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移居小牧山城(一)

    噩梦下班努力了一把,可惜杂事太多,码字太慢,无法获得4章催更票了,实在是有点遗憾!

    不过,总算弄出来一章,算是有所交代吧!请大家多多支持!

    “宗兵卫,你说主公这是干什么?就算是去打猎,有我们几个陪着不就行了,干嘛还叫上这么多人?尤其是那些个奉行人,他们能打什么猎物?到时候捕获的猎物肯定不够分的。”众人刚刚出城,一旁的池田恒兴就低声说道。

    “这我哪知道?”前田长利转看去,老熟人村井贞胜也在,低声说道,“说不定主公就是想请大家都吃吃野味了,要不你去问问?”

    说实在的,村井贞胜的本事,前田长利是知道的,清州町能这么繁华,他这个町奉行功不可没,就算是让他管理一国政务,还有点屈才的味道。可是,村井贞胜就是一个纯粹的文臣,要让他去打猎?恐怕就是野鹿在他面前10米远,他也不一定能shè中,主要是他连半石弓都拉不开,箭都shè不出去,还打猎?

    “切!我才不问了。我跟随主公20多年了,从来没有猜对过他想什么。不过,我知道,主公怎么说,我就直接去做就行了,反正听主公的没错。”池田恒兴无所谓似得说道。

    前田长利暗中向池田恒兴竖起大拇指。谁说池田恒兴不聪明的?你看这马拍得。他们两现在都是织田家的部将级重臣,在他们前面的除了织田信长,就只有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这么近的距离,两人的嘀咕,织田信长能听不到?能不动声sè的表忠心,这也是本事。

    虽然池田恒兴的其它本事不算出众,但凭借他的资历(尾张没有人比他更早追随织田信长),他的忠心,再加上他的份,织田信长对他的信任无人能比,rì后一国之封地,不在话下。

    一大队人,就这么一直走,估计除了织田信长本人以外,没有人知道这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跟在后面。

    就这样,不知不觉,众人居然来到了二宫山,织田信长吩咐一声,大部分武士都去打猎去了,只有村井贞胜等一些纯奉行文臣,还有一些护卫跟在织田信长边。

    前田长利也参与了狩猎活动,虽然他对自己狩猎的本事十分自信,可惜,这次运气不好,人又太多了,野鸡之类的飞鸟全都吓跑了,只是猎到了两只野兔。倒是池田恒兴运气不错,猎到了一头梅花鹿,好好的显摆了一把。

    当众人回到出发地,却发现织田信长不见了,只是留下了一名小姓。原来,织田信长居然觉得无聊,跑到山顶上去了。织田信长是主公,没道理让他迁就众人,大家只好扛着大大小小的猎物,再次向山顶走去。

    众人到达了山顶,织田信长却在那里欣赏风景。说真的,织田信长是什么样的人,众人都是再清楚不过,让他来赏风景,绝对是一件比攻略美浓更加困难的事。但是现在,织田信长就在那里,眼睛看着北面的远处,似乎就是在哪里欣赏风景而已。

    众人不解,丹羽长秀却是安排人去准备烧烤猎物,整个烧烤过程有半个多时辰,织田信长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北面的风景,仿佛已经融入其中,飘然间,居然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

    “主公!猎物已经烤好了,请主公品尝。”丹羽长秀轻轻上前说道。

    “哦,这样啊,那就吃东西吧。”织田信长似乎刚刚回过神来,淡淡地说道。

    众人感觉如释重负,织田信长是主公,要是他不开吃,众人是绝对不敢先吃的。大家都是一大早被织田信长通知,没有吃多少东西,本来就饿了,现在闻着烤的香味,却不能吃到嘴里,那种感觉,就别提了。

    不用说,这一次只有一只梅花鹿,一只鹿后腿自然奉献给了织田信长,另一只奖赏给了池田恒兴,两只前腿就是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两人的奖品,前田长利只分到了一大块鹿排。还好,前田长利来自后世,对于那种四肢上的纯肌没什么感觉,鹿排正是他所喜欢的,又香又嫩,上面的软骨吃起来嘎嘣儿脆。

    “诸位,觉得这二宫山的风景怎样?”待众人都吃完后,织田信长开口问道。

    ‘织田信长真是来欣赏风景的?’这下连前田长利都有些疑惑起来,这还是那个xìng格乖张的织田信长么?

    “这里风景如画,十分美丽。”众人虽然十分疑惑,却也一同说道。开玩笑,织田信长上了这个山顶,就站在那里欣赏了近一个时辰的风景,哪个家臣敢说这里风景不美?不想在织田家混了?当然,这二宫山上的风景确实不错。

    “我也觉得这里风景很美,那就把居城搬到这里来吧!”织田信长很淡定地说道。

    织田信长淡定了,众人却是蛋疼了,清州城经营多年,作为尾张国的中心,加上伊势湾的优势,那里已经十分繁荣了,各种设施也十分完善,怎么能搬到这个荒芜的山上来?风景美,也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车用啊!

