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延揽竹中半兵卫(七)

    不过,很快,竹中半兵卫就发现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听说了么?竹中半兵卫重治大人打算自立为美浓之主了!”武士甲说道。

    “不会吧?”武士乙不敢相信地说道。

    “什么不会?”武士甲很不屑地说道,“竹中半兵卫袭击了稻叶山城,把斋藤龙兴都赶跑了,现在更是占据稻叶山城为己有,不是自立是什么?”

    “对呀”武士乙似乎想明白了,再次说道,“当年道三大人就是叛变主家成为美浓之主的,后来斋藤义龙又反叛成功,成为美浓之主。现在竹中半兵卫又要反叛斋藤龙兴下自立为主,难道我们美浓全出反贼么?”

    看来这个武士乙还有些忠君之心,说起话来,还悲天悯人似得。

    “哼!你懂什么?就斋藤龙兴那个草包,就是个败家子,那配做美浓之主?”武士甲鄙视地说道,“竹中半兵卫大人,那可是楠木再生,孔明转世的人物,他做了美浓之主,平定天下指ri可待,我们这些武士就发达了!”

    “对也!”武士乙反应过来,“竹中大人要平定天下,肯定要用到我们这些武士,我们就能立功出头了!”

    呃,现在看来,这个武士乙不是忠君,而是没有原则。

    “可不是么?只要立下大功,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城之主,到时候,金钱美女都有了!”武士加已经开始yy了。

    “对呀!到时候天天吃大米饭,顿顿吃饱!”武士乙再次说道。

    好吧,这个武士乙不但没有原则,而且还是个吃货。

    一时间,竹中半兵卫要自立的谣言传遍了整个美浓。甚至连尾张的织田信长也吓了一跳,“竹中半兵卫真的要自立为美浓之主?”

    竹中半兵卫想要解释,不过却显得苍白无力。因为谣言之中还有一条,‘竹中半兵卫正在与尾张人接洽,打算用半个美浓获得尾张织田信长的支持!’

    竹中半兵卫的确是接见了不少尾张重臣,前田长利,丹羽长秀,以及前田季秀这个信使。人说三人成虎,这还真不假。竹中半兵卫前前后后的确以及接见了三次尾张的使者了,别说是一般武士,甚至安藤尚就这个义兄,都有点怀疑了,还解释什么?

    没错!这都是前田长利搞出来的事,为了得到竹中半兵卫,他真的是超常发挥自己的智力,脑细胞也不知死了多少。

    对付竹中半兵卫这样的智者,一般计策那是白搭,绝对被人看破的。要前田长利想出更厉害的yin谋诡计,不对,是奇谋妙计,那前田长利也想不出来啊!

    就在前田长利晒太阳那会儿,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过的一句话,‘君子可欺之以方’。这就是说啊,对于正人君子,他本没有太大的破绽,什么yin谋诡计的,他直接免疫了,想要对付他,就只能堂堂正正的来。

    竹中半兵卫是世间少有的智者,虽然不是君子,但也有些君子般的义理,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敌人的计策不放在眼里,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名声。一个自诩为诸葛孔明般的人物,能让后人骂他是反贼么?

    前田长利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制造舆论攻势,让竹中半兵卫在舆论的压力下,提前撤出稻叶山城。这是阳谋,就算竹中半兵卫完全了解前田长利的心思,为名声所累的他,也没有办法化解,只能早早的撤出稻叶山城,以表明自己的心迹。

    果然,不出前田长利所料,一切都按照他的设想发展。扶桑的农民是愚昧的,大部分武士也是无知的,(否则,哪里来的那么多一揆,和尚为什么那么牛叉?)人云亦云,美浓的谣言满天飞。

    自从接见前田季秀之后,再听到这些谣言,竹中半兵卫就知道这是前田长利的计谋,但是,除了他的真心以外,其他事都是确实存在的,可谓九分真一分假,竹中半兵卫是百口莫辩。

    现在连安藤尚就都怀疑起来了,竹中半兵卫不想再拖了,事越拖越解释不清楚,反正他没有想过占有美浓,还不如早早地撤离开去,至于稻叶山城,谁想要就要吧!到现在为止,竹中半兵卫自问已经尽到了一个臣子应该做好的职责。但是,斋藤龙兴就是一个阿斗中的阿斗,竹中半兵卫自问没有比孔明还厉害的本事,能有什么办法呢?

    没过多久,稻叶山城便传来消息,竹中半兵卫向天下人宣告:竹中半兵卫奇袭稻叶山城只是为了劝谏主公斋藤龙兴下,同时救援舅安藤守就,绝对没有染指美浓的心思。这福字被悬挂在稻叶山城的大手门之上,而竹中半兵卫却带着16个随从轻轻地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留下了一段传奇。

    “太好了,看来竹中半兵卫已经有了决断,这就是我延揽他的好机会啊!”了解历史走向的前田长利,立刻高兴起来,竹中半兵卫正在向他招手啊!

