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大战将至

    不知不觉倾奇者已经更新了100章了,算是一个阶段xìng的胜利。在此噩梦再求推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到了四月,织田信长再次召开了军议,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安排具体的作战任务了,各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拜见主公!员织田家武运昌隆!”织田信长刚刚坐下,众人就齐声参拜。

    “好了!免礼吧!”织田信长挥挥折扇说道,“这次叫大家来,就是为了攻略美浓之事,这次攻略中美浓,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此番攻略美浓,臣下愿为先锋!”织田信长的话刚刚说完,柴田胜家就立刻出声请命。

    “嗯!权六的忠心我很欣慰,先锋就由你来担当吧!”织田信长说道。

    这也难怪,织田信长跟美浓干仗了好几年,虽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xìng的进展,不过,斋藤氏的实力已经被斋藤龙兴那败家子败光了,整个美浓已经有了乱象。

    再加上这次攻略美浓,织田信长提前就发布了动员令,整个尾张准备充足,士气高昂。而且,除了留守军势以外,织田信长这次总共动员了4000人出战。

    猴子在墨俣城磨叽了两年,终于把墨俣城筑好了(再次说明,一夜城只是传说),织田信长在十天前,任命猴子为侍大将,年俸250贯,封地100石,并且派驻了300军势。可把猴子乐得,当场亲吻织田信长的靴子,那忠心仿佛真的是rì月可见。看到他哪滑稽的样子,织田信长大笑,然后赏了猴子一脚。

    现在的墨俣城就像卡在美浓的一根刺,正好防备大垣城氏家卜全的军势。这次从中美浓进行攻击,大垣城很难支援,织田家的优势很大,织田信长甚至有信心直接拿下稻叶山城!

    “主公!臣下有一事禀报!”前田长利忽然想起一事,立刻出声说道。

    “哦,宗兵卫啊,有事就说吧!你不会因为生了孩子,又推辞不参加吧!”织田信长笑骂道。

    织田信长的话,让众人轰然大笑。毕竟,上次前田长利拒绝去三河送亲的任务,就是因为他的侧室美奈子要生孩子了。

    ‘靠!这是什么话?孩子是美奈子生的好不?我一个大男人怎么生孩子?’前田长利只能在心里表示不满,笑着说道:“主公说笑了,这次攻略美浓是大事,我怎能不参加?臣下想说的是,我麾下家臣蜂须贺小六对我说过,东美浓美浓松仓城城主前野长康是他的义弟,这次主公大势攻略东美浓,威风所致,必然马到成功。臣下只是想去劝降前野长康,赚取一些功勋。”

    织田信长对上次推辞任务的事,虽然理解,却还是有点不满。织田信长现在还不是不通人的人,不过,他不能容忍有人违背他的命令,这是挑战他的权威。若非送亲的任务比较简单,前田长利往rì的功劳不小,织田信长当时就翻脸了。

    不过,现在听到前田长利的马话,织田信长显然十分受用,很爽快地说道:“臭小子,赚取功勋的本事倒是不小,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劝降这个前野长康吧,只要他主动投降,我保证他现有领地安堵。不过,若是他不识时务,那就杀了他!”

    织田信长眼中寒光一闪,当真是霸气外露。

    “嘿!主公放心,有臣下在,不管怎样,松仓城都是本家的地方。”前田长利领命说道。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织田信长点点头说道,“不过,你得到松仓城后,就要扼守东面要道,岩村城的远山景任,只要我们拿下稻叶山城,这些人肯定会望风而降的。”

    不得不说,织田信长虽然自信,但还是安排的比较周到,西面有猴子的墨俣城守护,东面再安排前田长利守护,中军完全可以放心攻略美浓,拿下稻叶山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嘿!臣下明白了!”前田长利再次领命。

    岩村城离稻叶山城很远的,而且有很多山道。远山景任想来支援也不容易,更何况,自从去年开始,远山景任已经对斋藤龙兴失去了信心,根本不听稻叶山城的命令。

    事实上,织田信长并不是担心岩村城的远山景任,而是犬山城的织田信清。织田信清对织田信长的命令已经是阳奉yīn违了,这次攻略美浓,更是以各种借口不出兵。经过太多的叛乱,织田信长不得不防着一点。

    若非织田信清还没有正式反叛,织田信长一心攻略美浓,看不上犬山城那点地方,早就大兵压境,兴师问罪了。而且,这次除了林通胜留守那古野城以外,丹羽长秀也要留守清州城,主要目的就是注意织田信清的动静,事一旦有变,丹羽长秀可以自行处理。

    接下来又讨论了一些事,攻略美浓的事就已经确定下来了。

    回到荒子城,前田长利立刻公布了织田信长的命令,听到有仗可打,前田利家等人激高涨。对他们几个武将来说,战场上才是他们获取功勋,名扬天下的地方。

    “对了,小六,我听你说过,松仓城城主前野长康是你的义弟,你看我们能顺利劝降他么?”前田长利问道。

    “没有问题,主公!”蜂须贺小六十分肯定地说道,“松仓城不过是一小城,长康的领地也只有1000多石,只是位于美浓和尾张两国的边界,早年才修筑了松仓城。不过,那斋藤龙兴只知道享乐的小孩子,很多人对此不满。只要我出面,长康必定欣然归降!”

