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攻略稻叶山城(五)

    例行求收藏和推荐支持!

    小路难走,前田长利等人花了近一个时辰在到达尽头。レ♠思♥路♣客レ

    “看!那就是稻叶山城!”看见不远的城池,木下秀吉高兴地条了起来,一场大功在等着他了。

    “是啊!”前田长利也非常高兴地说道,“猴子,让军势休息一刻,我就率军出发,直接向南面冲锋,城外就是主公的军势了。”

    “嗯!”木下秀吉答应道。

    虽然木下秀吉立功心切,但经过这么就小路的跋涉,军势乱糟糟的,甚至上都有竹叶和蜘蛛网,这样冲下去,当然也能为织田信长打开大门。但是,满乱糟糟的,那还有威风可言?

    “出发!全军向南突击!”休息了片刻之后,作为在场份最高的前田长利,一声令下。

    “喔!”众人大声呼喝,直奔稻叶山城而去。

    当然,以前田长利这500常备军势,偷袭稻叶山城,那绝对是能够duli剿灭敌军的。但是,稻叶山城对织田信长来说,不但是一个成就,更是一个梦想,作为臣子,要是吃了独食,甚至抢了君主的功劳,这其中利害,前田长利还是心中有数的。

    “有军势从上山下来了!”一个守兵大声呼喝。

    “你眼花了吧?”另一个守兵不以为然的说道。

    由于斋藤龙兴的担忧,稻叶山城的士兵全力防守,辛苦了整整一天,等到织田军的攻势退下去了,才有点时间休息,很多人都累的不行,立刻呼呼大睡。

    而且,这次斋藤龙兴找来的农兵,很多都是没有战斗经验的。虽然依托坚城防守,让他们保住了xing命,可是,高度紧张和恐惧带来了强烈的后遗症(战时恐惧症),好几个人都是睡着之后,梦到了战斗的形,吓得大吼大叫,让周围众人担心的不行,还好现在太阳还没落山,光线还比较充足,若是半夜发生这样的事,搞不好会弄出营啸的事来。

    不过,狼来了的事就是那么回事,几次惊吓过后,众人对一惊一乍的事也就不理睬了,浓浓的困意让他们不想多动一下。

    “是真的,你向后看看!”先前那个守兵再次说道。

    那个士兵很无奈,却仿佛听到了喊杀之声,转头一看。这下可不得了,只见山上有数百军势冲了下来,那威势,仿佛就是天神下凡。

    “不得了了,织田军从天而降,杀进城里了!”那个士兵也吓得大叫起来。他不知道这些军势是怎么冒出来的,还以为那是天神下凡,只是一通乱叫。

    “织田军杀进城了!”

    越来越多的守军被吵醒,见到从山上冲下来的织田军,各个惊慌失措,乱吼一通。恐惧在斋藤军中蔓延,他们想到的不是战斗,而是逃跑,在他们看来,这些军势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从天而降的神明,他们怎么能与神明为敌呢?

    前田长利的军势都是常备,战力自然不俗,这组织xing也更强,但斋藤军四散奔逃,除了偶尔有两个乱撞的农兵外,众人都没有见血。

    “这是打仗么?”前田长利非常怀疑地说了一句。

    说真的,这种况还不如古惑仔打架,倒像是古惑仔听闻飞虎队来了的况。这中土历史上,那动不动都是数万数十万人的军团战斗,这到了扶桑,咋成了这副模样?

    “猴子,我们去开城门!”一见这仗没啥打的,前田长利也不想去追这些丧失斗志的农兵,对着木下秀吉大吼了一声。

    “啊?”木下秀吉还没反应过来。

    本来木下秀吉是打算冲进城里,好好厮杀一番,斩首几名武士,好去织田信长面前邀功,也让众臣见识一下他的勇武。哪里知道,这守军崩溃,四处逃散,别说是武士了,就是农兵,木下秀吉也没有斩杀一人,这去邀功也没底气啊?

    “宗兵卫,你去开城门吧,我去追赶斋藤龙兴!”为了树立自己勇武的形象,木下秀吉总算是想到了办法,反正前田长利开城门,也少不了他突袭入城的功劳。如果真的能够好运抓住斋藤龙兴,那这次的功劳就太大了。

    “好!”既然木下秀吉有自己的想法,前田长利也不勉强,反正攻下稻叶山城之后,斋藤龙兴那个草包也没啥用了。

    “开门!”前田长利一声令下,立刻又几个士兵上前开门。

    “呃?拜见主公!”门刚刚打开,前田长利就看到了织田信长那熟悉的脸来。

    “嗯!”织田信长答应了一声,立刻对后的军势下令道,“占领稻叶山城!”

