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美浓三人众(三)

    多谢‘删心饿意’,‘冥尸倌terry’两位书友打赏!

    本书的收藏和推荐一直增长很慢啊,请诸位多多支持!有票的给点票票,没票的也给个收藏呗!

    一想到有10000石的封赏,前田长利就是浑的干劲。这10000不单单是物质上的好处,更多了其它意义在其中。

    虽然前田长利现在的领地再尾张重臣之中最多,但也就比柴田胜家和林通胜多不到千石,其中有10000石是跟织田信长打赌得来的(肥料种田那事儿),从前田长利还是一个部将份就能看出来,他算是一个暴发户。

    但是,一旦前田长利成功延揽美浓三人众,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封赏10000石领地,也是他应得的,晋升为家老之后,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尾张第一家臣(当然,笔头家老肯定不是他),便是柴田胜家那家伙,也绝对不敢对他无礼。

    同时,有了这份基础,前田长利再立些功劳,以织田信长的作风来看,绝对会让他牧守一方。到时候,一方大权在手,想怎么攻略只需要向织田信长报告一下就行了。对织田信长来说,天下才是他追求的,但时间太短暂。所以需要能干的家臣,只要不影响他的战略,不向他求助,忠心为他所用,他才不管你去抢谁的地盘,跟谁干仗了。所以,牧守一方的惑才是最大的,只要能早ri达到这个目标,前田长利就会全力以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前田长利只带了两三个近侍便前往美浓本巢郡北方城,怀中还有竹中半兵卫的信件,对于延揽安藤守就之事,前田长利是信心满满。

    “父亲大人,尾张前田长利前来拜访?”北方城中,安藤尚就向安藤守就禀报道。

    “尾张人?他来干什么?”安藤守就先是有点奇怪,接着想起了什么,大声说道,“是竹中半兵卫的新主公前田长利?”

    “正是!”安藤尚就肯定地说道。

    “半兵卫可是我美浓的麒麟儿啊,也转投了尾张,难道我美浓注定要成为他人的美餐么?”安藤守就叹口气说道,“不过,既然竹中半兵卫选择侍奉的主公,说明这个前田长利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剑豪啊,我一定要亲自见见这个传闻中尾张第一富臣!”

    “嘿!”安藤尚就应诺道,“那么孩儿就去请他进来了!”

    “见过安藤大人。”前田长利微微点点头见礼道。

    “见过前田大人。”对于前田长利这样轻视,安藤守就有点不满,不过城府甚深的他,还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发作,“不知前田大人前来,有何要事?”

    “也没什么大事。”前田长利很随意地说道,“只是提前来看看我尾张人的土地而已。”

    “什么!”听到这话,安藤尚就立刻大怒,“你在欺我安藤家无人么?”说着便要拔刀,不过却被安藤守就挥手挡了下来。

    “好大的口气!”安藤守就也很不满地说道,“莫非你今天前来就是想挑衅本家的武士jing神么?”

    “武士jing神?”前田长利冷笑着说道,“天下都知道我‘拔刀斋’的威名,安藤大人若不是害怕,干嘛在四周埋伏武士?”

    “这?…”安藤守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就在安藤尚就准备去请前田长利入城之时,突然想起了前田长利另一个威名—剑豪‘拔刀斋’。安藤尚就知道,不说北方城,便是整个美浓,也没有人是前田长利的对手,为了保证安藤守就的安全,便请求埋伏一帮家族武士在屋外,以防意外。

    但是,前田长利是何等本事?单论武艺和体素质,绝对是这个时代第一人,一些没有专业伪装能力的武士,岂能瞒过他的感知?

    ‘靠!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埋伏刀斧手这种事?’在前田长利发现之后,便十分不屑,凭他的本事,在没有火枪的北方城,自然是来去自如,怎么会把这些不入流的武士放在眼里?

    前田长利这人也是很面子的,输人不输阵就很对他的胃口。‘既然你安藤守就想给我下马威,我也不必客气了!’而且这次商讨的事干系甚大,就算是安藤守就的家族武士,也难保没有其他人的卧底,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必须让安藤守就主动撤去这些不想干的人,这才有了上面这一幕。

    “去把外面的那些人都撤了!”要是真的传出安藤守就害怕前田长利的话来,不管事后如何,这都是对安藤守就威望的打击,他只好让安藤尚就撤去这些人。

    “父亲大人!”听前田长利之前语气不善,安藤尚就更加担心。

    “好了,别再说了,以‘拔刀斋’的本事,若想取我首级,不过眨眼间的事,留着他们,反而丢了本家的脸面!”安藤守就再次说道。

    “嘿!”安藤尚就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敢违背安藤守就的命令。

    “前田大人有事请讲吧!”以安藤守就的才智,自然知道前田长利并不是真的要对他不利,否则,也不用跟他废话了。

    “先前之事是在下无礼了,请安藤大人见谅!”见安藤守就已经服软,前田长利也不能太嚣张,凡事适可而止。“只是这次事关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

    “哦?”安藤守就看前田长利不像说笑,也郑重地说道,“前田大人请讲!”

