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琐事

    接下来几天里,前田长利每天就陪陪三位夫人,其中以陪贞子的时间最多。同时,没事儿的时候也逗逗三个孩子。

    比起云丸来说,金鲤丸更加淘气,也更加喜欢哭泣,睡觉时间也不定,常常让众人没有办法。但前田长利却非常喜欢,因为金鲤丸没有云丸那样作怪,至少他这个父亲还是能抱抱、逗逗的,让前田长利很是开心了一把。

    因为小樱是家中第一个女儿,再加上前田长利想冲淡她这个双生子的影响,那真的是倍加宠。前田长利抱小樱的时间,绝对比抱云丸和金鲤丸的时间加起来都要多。为此,不但是美奈子,便是贞子也有抱怨过。

    “大人,你真是偏心了。”美奈子说道,“你时时陪着小樱,都不抱抱云丸。”

    “他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我哪有偏心?”前田长利说道,“云丸那个臭小子,非得跟我作怪,我一抱他就哭,这也怪我?”

    “就是怪大人!”美奈子虽然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但也绝不松口。

    “哎!女人哪!”前田长利只能感叹一声,表示抗议。

    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去跟女人讲道理,除非前田长利脑袋秀逗了。再说了,为了儿子的事,跟自己老婆讲道理,那这个丈夫真的是自讨苦吃。在一个母亲心里,儿子永远比丈夫对。当然,虽然错不在前田长利,但他抱云丸的时间确实少,只能在晚上的时候多抱抱美奈子,安慰一下这个受伤的云丸母亲,他自己的老婆。

    不过话说回来,小樱也确实没有辜负前田长利的宠。虽然只有几天大,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可是,目前为止,前田长利逗弄三个孩子,只有小樱能被他逗笑,他能不高兴么?

    前田利久看到前田长利这个模样,再想想之前前田长利说得话,已经非常明白前田长利的态度了。前田利久也是一个非常喜欢小孩子的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由于贞子难产受累,体还没有回复,需要天天服药,前田长利让阿松夫人当了金鲤丸的正是rǔ娘(之前那个nǎi妈,并没有地位的)。这样一来,前田利家的孩子犬千代(历史上的前田利长)就成了金鲤丸的rǔ兄弟。

    荒子城的人都知道,前田利家是前田长利最信重的一门众(前田利久除外),给金鲤丸找阿松夫人做rǔ娘,这就是承认金鲤丸继承人的地位。再加上贞子是织田家公主的份,金鲤丸只要不犯重大错误,rì后,继承前田长利的地位那是无可动摇的事

    当然,这样一来,就早早的定下了形式,将会大大减少前田家兄弟争权的事,众家臣自然喜闻乐见。

    小樱暂时由美奈子照顾,小樱是个女孩子,不存在权利方面的问题,这样的安排将加强贞子和美奈子之间亲密关系。

    由于前田长利不没有打算封锁消息,甚至还有点宣扬的味道,前田长利新的双生子的事,很快在尾张众臣中传开了。

    “没想到,宗兵卫这小子居然会这么做。”织田信长听闻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对这些本来就不是很看重,况且生下双生子的人,就是他的女儿(养女)。当然,从现在的况来看,金鲤丸这个外孙将继承前田家的家业了,对织田信长来说,绝对是件好事。

    “明朝真的认为双生子是神灵的赐福么?”织田信长不喜欢武家礼仪,却对外来文化十分向往。

    “什么?宗兵卫这小子得了一对双生子?”池田恒兴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开始大惊了一把。后来,他更是听说了前田长利的做法,直接就被雷翻了,只说了一句:“宗兵卫这小子,倾奇者的名号真不是白叫的,这种事也能说成吉事?”

    消息传开,尾张个人反应不一,大部分还是觉得很难接受,只是考虑到前田长利的威名和地位,不敢直接发言罢了。

    当然,凡是都有两面xìng,便是前田长利这样的做法,也有人支持的,那就是猴子。

    木下秀吉现在都28岁了,与浅野家的宁宁结婚也有三四年时间。可是,到现在为止,宁宁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木下秀吉十分郁闷啊,尤其是他现在已经是部将级重臣了,家名传承就成了大问题,他十分渴望有个自己的孩子。

    虽然木下秀吉材瘦小,像个猴子,但自从当上城代之后,他就将生孩子的事放到了很高的位子上,跟宁宁办事的时间不少,就是没有反应。也不知道是他种子的问题,还是宁宁自己的问题。

    听到前田长利得了一对双生子,木下秀吉那个羡慕啊!换做是木下秀吉自己,能得到一个儿子也是好的。

    不管外界反应如何,前田长利喜得长子,绝对是前田家的大事,宴请家臣之事绝对是少不了的。当然,因为前田长利推崇汉学教育,麾下家臣也多有效仿。听说龙凤胎在明朝是大喜事,加上前田长利的威信,众人也就信了,倒是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事