    织田信长也收到了消息,不过,他却不敢轻举妄动。首先是chun耕将近,不适合出兵作战。另外,安藤守就的军势还在稻叶山城,攻打起来也不容易。同时,织田信长更加怕这是竹中半兵卫的计策,就是为了引他上钩的。竹中半兵卫放弃了织田家半个美浓的延揽,现在更是整个美浓不要,轻轻地离开了稻叶山城,似乎没有半点贪念,天下间有人能做到么?至少织田信长是不相信的。

    织田信长决定先安排chun耕事宜,静观其变,经过这次大事之后,斋藤家的威信真的是然无存,而竹中半兵卫没有自立,还有谁比他这个拥有让国书的美浓女婿,更适合做美浓之主呢?

    一年一度的chun耕再次进行,只有不到两万石的领地,还有一大帮奉行家臣留守,前田长利根本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况且,在前田长利心里,竹中半兵卫一人就不止两万石的土地,说是价值一国(县)的王佐之才也不为过,只要能得到竹中半兵卫的效忠,减少点收入又算得了什么?

    “兄长!尾张前田长利来访!”已经改名为竹中重矩久作前来禀报。

    自从竹中半兵卫离开稻叶山城之后,便回到了菩提山城的老家,直接就宣布归隐,将家督之位让渡给了弟弟久作,也就是重矩,这样来避免斋藤龙兴秋后算账,而且,竹中半兵卫也做好了出奔的准备,以避免牵连整个家族。

    这次又安藤守就参与,只要竹中半兵卫自己离开美浓,再有美浓三人众的斡旋,竹中氏应该不会受到打击,不管斋藤龙兴有多么草包,他也不敢完全无视美浓三人众的意愿的。

    “哎!这前田长利真是yin魂不散啊!”竹中半兵卫感叹道。

    “兄长要是不想见他,那我就回绝了吧?”虽然竹中重矩已经是家督了,但是他对竹中半兵卫的尊重一点也没有减少。

    竹中重矩也是个聪明人,但比起竹中半兵卫来说,就差了很多,所以他明白,现在竹中半兵卫的隐退,不过是权宜之计,竹中氏发扬光大的重任,还是要由竹中半兵卫担当。

    “算了,人都来了,就见见吧!”竹中半兵卫说道。

    竹中半兵卫想见见前田长利的原因,还有些他并没有说出来。自从上次在稻叶山城与前田长利对话之后,竹中半兵卫结合自己了解到的况,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目前他竹中半兵卫所作所为,几乎都是在前田长利的计划之中,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也太过可怕。不过,作为一个智者,更想见见这个不可思议的奇人。

    “见过竹中半兵卫先生!”前田长利施礼说道。

    现在竹中半兵卫已经退隐,解除了一切职务,不过是个隐退的浪人而已,前田长利出于对他的尊重,按照中土的习惯尊称为先生。

    “前田大人客气了。”竹中半兵卫还礼说道,“在大人面前,重治可没有自称先生的资格了。”

    虽然前田长利脸皮很厚,但是被称为‘战国第一军师’的竹中半兵卫称赞,脸皮还是不由得微微发烫。不过,前田长利也不能说自己是穿越众啊,只能当竹中半兵卫是客话吧。

    “竹中先生之才我深知之,先生就不用自谦了。”前田长利说道。

    “前田大人这次前来又是什么目的了?”竹中半兵卫说道,“如果是为了得到美浓,在下看就不必了,现在重治不过是一个隐退之人,稻叶山城已经不在我的手中,家中之事也全权由弟弟久作负责。”

    “不是!在下这次拜访,并不是为了得到美浓,或者说不全是为了得到美浓。”前田长利直接说道,“我说过,先生是诸葛孔明般智者,只要能请得先生加入本家,别说是三顾,便是十顾百顾也无不可!”

    听到前田长利如此诚心诚意之语,竹中半兵卫两兄弟莫不为之感动,士为知己者死,这样的请求,相信很难有武士会拒绝。

    “前田大人赤诚之心,重治感动莫名,然而,重治是个背叛主家之人,实在不敢奢望。”竹中半兵卫再次推辞道。

    ‘我靠!竹中半兵卫你个混蛋,老子都这样诚恳了,你还在哪里扭捏,莫非你真的只想跟随猴子那个家伙?’前田长利非常重视竹中半兵卫这个人才,可是连连被拒绝,真的有些郁闷,也许是之深恨之切吧!(这话好像有点歧义?)

    为此,前田长利那个躁动心爆发了,他要发飙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