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美浓三人众(一)

    感谢‘殇の幽’,‘ic0121’,‘暗路’几位打赏!

    从今天开始,本书正式进入第二卷,请大家多多支持!

    前田长利高高兴兴地回到了荒子城,总算有了一个真正牛叉的军师了,对前田长利当甩手掌柜的行为,更加有利一些。

    chun耕刚刚过半,正是农忙的时候,前田长利没有亲自主持chun耕,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现在要召开全面的家臣会议,那就更说不过去了,所以,对于竹中半兵卫的任命只能暂时搁置。

    “半兵卫,跟我去领地转转吧!”反正无事可干,作为一个领主,总不能天天陪老婆孩子吧,那还成什么呢?前田长利决定带竹中半兵卫去转转,也算是弥补一下自己没有主持chun耕的缺失。

    “嗯,臣下也想看看主公这尾张第一富臣到底有多少与众不同。”竹中半兵卫半开玩笑地说道。

    “行!”前田长利也没有谦虚,再次开口说道,“我说过,ri后你就是本家的军师了,ri后本家的战略都要听取你的意见,只要chun耕一过,我就会召开会议将你的任命定下来。”

    作为天才,竹中半兵卫从小便有点与众不同。在10岁左右时,竹中半兵卫更是碰到了传说中的剑圣之一的冢原卜传。竹中半兵卫的优秀立刻引起了冢原卜传的兴趣,传授香取神道流的武艺。

    能得到传说中的剑圣指点,竹中半兵卫也兴奋异常,十分努力,剑道进步很快。不过,凡事总不能尽如人意。在竹中半兵卫学香取神道流的招牌奥义之一的‘八神太刀’时,突然体力不支晕倒过去,幸亏救治及时,否则xing命难保。

    经过医生的检查,发现竹中半兵卫内有隐疾。原来,竹中半兵卫也是个难产的孩子,病根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平常倒是看不出来,但连续的剧烈运动就会引发出来。没有办法,冢原卜传也知道师徒缘分不够,竹中半兵卫只能算是记名弟子。

    失去了对剑道的追求,竹中半兵卫将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于读书,这是完全背离主流武士学习方向的事。不过,竹中半兵卫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多年的苦学,极大的增加了他的见识和谋略,为战国第一军师打下了理论基础。

    前田长利带着竹中半兵卫巡视领地,顺便将他介绍给众人。

    竹中半兵卫学识虽然丰富,但相比他的军略来说,政务就要差上许多了。而且,前田长利将带来了一些后世的观念和管理方法,这些都给竹中半兵卫很大的震撼,也更加佩服前田长利了。

    ‘怪不得这几年尾张势不可挡,有主公这样的人才在,织田家想要崛起那是之ri可待啊!’竹中半兵卫不经想道。

    不同于普通武士,作为一名超级军师,除了考虑排兵布阵之事外,还要考虑战略上的问题,而‘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句话,便是兵书之上常常提到的。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堂堂正正用兵才是王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策都是虚幻。若非是不可为,指挥官喜欢用奇用险呢?

    前田长利领地的管理和规划,明显领先这个时代太多。而且那肥料种田也推广到整个尾张,就算其他人只有一半的效果,那也是将尾张的整体实力提升了近四成。织田信长本就是一个英明之主,麾下家臣也不是泛泛之辈,凭空得了增加国力的本事,美浓怎么比得过?

    “主公,臣下有一事禀告!”似乎下定了决心,竹中半兵卫开口说道。

    “哦?”前田长利奇道,“我俩之间不必那么拘束,有事就说吧!”

    “臣下听说,因为在下出仕本家,织田大收回了预定的5000石封地?”竹中半兵卫说道。

    “嗯,是有这么回事儿。”前田长利点点头说道,“就为了这事儿?半兵卫你不必如此,我说过,你的价值超过整个美浓,能得到你的效忠,就是我一年来最大的收获了!”

    “主公过奖了!”竹中半兵卫有再次说道,“不过,臣下即为主公之臣,自然当为本家考虑,臣下想帮主公要回这5000石封地!”

    “要回封地?”前田长利吓了一跳,“半兵卫,你可别乱来啊!信长公虽然才,但脾气也比较大,便是我以前也没少被他敲打过,可别为了那点领地,让你受罪,不值得!”

    “谢主公厚!”竹中半兵卫感动地说道,“臣下并非直接向信长公索要封地,而是给主公一个大功劳,以获得信长公的赏赐!”

    “大功劳?”前田长利迷惑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莫非是策反美浓三人众?”

