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兵发三河

    感谢‘心动飞翔’书友的打赏。噩梦再次拜求收藏和推荐票!

    “这些都是前田家的士兵么?太威武了吧!我看都差不多有武士那般厉害了!”路人甲在一旁说道。

    “哼!你就知道胡说。前田家只有近两万石土地,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军势?那后面一队,是尾张守大人支援三河的农兵;前面两队才是前田家自己的军势,听说还是常备了。”路人乙低声说道,“刚刚我还听见一个浪人武士亲自说,他可比不了前田家两队常备中士兵的战力了。”

    “会不会是刚才那个浪人太差劲了?”路人甲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差不差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就他那样的浪人,就算是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路人乙再次说道。

    两旁围观的路人,一时间议论纷纷,大多都是感叹前田家军势威武的。

    “靠!宗兵卫这小子,是不是会妖法呀?就他那个常备军势,估计我亲自上也只能挑战两人,三人以上,我可没多大把握打赢了。那些农兵不是主公支援的么?为什么我就是感觉比以往更加勇猛呢?”前来送前田长利的池田恒兴,看到这番场面,自言自语地说道。

    池田恒兴却不知道,虽然这些农兵还是原来的农兵。可是,前田长利自动员之后,便实行一rì三餐制,大白米饭管够。这些农兵一年也没吃过几天白米饭,就算是以前帮助织田信长打仗,那也只是参杂了一些杂粮野菜的饭团,而且一天也只能吃两个,哪有现在白米饭管够的好事?

    当然,为了提高农兵的士气,前田长利提出,若是谁若是无jīng打采,就直接赶回家。为了能天天吃到这些大白米饭,这些农兵可都怕被赶走的,谁敢再像以前那样敷衍了事?士气自然高昂,再加上这两天吃的饱了,更加有力气,自然看起来与以往不一样了。

    这个时代,还是一rì两餐制,只是前田长利可不习惯这样,这一rì两餐,他可吃不饱。自他继承家督后,慢慢在荒子城实行了一rì三餐制,荒子城这几年富裕了许多,众人也慢慢适应了一rì三餐的奢侈生活。

    ‘前田长利的军势真是威武啊,有了这样的军势救援,再加上主公的英明,松平家这次有救了呀!’水野忠重在心里嘀咕道。看到前田长利的军势如此威武,他一下子将被敲诈的不满丢开了去,毕竟比起一些钱粮来,松平家的命运更加重要。

    前田长利与前来送行的尾张几人辞别后,便与水野忠重一道前往三河了。

    由于有农兵的原因,大军行走并不是很快,却也不慢,到达鸣海城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前田长利便下令全军休息。

    鸣海城自桶狭间之后,重归尾张织田家,织田信长为感谢佐久间盛重的功绩,将鸣海城划给佐久间家守卫,现在是佐久间盛政的地盘。

    前田长利与佐久间盛政不是太对付,而且,此番救援三河之事,佐久间盛政也是最为反对的其中中之一,前田长利可不想去看他的脸sè,受那份闲气。便在城外驻扎休息,只是派人通知佐久间盛政而已。

    “见过前田大人!”休息时刻,水野忠重向前田长利施礼说道。

    “哦?是水野大人啊,赶了一上午路,大人应该很辛苦了吧!”前田长利笑着说道,“来人,给水野大人准备两个饭团。”

    “啊!多谢前田大人!”水野忠重再次施礼说道,“前田大人刚刚下令休息,很多士兵就拿出饭团来吃了,大人是否应该管理一下?”

    “呵呵!水野大人多虑了,是我让众人休息,吃饭团的。休息好了,才能走更远的路,吃饱了,才有力气作战。”前田长利指着水野忠重面前的两个饭团说道,“对了,这就是我们吃的饭团,水野大人也尝尝。”

    “前田大人真是仁慈啊!”水野忠重其实也有些饿了,说了一句之后,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士兵们为我作战,随时可能命丧敌手。我也只能给他们吃好一点,让他们有力气作战,少些伤亡而已。”前田利长再次说道。

    “这饭团真是美味,就算我在家中吃的,也略有不如,更不用说是在军中了。”水野忠重吃完一个饭团,再次说道。

    “呵呵!那是!我前田家的饭团,用大米作为主料,参杂海苔,鱼,加入油、酱油,味噌、雪盐制作,自然要美味许多。”前田利长也是一个吃货,对吃得比较讲究,这前田家的饭团自然也要好上一些。

    “啊?前田大人正是仁慈!”水野忠重惊讶了一下,就算他在家里,也不能天天吃这种饭团,更不用说是军中了。“这样的饭团,花费也不少吧?”

