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美浓三人众(二)

    感谢‘ashrum’书友打赏!今天比较忙,更新晚了点,请大家见谅!

    前田长利高兴地打马回荒子城,一想到马上就能得到10000石的封赏,成为家老级重臣,前田长利就乐得不行,低调了两三年,终于有进步了。

    不过,似乎老天也看不过他这么得瑟,半路上居然杀出个浪人武士来,似乎是来拦路的?

    ‘靠!这是打劫?’前田长利无语地想到,却还有点兴奋。

    前世古装剧看多了,那些山贼或者是绿林好汉,都喜欢拦路打劫这一,说不得还有一段经典的台词,然后就是一个大侠出场的时间了。不过,前世的时候,治安却是比较好的,至少没几人敢拦路打劫的。当然,以前田长利前世的能力,也害怕遇到这种事

    再世为人,有了超牛的武艺,这侠客梦也就爆发了。可惜,自从前田长利‘拔刀斋’剑豪的名号传响之后,还真没遇到过山贼之类的人物。今天突然蹦出来一个,前田长利感觉特别爽,又能显摆一番了。

    “哥也能做大侠了!”前田长利自言自语说道。

    “哎,我说你怎么还不开始啊,说说你们的经典台词呗!”等了半天,那个浪人还在犹豫,前田长利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你打劫倒是快点啊,我还想当大侠了!’

    “噗通!”

    出乎前田长利意料的事来了,只见那个浪人直接跪倒在地,拜礼说道,“请前田大人接受在下的效忠!”

    ‘哎呀!我去,这是什么况?不是说好来打劫的么?’前后反差太大,前田长利有点反应不过来,开口说道,“我说,你不是来打劫的?”

    “啊?”那个浪人吃了一惊,急忙说道,“不是,不是!在下是一个浪人,久闻前田大人的威名,自持有点本事,想来投效大人,请大人收留!”

    这前田长利真的是被电视给害了。虽然这个时代扶桑的三贼比较多,但那些人很多是破产的武士,成为浪人之后,失去了生活来源,偶尔做做无本买卖,以山贼为职业的人却是很少的。再说了,他拔刀斋的名头那么响亮,长得又特别异类(前田长利1.8以上的高,绝对是这个时代扶桑少有的猛男),哪个没眼力劲的来打劫他?况且这还是尾张腹地?

    “投效我?”前田长利有点意外。‘除了一门众之外,我现有的家臣都是花了不少力气才效忠于我的,倒是第一次遇见主动投效的人,难道哥的王霸气发作了?’

    “你先起来吧,你是谁?”前田长利说道。

    “回前田大人,在下是安芸吉川千法师成胜,家父是吉川兴经。”那么浪人回答道。

    “吉川兴经?”前田长利没听过,作为一名合格的宅男,思想延续了两世,他也就只知道周边地区的一些豪族之事,那安芸可远在中国地区,他就知道毛利元就之类的牛人,“那吉川元chun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是在下的杀俘仇人!”吉川成胜(书友‘狼骑’客串)恨恨地说道,“安芸之主本是家父吉川兴经,但毛利元就野心勃勃,为了得到安芸,内通了本家的吉川经世。加上父亲所托非人,在吉川经世等人的迫下,只能被退位,毛利元就趁机把吉川元chun过继给本家,继承本家家督,控制安芸。”

    “哦!这么说来吉川元chun倒是抢了你的继承权了。”前田长利说道,又是一场争权夺利的戏码。

    “正是!”吉川成胜说道,“自吉川元chun成为家督之后,在下和家父就被囚。哪里知道,那吉川元chun为了杜绝后患,在天文19年,与毛利元就合谋污蔑父亲谋反,实际上就是要处死我们。为了在下的安危,父亲大人奋勇一战,杀敌无数。不过,毛利家人多势众,父亲也被害了,在下只是侥幸得活。”

    天文19年,到底是哪一年?前田长利可不知道,国号这种东西经常变化,太不靠谱了,就算是前世玩游戏,那也用的是国际历法。不过,为了不至于暴露自己的无知,前田长利没有说话。

    “父亲临死之前,嘱咐在下要光复家名。”吉川成胜话中带点哭腔,看来也是个孝子,“后来,在下流亡到近畿,有幸遇到了小笠原长时大人,并拜其为师,学得了小笠原兵法。不过,将军大人被三好逆贼控制,根本无法收留在下这样的。当年前田大人血溅将军府,被将军称为‘拔刀斋’,在下很是仰慕,所以前来投奔大人,请大人收留!”

    ‘靠!看来哥还真有点王八之气,几年前就有人仰慕了。’前田长利心中得瑟,再次问道,“你当真是学会了小笠原流的兵法?”