    “嗯!那就好,否则,我们这次任务还得经过一番挫折。”前田长利说道,“对了,主公命令我们事后扼守东面要道,防止岩村城的远山景任来救援稻叶山城,你们觉得如何?”

    前田长利来自后世,自然知道很多事。不过,他就是想要考校一下众人的智慧。毕竟,前田家不可能只是局限在小小的荒子城,他需要众人的智慧,前田家才能更好的发展,更好的传承下去。

    “这有什么,既然是大的命令,我们好好遵守就是了。”前田利家无所谓地说道。看来,他对织田信长的感不是一般的深,而且,他现在还没有成长到rì后那么厉害,只是个奉命行事的猛将罢了。

    “主公,我觉得大这个命令可能有些别的意义在里面。”看前田长利没有说话,蜂须贺小六想了想,觉得事没有那么简单。

    “哦?”前田长利笑着点点头说道,“那依小六之见,大有什么意思?”

    “这?”蜂须贺小六有点犹豫地说道,“我觉得可能是为了防止犬山城信清下叛变!”

    “什么?织田信清会叛变?”前田利家立刻激动起来。不管是处于他对织田信长的忠心,还是他作为武士的义理,对于叛变,他一向是很鄙视和反感的事

    “好了!四叔你冷静一点,听小六把话说完,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前田长利出言说道,“那么小六,你觉得织田信清有多大的可能叛变?”

    “这?”蜂须贺小六不敢肯定,直接说道,“臣下并不确定。”

    “哦!”前田长利略感失望,蜂须贺小六jīng通军略,年长的优势让他拥有丰富的经验,可惜他对政治的敏感度还不够。

    前田长利看了看众人,几乎都是一脸迷惑,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只有本多正信例外,他的眼中有一股智慧的光芒,似乎已经有成竹了。

    “弥八郎,你来说说吧!”前田长利也想见识一下这个历史闻名参谋的本事,直接点名说道。

    “嘿!”本多正信似乎没有料到前田长利会点他的名字,略显惊讶之后,立刻恢复了平静,很自信地说道,“臣下觉得,此番攻略美浓,犬山城织田信清必反!”

    这下子,不但是在座众人,就是前田长利都有点惊讶了。前田长利来自后世,知道织田信清谋反一事。不过,游戏中,织田信清只是一老级别的人,因为织田信长而在历史留名。前田长利也没有太过关注,知道他会谋反,却记不清楚是哪一年的事

    “弥八郎,你说说你的理由!”前田长利真的有点佩服本多正信了,只是凭借这个时代有限的信息,就能推断出这么大的事,不亏是历史牛人。

    “嘿!”本多正信应了一声,再次说道,“第一,织田信清与大的矛盾由来已久,两人间隙不小。”

    “第二,两年前攻略美浓,织田信清出力甚大,甚至折损了自己的弟弟织田信益,但是,大获得了墨俣城,却只给了织田信清几千贯补偿,更是让织田信清不满。”

    “第三,这次攻略美浓,织田信清的犬山城正是前站,居然不出兵,明显是不再服从大的调遣。”

    “最后,既然织田信清反叛已经是必然了,那么这次就是他最好的机会,大此番攻略美浓,胜率很大,如果等大入主美浓,以大的为人,肯定会清算织田信清的罪责,最轻都得减封改易,织田信清不想坐以待毙的话,只能奋起反叛!”

    “说得好!”前田长利大声赞叹。

    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前田长利处于织田信清的局面,肯定也会奋起一搏的。看来,历史名人之所以为名人,必然有他们牛叉的地方,绝对不可小看。

    当然,本多正信的有点在于他对政治的敏锐嗅觉,排兵布阵的军略可不是他擅长的事,只能当个参谋。

    众人也被惊讶了一把,本多正信出鹰匠,众人其实不太看得起他,只是出于对前田长利的信任和尊重,才认可了他这个同僚。哪里知道,本多正信居然一鸣惊人,给众人好好上了一堂政治课。本多正信这个足轻头,绝对是合格的,而且,他得到了前田长利的信重,只要功绩足够,晋升那是顺理成章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