    “不满安藤大人,在下这次前来,便是当得说客,请安藤大人及美浓三人众投效织田家!”前田长利直接说道。

    “什么?”安藤守就吓了一大跳。

    “安藤大人不必担忧,这是信长公亲笔画押的安堵文书,只要安藤大人及美浓三人众投效本家,全部保留现有领地不便。同时,在本家拥有家老格的份!”前田长利拿出了织田信长的安堵状。

    “这事非同小可,请许在下考虑一下!”安藤守就接过安堵状,确信这是织田信长亲笔文书,再次开口说道。

    “此等大事,是该考虑一番!”前田长利接着说道,“这里还有半兵卫给安藤大人的私人信件,请安藤大人收下。”

    “半兵卫的书信?”安藤守就连忙接了过来,其重视程度,已然超过了织田信长的安堵文书。

    只见竹中半兵卫在书信中写道:

    舅明鉴,自投效前田家以来,重治才知尾张之强大。尾张之主信长公,英明果决,鹰眼狼顾之资,此乃霸者之相。尾张之家臣多有良臣猛将,单单小婿之主公,便胜过重治多以。尾张有一农耕之法,能使田产增产四成以上,让尾张更是如虎添翼。凡是种种,不能一一言明,但尾张之实力,已强过美浓数倍。

    而美浓之斋藤龙兴,不过一草包而已,甚至不如蜀中阿斗,便是孔明再世,也是辅佐无力。

    信长公拥有昔ri道三下的让国状,再有如此实力,美浓易主不过是迟早之事,仅仅美浓三人众,不过以卵击石罢了,不如早早投效,以保家业。

    昔ri中土有智谋之士曾言,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舅等人与信长公对敌多年。若是主动投效,以信长公之大度,必不追究过往之事,家名传承不再话下。若是信长公有志于天下,舅还能立功受赏。然而,若是再执迷不悟,与信长公为敌,以信长公之为人,他ri得到美浓之后,美浓三人众将不复存在以!

    拜请舅三思而行!

    竹中半兵卫重治(花押)。

    看完竹中半兵卫的信件,安藤守就猛然惊醒,这真是肺腑之言啊!

    自从新加纳之战后,斋藤龙兴的表现让美浓三人众大失所望,他们也不是什么迂腐死忠之人,早就不太理会斋藤龙兴的命令了(斋藤龙兴也没下过什么命令)。但是,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没有能力成为duli大名,只能择主而事。织田信长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不过,他们与织田信长对敌多年,有没有人了解织田信长的作风,贸然行事只能适得其反。

    况且,在他们看来,越是表现不凡,自己的筹码就越多,ri后能得到的好处也越多。不过,他们却是忘了,他们迟早是要投靠织田家的,而有几个君主会宽容多年与自己为敌的臣子呢?中土那么大,几千年也就出现了唐太宗一位而已,织田信长能跟天可汗相比么?

    现在看了竹中半兵卫的书信,安藤守就才顿时醒悟,美浓三人众在自掘坟墓啊!美浓已经无力抗衡织田信长的攻略,再不主动投诚,悔之晚矣!

    “多谢前田大人前来提点!”安藤守就施礼说道,“在下真是糊涂了,居然跟信长公为敌这么久,真是不自量力!在下马上写效忠书,请长子尚就跟前田大人前往尾张拜见信长公!”

    安藤守就也识时务之人,以前不过是进入误区患得患失而已,现在有了竹中半兵卫的提点,哪里还不明白事的严重?以安藤守就对竹中半兵卫的了解,这种大事,绝对不会欺骗他。再说了,他们美浓三人众也都有投效织田信长的心思,现在有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作保,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安藤大人果然睿智!”前田长利大喜说道,只要安藤守就投效,延揽美浓三人众就成功了一半!“不过,安藤大人不要着急,此番信长的公的命令是美浓三人众全部投效。尾张和美浓的人都知道,美浓三人众相交莫逆,一向是共同进退,若只是安藤大人一人投效,只怕信长公会不太相信,反而以为是美浓三人众之计谋啊!”

    ‘靠!织田信长要求美浓三人众全部投效,我才有10000石的土地,若是你单独一人,那我的奖赏就泡汤了!’前田长利腹诽道。

    “对!我却是考虑不周了。”安藤守就恍然说道,“我这就联系两位!”

    世人都知道,为君者多有猜忌之心,况且美浓三人众一向共同进退,又与织田信长对敌多年,若只是一人投效,不怀疑才怪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