    前田长利这段时间天天在家里陪着亲人,正好也听取一下奉行众的汇报,了解家中的最新况。

    今年尾张小丰收,前田家自然更加好一些。前田家全领19600石表高,其中直领15790石,共收得大米22千石。加上去年还剩下的存粮20千石,荒子城的粮食存量已经达到了42千石,在这么多粮食的况下,今年并没有采购粮食,做囤积倒卖的事

    另外,西川仁右卫门从年初开始,便带着前田长利的证明去了三河。按照前田长利的意思,rì后三河会建立好些店面,至于能建立多少,那就要看西川仁右卫门的本事了。前田长利只有一个要求,三年之内,倾奇屋三河店要垄断三河4成以上的商贸份额。当然,在此期间只要有什么困难,西川仁右卫门都可以向本家求助。

    西川仁右卫门不亏是历史名豪商,在商业的天赋超出松井友闲等人多以。

    西川仁右卫门到达三河后,有了前田长利的证明书,受到了三河松平家上下的一致支持,并迅速在冈崎城的城下町开设了一个店面,主要是培养一些人才,为接下来在三河的扩张做好准备,算是做下了第一步的工作。

    松平家直到六月份才完全平定三河一向一揆,总算在整体上给三河制造了一个安定的环境,百废待兴之下,松平家康急需恢复领地内的活力,这无疑是倾奇屋的好机会。

    经历了一年多的动乱,三河境内的商家几乎绝迹。同时,在这个人人信奉佛教的国度,很多商家也有支持一揆势力。松平家康平定动乱之后,虽然没有定罪杀人,但也没有轻易饶恕这些叛军,凡是参与叛乱的武士,大多受到了放逐或者减封的惩罚。至于那些商家,大部分都没收了资产,用来充实松平家的国库。谁叫松平家康还欠着一大股债务呢?

    三河虽然没有大豪商,但大大小小的商家却是不小,松平家康没收了他们大部分资产,倒是狠狠的赚了一笔。不过,问题也来了。现在的松平家,本来就是猛将居多,奉行的文臣太少,光是恢复领地的各种政务,就已经显得人手不足了。

    现在倒好,多出来这么多店铺,谁来打理?不说松平家现在没有这种人才,便是有,也会被松平家康用来做领地的政务。在松平家康这些传统武士眼里,领地和家名高于一切,插手商贸这种低的事,他们都不乐意去做。这些人可不敢跟前田长利比较,武士从事商人的事,绝对是一件丢脸的事

    但这些店面也不能就那么空在那里养老鼠或者小强吧,怎么办?这就是松平家康要考虑的问题。

    这样的况,被西川仁右卫门发现了。通过西川仁右卫门敏锐的商人嗅觉,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商机,是完成前田长利给他任务的捷径,他决定将这些店铺中的大部分买下来。

    不过,三河全境的店面,便只是一个个空店面(东西都被松平家康搬走了),如此多的数量,涉及的资金也不在少数,西川仁右卫门不敢擅自做主,只能写信给前田长利,将他自己的想法全部列入其中,希望得到前田长利的支持。

    “这西川仁右卫门果然名不虚传,就这样的商业嗅觉,绝对有成为一代豪商的潜力。”前田长利感叹一声。

    西川仁右卫门的做法,与20世纪香港首富李嘉诚先生有点类似。当初,香港回归,很多反对分子到处宣传大陆的问题,造g rén心惶惶,移民成风,楼价跳水般下跌。李嘉诚先生靠着敏锐的商人眼光,四处收购楼盘,结果,在香港回归后,大大的赚了一笔。

    前田长利当然明白松平家的能力,至少在织田信长死去之前,松平家是不会覆灭的。而三河作为松平家的发源地,其重要xìng不言而喻,倾奇屋完全可以放心扩张。

    前田长利大笔一挥,全力支持西川仁右卫门的做法。并且,前田长利还让松井友闲派出目前尾张培养的一些优秀人才前往,顺带带去了10000贯的资金。虽然松平家欠债,购买店面的资金,可以直接在债务中扣除,但要想这些店面重新开张,必须重新装修一番,(被松平家抢过的地方,能好么?)重新采办货物商品,也需要一大笔资金,这10000贯,就是前田长利批准的启动资金了。

    受到前田长利的全力支持,西川仁右卫门高兴不已,直接与松平家康谈判。松平家康当然高兴,这些店面在他手中就是空闲的房子罢了,现在能够用来抵债,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事。同时,倾奇屋的强势进入,将迅速将三河的商贸事宜恢复过来。就算倾奇屋只缴纳一成的赋税,那也是一笔钱财,对现在的松平家来说,每一文钱都是重要的。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