    “嗯!那是!每个饭团平均用米三两,鱼二两,海苔一两,jīng心制作而成,花费差不多就是5文钱左右。这一rì三餐下来,每个人也就15文钱,真的不多。”前田长利笑着说道,“对了!这次为了早rì出兵,我只准备了两rì用的饭团,到了三河以后,各种军需就只能麻烦松平家供应了。我也不太做要求,就参照现在的饭团标准好了。”

    “啊?”水野忠重直接楞住了。

    水野忠重刚才吃完一个饭团,从其中的味道来判断,前田长利却是说的是实话。可是,这些饭团也太贵了点,这每人每天的军粮就要15文,是松平家士兵的三倍多,甚至高出了下级武士的标准,实在是太奢侈了!

    而且,这里有700士兵,这么算下来,那算下来,一天就得耗费10贯有余。找这样的算法,一年时间就得三四千贯。以现在松平家的收入来看,一年也只能结余一万多贯的钱粮,要是养上三千这种士兵,那其他事就别干了,哪来的钱呀?

    而且,为了催促前田利长及早发兵,水野忠重可是答应了由松平家提供军需的(事实上,盟友支援时间超过10天,同样是由求援方提供军需物资)。这次一揆暴乱如此严重,不知道要多久时间才能平定,这支援军要吃掉多少钱粮?

    水野忠重还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答应赔付前田家三万石粮食损失的事,若是松平家康知道话如此大的代价,才请来这么一支奢侈的援军,不知道会不会把水野忠重拿去卖了抵债?

    水野忠重即担心三河的形势,又担心这奢侈的军需标准。一时间竟没了食yù,就是那面前的饭团,发出那阵阵人的香气,都让他觉得难以下咽。

    休息了一阵,前田长利再次命令全军开拔。

    军势必须在今晚到达刈谷城,否则,就得再野外露营。三四月份的夜晚,天气还是很凉的,这对缺少军需的前田家军势来说,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刈谷城距离鸣海城约25公里,大军要行走两个半时辰(5小时),军队到达之时,估计也已经天黑了。

    刈谷城是水野家的领地,本来隶属三河松平家,家督水野信元早年不满今川氏的做法,就投靠尾张织田信秀,水野家是松平家康母亲的宗家,算是松平氏的亲族。水野信元的叛变,直接导致了松平家康少年时代的人质生涯。

    织田信秀死后,今川家势大时,水野信元再次降服于今川家。这个时代,小豪族见风使舵,朝三暮四的事十分常见。为了不影响上洛大业,今川义元十分大度的原谅了水野家。

    桶狭间之后,水野信元再次向织田信长靠拢,表达了臣服的意愿,织田信长很乐意的接受了水野家的臣服。

    作为松平家康的叔叔,对织田和松平家的和睦,甚至清州会盟之事贡献很大,水野家就成了织田家与松平家的联络人。

    (PS:这时的刈谷城还是一个小城,就是现在知县刈谷市处,前文中噩梦错将水野家弄成知多郡的小豪族了,自此后改正。)

    “前田大人真是神速啊,在下已经接到主公的通报,没想到前田大人酉时便到,迎接来迟,还请前田大人恕罪才是!”大军到达刈谷城,水野信元亲自出城迎接,向前田长利施礼说道。

    “水野大人客气了,这次在下奉命救援三河松平家,行军匆匆,只好在刈谷城休整一番,倒是给水野大人添麻烦了!”前田长利连忙还礼,这可是别人的地盘,必要的客气还是需要的。

    “在下虽然带领水野家投奔主公,可是,松平家康也与在下有亲。若非刈谷城太小,实力不济,在下也想支援一二。现在前田大人远道而来,在下深表感激,饮宴已经安排好,还请前田大人进城安顿。”水野信元再次说道。

    “多谢水野大人了!”前田长利施礼说道,“这次来的匆忙,军粮不多,还请水野大人给我后这些军势安排一些食物才是。至于怎么安排,忠重大人应该清楚的。”

    “应该的,在下这就叫人安排。”水野信元连忙说道。

    水野信元只顾迎接前田长利,待前田长利先交代完后,便迎接着进城去了,他却不曾发现,他弟弟水野忠重好一阵苦瓜脸。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