    前田长利可是知道小笠原流的,作为被老虎赶出去的信浓豪族,小笠原氏也算是名门了,家中也弓马技艺传家,所谓的小笠原流兵法,主要就是弓骑兵的武艺,这在扶桑战国时代,很是有名。

    前田长利已经决定放弃发展火枪了,远程打击的能力就来自与弓箭手了,现在的渡边守纲和觅正重虽然箭术不错,但指挥弓箭手的能力却差了些,要真的有一个师承小笠原流的武士指导,家中弓常备的战力肯定会上升不少,也利于ri后军势扩张。

    “正是!”吉川成胜十分肯定地说道,并重背上取下一张弓,张弓便shè。

    “嗖!”

    箭若流星,直接shè中了50米开外树上一只麻雀。这本事,可不比前田长利见过的弓达人内藤正成差。

    “好!”前田长利赞叹一声说道,“既然你真心投效,我就接受你的效忠了!”

    “多谢主公!愿为主公效死!”吉川成胜大喜拜道。

    要说吉川成胜拜主,其实没有那么简单。为了复兴家名,吉川成胜学成之后去过很多地方。中国地区已经是毛利家的地盘,吉川成胜自然不敢去的,近畿地区又是三好家的范围,与将军素来不和,足利义辉虽然无钱收留他,但他师父小笠原长时可是将军家的弓法指南,没道理他去投三好家。

    多出碰壁之后,吉川成胜听说了墨俣城猴子的事,一个农民都能当上城代,他觉得自己的希望就在尾张。可是,自从织田信长桶狭间之后,威望ri益见长,现在更是统一了尾张一国。作为一个外来人,吉川成胜又没有亲戚在尾张,想见织田信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吉川成胜只好退而求其次,投效有倾奇者之称的前田长利。不过,现在前田长利也是部将级重臣了,一个浪人想要拜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了复兴家名,吉川成胜只好拦路拜见。前田长利的威名他是听过的,作为小笠原流的传人,弓术不在话下,可是剑道就弱多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从‘拔刀斋’手下逃生,所以做好了被误认为刺客斩杀的觉悟。

    哪里知道,前田长利绝对是个异类,当初把他当做山贼,之后听到吉川成胜是来投效的,还以为自己王八气爆发了,正得瑟着了,哪里还会怪罪?再说了,前田长利又不缺钱,家臣武士自是越多越好,吉川成胜弓法厉害,正是他需要的人才,岂有往外推之理?

    这yin差阳错之下,居然让吉川成胜达成了心愿。毛利家已经是中国霸主,吉川成胜可没想过能报仇,甚至都不奢望回到安芸。他只想恢复家名,就算在其它地方也无所谓,只要能让后人知道安芸吉川家嫡系还在就行。

    关于吉川成胜的安排,前田长利已经有了腹案,先以足轻头的份,担当渡边守纲的副手,并担当弓法指南。反正吉川成胜年纪不大,先好好培养一番,ri后扩军才有备用人才。

    不过,对前田长利来说,现在首要的事便是延揽美浓三人众,这可是价值10000石的任务啊!

    “半兵卫,主公同意了,还说完成任务就有10000石的赏赐了!”回到荒子城,前田长利很高兴地说道。

    “恭喜主公!”竹中半兵卫也高兴地说道,很明显他低估了织田信长的大方。不过,作为第一次献计,就能为前田家增加10000石领地,他还是很高兴的。

    “嗯!”前田长利笑着说道,“这次若真的成功,都是你的功劳啊,半兵卫!”

    “主公过奖了!”竹中半兵卫谦虚地说道,“臣下即为军师,出谋划策乃是本分,算不得什么功劳。”

    “好了,半兵卫,你不用推辞了,我可不是赏罚不明的人!”前田长利摆摆手说道,“你刚到本家,就能立下如此大功,虽然不适合晋升你的份(目前是部将级),但封地还是应该有的,就500石吧!”

    (织田信长获得美浓40多万石,也只不过给首功的前田长利10000石封赏,前田长利给予竹中半兵卫1/20的分成,应该不少了。)

    “既然如此,那臣下祝主公马到功成!”竹中半兵卫没有推辞,应承了下来。

    竹中半兵卫虽然归隐了,但两人都知道,不过是权宜之计,ri后斋藤家败落,竹中氏还是要靠半兵卫来主导,前田长利对他的封赏虽然多了点,但一个部将,也该有点封地了。

    “对了!”前田长利差点忘了,对竹中半兵卫说道,“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吉川成胜,他本事安芸名门吉川家的嫡子,不过被毛利家所迫,流浪在外,现在已经效忠本家了。他是小笠原流的弟子,我看他的弓法也不错,回头你给安排一下,让他了解一番家中的军势。”

    “臣下遵命!”竹中半兵卫应诺道,心里却是在想,‘这安芸的名门吉川家人,都前来投奔主公,难道主公真的是有王者之气?’

    竹中半兵卫研习中土兵法等书籍多年,也知道中土有王者气一说。有王者气的人不一定有多少才智,但运气一定很好,还有众多良臣谋士主动投效,作为家臣的一员,竹中半兵卫当然希望自己的主公越牛越好。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