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天下布武(七)

    “弥八郎,你说的不错,就这么执行吧!”前田长利听了本多正信的话,很快反应过来。

    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农民是毫无地位可言了,就算是隐瞒土地,那也有地头或者是小豪族带领的。这些人,给当地农民极少的好处,鼓动农民和他们一起隐瞒石高,形chéng rén数优势,从而降低税赋,谋取利益。虽然农民也有一些好处,但是,绝大部分都是由地头或者是小豪族吃掉了。

    况且,为了隐瞒石高,很多土地都不敢种植大米,毕竟领主总是要巡视领地的。作为武士老爷,不知道杂粮的产量,能不知道大米的产量么?要是发现大片大片的水稻,这隐瞒石高不是太明显了?这样一来,农民隐瞒石高获得的利益就更少了,前田家的规划建设,统一管理,肥料种田,对目前这种况,增产是很明显,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益,那些农民怎么会不配合呢?那些仍然不配合的人,肯定就是隐瞒大户,前田长利也绝对不会手软!

    “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前田长利再次说道,“本家以商贸赚取财富,我打算以可儿城为交点,在领地内修建纵横两条大道,并且修建通往犬山城的大道,以方便商贸往来。”

    “主公之前说过其中利害,臣下也是非常支持!”竹中半兵卫说道,“况且道路宽阔平整的话,也方便本家军势出动,不管是平定暴乱,还是出兵作战,都是非常有利的事。”

    竹中半兵卫的话得到了大部分家臣的认可,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

    “主公,修建两条大道本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修建通往犬山城的道路,是不是应该找池田恒兴大人商量一下?”前田利玄谨慎地说道。

    “嗯,这是应当。不过,以我和胜三郎的关系,他肯定会同意的。况且,商旅增加的话,对他犬山城也是很有好处的。”前田长利说道。

    “不知主公此番规划,花费多少?”作为家中的财政部长,松井友闲无疑是非常称职的。

    但是,松井友闲那守财奴的xìng子,有时候也让前田长利头疼。也许是早年生活太过艰苦,松井友闲对钱财有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节,对他来说,钱财最好是只进不出,越来越多。修建道路的这种大事,无疑花费不小,虽然他知道其中利害,不能直接反对,可还是心疼这一大笔钱财。

    “呃,这个可能还得估算一下。”前田长利说道,“这次道路建设,主要是在可儿郡和加茂郡的平原里建设,花费应该不是很多。这北至武夷郡,南至土岐郡,西到犬山城,东到御高,全部算下来应该在80到100里之间(为了方便,用现在单位计算),平均花费应该为100贯/里,也就是最多10000贯吧,至于粮食,我就不考虑了。”

    前田长利好不在乎的说着这些话,松井友闲却越听越心疼。

    前田家有钱不假,但也不是这样花费的啊!在扶桑,可没有那个大名或者是武家,花费巨资修建道路。‘世界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自然就形成了路。’这句话就是这个时代,扶桑道路的真实写照。

    本来,松井友闲以为前田长利想修建道路,不过是稍微扩宽,平整一番罢了,这也花费不了多少钱财。要知道,这个时代,发动农夫做事,那是不用给工钱的,只要能提供两顿饱饭(杂粮),那些民都能乐得颠的。领主修建什么东西,主要花费还是工具以及一些其他材料的费用。

    现在倒好,听前田长利的口气,粮食不计算在内,每里路花费的成本都在100贯左右,这得修成啥样?修建新城,也只不过花费了15000贯,作为前田家的象征,众家臣的居住地,这点花费无可厚非。但是,光修建道路就得花费10000贯,松井友闲突然觉得有人在拿刀子刺他的心一般。

    “请主公三思啊!”松井友闲直接跪拜道。

    “哎,我说你怎么又这样啊?”前田长利有点头疼地说道,“既然是特意修建道路,方便商贸往来,自然要修得好一些,总不能天天补修吧?我打算全部用石子混合石灰铺路,路宽一间半(约为2.5m),两边再挖两排水沟,100贯/里已经不贵啦!”