    “喔!”织田信长一声令下,后面的军势立刻欢呼起来

    原来,前田长利他们突袭成功后,稻叶山城的混乱立刻被城外的军势发现,织田信长也是非常意外。不过,根据他的了解,城中已经没有竹中半兵卫那种人才了,甚至连像样的武士都没有,应该不是敌之计。

    出于谨慎,织田信长亲自用南蛮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确定是前田长利麾下军势造成的动乱,织田信长果断下令出兵,正好遇见前田长利打开城门,真是一点时间也不耽搁。

    守军毫无斗志,织田信长的大军已经入内,战斗已经毫无悬念,前田长利让麾下军势参与乱捕,自己却坐在一边休息起来。这场仗打得很没劲,完全就是在山上逛了一圈罢了,反正有了突袭的功劳,还费劲儿追农兵干嘛?

    动乱一直持续到亥时,才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夜sè朦胧之下,哪能抓住什么残敌?不过是这些农兵借机抢劫,【yin】乐女人罢了。

    “好了,去让重臣前来议事吧!”织田信长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让边的小姓们去传令。

    “拜见主公!”陆陆续续有家臣武士前来拜见,织田信长只是让人坐在一旁等待。

    “拜见主公!”木下秀吉也匆匆赶来,急忙拜倒在地。

    “哈哈!猴子,你这是干嘛去了?”织田信长大笑着问道。

    原来,猴子材矮小,成为部将之后,为了显露武士的威严,特意制作了一件头兜,这兜本并没有什么出sè的地方,但在顶上,被木下秀吉插了一个长长的铁杆,看起来有点像满清铁帽子王的头盔,以弥补他体的缺陷。

    不过,也不知道猴子到底干嘛去了,那头盔上居然顶了个葫芦,甚至还有两片叶子在上面,再加上他那猴子一般的容貌,说不出的滑稽,想让人不笑都不行。

    “哈哈!…”看到猴子这般模样,在做诸人都大笑起来。

    大家都是武士,都有过乱捕的经历,看猴子这样子,不用说,肯定是哪里享乐了一番,只是他的吃相不雅。织田信长召集之下,居然忘了抹抹嘴,整理一番。

    见众人发笑,木下秀吉也不生气,相反地,能博得织田信长一笑,在他看来是很光荣的事。但他总想有点武士威严,眼睛一转,突然说道,“这是臣下拥有领地以来,跟随主公夺下的第一个城池,为了纪念这种胜利,猴子就插了一个葫芦在头上。以后,主公每攻下一城,猴子就再插一个葫芦,等主公评定天下的时候,猴子就插上一千个葫芦!”

    “嗯?”织田信长迟疑了一下,再次大笑起来说道,“好!以后努力奉公吧,我平定天下的时候,就跟你一千个金葫芦!”

    “嘿!愿为主公效死!”木下秀吉立刻大喜拜道,那兜顶上的葫芦却在惯xing的作用下掉了下来。

    “哈哈!猴子,看来你这脑袋插不了一千个葫芦啊!”织田信长再次大笑道,“你这次立下大功,既然不能把葫芦插在头上,那么就让葫芦作为你的马印吧!”

    “啊?”

    木下秀吉震惊了,他虽然晋升为部将,但他也不傻,知道只是因为自己救主有功,才能得到破格提拔,他出平民,能有今天,完全是拜织田信长所赐,既然织田信长没有开口,他是不敢立自己的马印的。织田信长开口让他立马印,其中意义还用多说么?

    “多谢主公赏赐!愿为主公效死!”木下秀吉反应过来,立刻大声拜道。

    ‘我靠!这猴子真是不简单,明明是出丑了,一句话居然变成了这个效果!’前田长利暗赞了一声。木下秀吉这种急智,便是前田长利都有点自叹不如。

    作为武士,一旦有了领地,就算有了传承的基础,所以,一旦有了封地,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家纹。但是,武家的马印却是不能随便建立的。作为一个duli大名,建立马印自然没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小豪族或者是家臣,想要建立马印,就要在战场上立下功勋,获得主公的同意才行。

    就像前田长利,建立自己的马印,还是要向织田信长报备的。但是,像木下秀吉这样,直接被主公赐给马印的,那意义自然有所不同。虽然这是织田信长特别高兴地况下赐给的,有点赏赐过了的嫌疑,但是,织田信长是什么人,真的是金口玉言,说出去绝对不会更改的。就凭织田信长钦赐马印这一点,就足够木下秀吉骄傲了,至少会改变织田家很多家臣的看法。

    “好了!”织田信长再次大声说道,“现在美浓是我们的了!诸位下线下去约束军势,好好休整一番,三ri后再论功行赏!”

    “喔!”攻打了一天,众人也有些疲惫了,听到织田信长论功行赏的命令,都齐声欢呼。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