    不等众人反应,织田信长已经开始分配起地方来,柴田胜家一个山峰,丹羽长秀一个山峰…几乎跟来的每个家臣都被安排了居住位置,这下子大家都慌了,看来织田信长是决定将大家都搬过来啊,这是要在山上当野猴子?

    众人十分郁闷,却是不敢直接顶撞织田信长,只是窃窃私语,同时,抱怨自己对这个决定的不满。估计,没有什么事儿让众人比这更郁闷的了。

    “主公,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这里实在是很不方便啊。”丹羽长秀了解众人的绪,硬着头皮说道。天知道直接顶撞织田信长有什么后果?

    “嗯!米五郎,是你对此不满了,还是大家都有这种想法?”织田信长有点微怒地说道。

    “这?确实是大家也这样认为的。”丹羽长秀如实说道,他已经做好被织田信长臭骂一顿的心里准备了。

    “嗯?既然这样,那就转移到小牧山吧!”织田信长想了想,十分认真地说道。

    “喔!主公英明!”众人一阵欢呼。

    大家太了解织田信长了(自以为吧?),虽然会听取很多建议,但认准的事,几乎没有人能够让织田信长做出改变,没想到这次织田信长居然会迁就大家的感受,实在让众人喜出望外,虽然转移居城会十分麻烦,但小牧山总比二宫山好吧!

    前田长利对织田信长这招十分佩服!织田信长是谁?他能不知道二宫山的缺点?估计织田信长自己早就想移居小牧山了,上次氏家卜全在木曾川sāo扰他补给线的事,让织田信长十分恼火,居城到了小牧山,就能对木曾川形成威慑,保证后路补给线的畅通。

    可是,如果直接让众人搬移到小牧山的话,肯定是有很多人不满的,这对军心不利。织田信长先说移居二宫山,早就知道众人会反对,现在顺从众意不再移居二宫山了,只是移居到小牧山,自然没有人再好反对了,反而会感激他的英明,确实做得漂亮。

    移居小牧山这么大的事,居然就在一次打猎烧烤中确定下来了,实在让人意外,估计也只有织田信长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确实够另类的了。

    事已然定下,筑成的事就交给了村井贞胜,很明显,村井贞胜在清州町的表现,让织田信长十分满意,打算再给他一点考验,只要他做得好,晋升是可以预期的事,可把村井贞胜激动的,立刻躬领命。

    前田长利倒是不觉得,他已经晋升的够快了,反正在取得美浓之前,他想再度晋升,应该是不太可能了,那样会严重引起家臣的嫉妒,不利于他甚至是织田家的发展,织田信长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前田长利很有自知之明,回到家里,继续完成他的造人大事。不过,事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因为村井贞胜来了。

    “拜见前田大人!”村井贞胜十分严谨地施礼说道。

    两人当初认识的时候,前田长利不过是一个刚刚出仕的足轻大将,轮份,还比不上村井贞胜。哪里知道,短短的两三年时间,前田长利就已经成为了织田家领地最多的部将级重臣,而村井贞胜自己还只是一个足轻大将的市町奉行,反而居于前田长利之下,要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好了!村井大人不必多礼。你我都是老相识了,当初还是村井大人帮忙,我才能很好的完成首次任务的,我可是记在心里啊!”前田长利十分诚恳地说道。

    “前田大人严重了,在下愧不敢当。”村井贞胜连忙说道。

    这话着实让村井贞胜有点激动,当初只是灵活变通,给了前田长利一个方便罢了,现在两人的份不说是天差地别,却也是不小,没想到前田长利居然还记得,真是不容易。

    村井贞胜十分明白,这次筑城小牧山,是织田信长对他的考验,只要他做的好,晋升不是问题,而且前途一片光明,一旦搞砸了,就算也能晋升,那估计rì后也没什么表现机会了,侍大将就是他的最高职位,对于村井贞胜来说,真的是十分不利的。

    小牧山筑城而已,不比墨俣城,这里没有人sāo扰,村井贞胜很自信,凭借自己的能力,那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可惜,村井贞胜发现,他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织田信长将筑城的事交给了他,却只有5000贯的筑城资金,按照村井贞胜的规划,这点钱买材料都不够,更不用说其它花费了。

    这可怎么办?愁得村井贞胜焦头烂额。在无赖之下,村井贞胜只能求助。在尾张家臣之中,最了解织田信长心思的,就是池田恒兴,其次是前田长利(浓姬是夫人,不算在内)。村井贞胜与池田恒兴没有太多交集,反而早早认识了前田长利,说起来还有点小恩德于前田长利。而且,前田长利可是公认的尾张第一富裕家臣,村井贞胜不求他求谁?

    村井贞胜将自己缺乏资金的困难说给了前田长利听,言语之中,已经很明显的暗示,打算借点资金。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