    “主公睿智!臣下正是此意!”竹中半兵卫拍个马说道。

    ‘睿智个!玩游戏的时候,猴子得到你,不出两个月,就能得到延揽美浓三人众的任务。现在又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能算得上大功劳的,不只有这事儿么?’前田长利有点不好意思的想到。

    “快说说你的想法!”前田长利急忙说道。

    现在美浓就是三人众阻挡了织田信长的攻略,要是真的延揽成功,无疑就是得到了大半个美浓,绝对是大功一件。虽然游戏之中,延揽美浓三人众的事十分简单,但现实肯定没有那么轻松,是以前田长利一时间也没想起来。

    “自从义龙下去世以来,斋藤龙兴贪图享乐,领内豪族打多阳奉yin违,全靠美浓三人众的支持,才使美浓没有分崩离析。”竹中半兵卫说道,“不过,自从新加纳之后,斋藤龙兴有功不赏,三人众已然不满。之前更是囚了劝谏的安藤守就大人。臣下控制稻叶山城之时,舅就曾暗示过我,让我做美浓之主,足见美浓三人之心绝对不再忠诚于斋藤氏。”

    “嗯!”前田长利点点头,这些事他也是了解的。

    “美浓三人众虽然才干不凡,却也没有太大的野心,他们现在还抗拒信长公,不过是担心自己那点领地罢了。毕竟与信长公作对这么多年,他们也怕信长公找他们麻烦啊!”竹中半兵卫笑着说道,“臣下保证,只要信长公能给三人众现有领地安堵,他们绝对会欣然投效,为信长公攻略美浓之先锋!安藤守就大人对臣下信重有加,只要臣下书信一封,主公肯定马到成功!”

    “对呀!”前田长利终于想明白了,那帮子小地主,不就是舍不得自己那点领地么?“我现在就去求见主公,领取延揽美浓三人众的任务!”

    “拜见主公!织田家武运昌隆!”前田长利很快便到了清州城拜见织田信长。

    “免了!”织田信长说道,“宗兵卫,你这个家督倒是轻松啊,chun耕时刻都不在领地,跑我这干嘛来了?”

    “臣下是主公的家臣,愿为织田家赴汤蹈火,区区一点领地算得了什么?”前田长利大义凛然地说道,“臣下为了解决主公的忧虑而来!”

    “我的忧虑?”织田信长有点迷糊。若非前田长利满脸忠心的样子,织田信长肯定一脚踹过去了,这不是给他添堵么?

    “正是!”前田长利十分肯定地说道,“美浓之事!”

    “美浓?”听到前田长利的话,织田信长两眼冒光,仿佛一个大sè狼发现了一个赤果果的美人儿一般。“快点说说你的想法!”

    “嘿!”前田长利应诺一声,接着说道,“臣下愿意为主公延揽美浓三人众!”

    “延揽美浓三人众?”织田信长脸sè一喜,接着却说道,“不会又要几年吧?”

    也不怪织田信长犹豫,前田长利延揽一个竹中半兵卫都用了大半年,延揽美浓三人那得废多少时间?

    “主公放心,只要主公能答应一事,臣下保证,不到年底,美浓三人众必然投效!”前田长利说道。

    “这么快?”织田信长一喜。这宗兵卫虽然是个倾奇者,很多时候不太靠谱,但大事上从未马虎。况且,织田信长也相信,前田长利没胆子在这事儿上糊弄他。“说吧,什么条件!”

    “主公得到美浓之后,保证美浓三人众现有领地安堵,并且不再追究过往三人众与主公为敌之事!”前田长利说出了条件。

    “就这么简单?”织田信长疑惑地问道。

    为了得到美浓,织田信长甚至做出过将半个美浓封给竹中半兵卫的承诺,相比起来,保证美浓三人众现有领地安堵,真的不算什么事儿。织田信长憎恨叛变他之人不假,但襟和气魄都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况且,美浓三人众和他为敌,那也是因为他要攻略美浓,别人守卫自己的领地,有何不可?

    “就这么简单!”前田长利肯定地说道。

    “好!我答应你了!”得到肯定的回复,织田信长很快答应下来,接着说道,“只要你能在年底之前获得美浓三人众的效忠书,我就升你为家老,赏10000石领地!”

    “谢主公!臣下必定完成任务!”前田长利拜谢道。

    织田信长的确大方,一赏赐便是10000石。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斋藤家的直属jing锐都被斋藤龙兴那个草包败光了。美浓三人众全加起来也不到10万石石高,却已经是美浓主要的战力。一旦前田长利延揽成功,那整个美浓就在想织田信长招手了,稻叶山城也能一战而定。相比得到整个美浓来说,10000石就不足为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