苦发展,让前田长利非常失望。这次能见到动过如rì中天的武田信玄,难免有些兴奋。

    不过,很快前田长利等人便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踯躅崎馆,只等武田信玄的召见。

    “织田家使者前田宗兵卫长利拜见大膳大夫下!”只等了一夜,前田长利就受到了武田信玄的召见。

    “免礼,请坐!”武田信玄说道。

    虽然武田信玄面貌并不像游戏头像那般霸气,也没有穿戴老虎独有的甲胄。但浓眉大眼,整个一个国字脸的武田信玄,却也显得英武不凡,这是前田长利见过除织田信长以外,最有英气的武士。

    “你就是被将军称为‘拔刀斋’的剑豪前田长利?”在前田长利打量武田信玄的时候,武田信玄也在打量着他。

    “正是!”前田长利略带自豪地说道,“‘拔刀斋’本是在下初阵时得到的别号,但在下前往二条馆献礼,将军下抬,将次称为作为我剑豪的别称!”

    “将军下喜剑道,曾经受过上泉秀纲和冢原卜传两位剑圣的指点,本就是一位剑豪,能得到他的认可,想来你的能力确实非凡。”武田信玄点点头说道,“只是没想到你还这么年轻,尾张真是出人才啊!”

    “大膳大夫下过奖了,小兵法(武艺)不过是一人之勇,保命之道。信玄公的大兵法(军略)是千万人之用,战阵之道,在下拍马难及!”前田长利先谦虚一番,再拍拍武田信玄的马

    这次前田长利除了代表织田家与武田家结盟外,更是带着自己的家臣团来取经的,若不把武田信玄及众家臣哄得高兴点,咋能学到真正的东西呢?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