    在前田长利的认识里,修路可是大事。这时代,没有水泥,那就用石灰代替,虽然没有水泥路那么坚固,但是,这时代也没什么重载,最多就是四轮牛车罢了。只要修得好,排水通畅,使用个10年八年的也不是问题,最多保养一番。

    况且,整个可儿郡和加茂郡都是前田长利的封地,想怎么修就怎么修,也没啥拆迁啊,占地之类的问题,再加上这个时代没有人工费一说,这100里路才花费10000贯,真的不多。放到后世,修桥铺路,整个路面用百元大钞铺满,说不定还不够了。

    前田长利的话,让松井友闲亡魂大冒,这哪是用石头铺路啊?根本就是用钱在铺路。

    “主公…”松井友闲还想再劝,却被前田长利挥手阻止了。

    “好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本家好,但是,有些事,我也没法跟你解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前田长利直接说道。

    就目前的况来看,织田信长已经有席卷天下的苗头,这样一来,与武田家和上杉家一战将不可避免。历史上,武田信玄上洛,完爆德川家康那个老乌龟,却病死在路上,让后人为之遗憾。但现在,织田家都能提前两年占领美浓,谁知道武田信玄还会暴毙么?

    一旦织田家和武田家开战,东美浓肯定是支线战场,前田长利的封地就在这,难道还不早作防备?况且,为了各自的利益,现在织田家和武田家即将进入一段蜜月期。而武田家没有出海口,物质供应不足,而甲斐的金山不少,前田长利打通东美浓的通道,自然可以方便与武田家的交易,区区10000贯,不出几年就能赚回来。这么丰厚的投资回报,怎么能够放弃呢?

    对于修建道路之事,众家臣想的不多,虽然花费不少,但利益也是不少。他们没有前田长利那样的商业眼光,却也没有表示反对。反正前田家也不缺这点钱,既然前田长利执意如此,还不如顺从他的意愿,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松井友闲一人不乐意,但他独木难支,在前田长利的坚持下,自然就被忽略了。

    很快,作为新领主的前田家,在全领内发布了两份政令。

    其一,前田家将在全领内进行规划建设,包括兴修水利和统一管理土地,并且在领地内推行肥料种田的方式。那些农民都不懂这些,但是,这条政令的下面一条却然这些农民欣喜若狂,通过以上手段,土地将增产六成以上,全领税赋为七成半!

    不过,这是有条件的,前田家要在全领检地!主动配合检地的农民,既往不咎,并且能够享受以上的好处。若是拒绝检地或者隐瞒土地,那就要有被放逐的觉悟!

    织田家的赋税为七成半,本来就比原来的斋藤家低一些,在这些农民看来,已经是一件好事了。何况还能增产六成?况且,作为民,自然有自己的觉悟,他们隐瞒的土地,本来就是领主老爷的。新任领主老爷能给他们这么大的好处,他们怎么还能隐瞒土地呢?要知道,武士老爷的太刀可不是放着生锈的。

    就这样,前田家推行全领检地,还真没遇到多大麻烦,至于那些冥顽不灵的人,前田长利也不会心软,让家中常备出动‘教育’一番就是了。

    其二,前田家将在全领修建两条大道,以方便出行。这条政令似乎没有吸引人的地方,毕竟,这个时代交通不便,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自己所在的村子。

    不过,有行商想法的人,都被他吸引了。因为除了修建道路以外,这条政令上还有一条。可儿城将建立城下町,凡是在城下町奉行所登记的商人,在前田家领地行商,只需要交纳一成半的交易税,其余苛捐杂税全面!

    这就意味着,如果你是一个商人,行商在前田家的领地中,如果没有卖出东西的话,那就完全不用交税,大大降低了商人的成本以及亏本的风险。况且,整个前田家领地要休整两条大道,这商队运输将大大增强,有什么比这更让那些商人欣喜的呢?

    当然,作为这两条政令的附属品,前田家还颁布了一份劳役通告。根据石高数量决定劳役数量,不过,在劳役期间,由前田家供应两顿饭食,甚至每十天供应两个大米饭团。这对农闲时刻的农民们来说,这无疑是个福音。

    生为这个时代农民,注定要劳碌一生,但是,高额的税赋,让他们很难吃饱饭。为了节约粮食,农民每天只吃两顿,若是遇到农闲时节,两顿还只是喝粥,只有农忙干活的时候,才有杂粮野菜做的饭团吃。白米饭团,很多人一辈子别说是吃了,就是见也没见过。前田家的劳务条件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好的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