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支援三河(一)

    “而且,此番清州会盟,我特地请主公加了一条,凡是织田家的御用商家,在松平家治下进行买卖诸事,都只需向松平家缴纳一成的税金。”前田利长说道。

    “一成!”松井友闲大声说道,显然,他从商多年,一眼就看出这低税收的好处了。

    “正是!虽然从尾张去三河贩卖的货物,将在尾张加收一成的税款。但是,如果倾奇屋就在三河发展了?”前田利长高兴地说道,“这可是比别人少交两成税金的优势啊,若是倾奇屋的货物价格比别人便宜一成,还怕没人来买么?”

    还不待松井友闲反应过来,前田利长再次说道:“松平家现在虽然弱小,但却十分有才能,而今川家已经是落rì黄花。松平家现在有了信长公的支持,靠他手下那一帮优秀的家臣,统一三河一用不了几年。三河虽然穷,但也有20多万石的石高。你说,如果倾奇屋像伊藤屋一样,垄断了三河半四成以上的商贸,一年能赚多少钱?”

    “三河国半数的商贸?”松井友闲也被前田利长的雄心下了一跳。

    倾奇屋现在只是负责荒子城的商贸事宜,算起来估计没有伊藤屋的一成(伊藤屋总管尾张近四成的商贸),一年也能赚两三千贯。三河有尾张一半的石高,再穷,也能有尾张两成以上的商贸吧!三河四成的买卖,那一年能赚多少钱?差不多也有万贯吧?而且没有强敌,虽然有点风险,但倾奇屋扩张没多大难度,有这种好事,倾奇屋能不做么?

    (PS:现在织田信长控制尾张40多万石的领地,再加上尾张的地理优势,伊势湾的商贸往来,设定年商贸利润总量10万多贯,那么织田家的商税收入就是两万三千贯左右,应该还不是太夸张。否则,织田信长就没那么多钱买铁炮了。)

    “好!去三河多开几家分店!”松井友闲高兴地说道。

    “别着急!垄断三河半数以上的商贸,那是以后的事,我们的优势只能在松平家治下最好的发挥,现在去冈崎町开一家店,站稳脚跟再说!”前田利长摇摇头说道。

    ‘这松井友闲有能力的一个人,但这财迷的毛病也不轻,一提到能够赚上几千、几万贯的,就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冷静。真想跟他讲讲什么叫淡定啊?这种人,掌握钱袋子倒是不错。不过,要是让他去亲自做买卖,估计很容易被利了。’前田利长想到,他还是觉得像纳屋助左卫门和西川仁右卫门这种历史上的大豪商,管理倾奇屋更专业一点。

    前田利长真的是越来越融入这个时代了,而且他是家督,也基本上没缺过钱花,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个时代,大米还是奢侈的通用物质,也才5文钱一斤(含壳稻谷),按照后世大米2块的价钱计算,一万贯超过后世30万RMB的购买力。要是他还是那个后世的大宅男,告诉他有个每年包赚30万的生意,看他还能淡定不?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经到了三月,大地早就恢复了生机。冬rì里种植的杂粮和蔬菜,已经成熟,农民们开始收割,收割完后,马上就要耕了,这是一年希望的开始。

    自从清州会盟后,织田信长在元宵节后的年初评定上,定下了全面攻略美浓的大政方针,同时,让丹羽长秀注意犬山城织田信清的动作。现在织田信清越来越不理会织田信长的命令了,虽然还没有正式反叛尾张,不过,已经引起了织田信长的猜忌。

    而在这期间,前田利长将在尾张的产业都逛了一遍,看望了那些主管和负责人。尤其是‘倾奇者学社’,这可是前田利长培养人才的地方,自从建立起后,他总是时不时去看看,让那些学员都认识他这个主公。

    这个时代培养直系家臣,主要还是通过近侍和小姓的方式。小姓和近侍陪在自己主公边多年,接受主公的教导和培养,在忠诚上比大多数直接招募的家臣高。而且,作为主公,有着更大的资源优势,可以更多的培养边的人。

    不过,这也有很大的弊端。人总是有喜怒哀乐的,没有人能说他能够完全公正对待边的每一个人。讨得主公喜欢的小姓和近侍,往往能得到更好的培养。所以小姓和近侍这些人,他们本的竞争就十分激烈,当然也能促进他们成长,可是也容易激化矛盾。历史上的丰臣政权就是因为内斗迅速瓦解的。

    来自后世的前田利长,自然不希望自己辛苦培养的人才死于内斗之中,至少不能在他还没有强大的自保能力是内斗。对学社的关心,就只在和两位夫人造人之下。而且,在学社中,全部实行汉字教学,甚至连说汉语都是一项评价指标。

    前田利长给出承诺,四年后学成毕业(共学习五年),总评价在前十名的,他都将亲自授予‘倾奇者学社’优秀学员的徽章。有了这个徽章,在他边学习满一年后,就可以以足轻大将的份出仕前田家。对这些平民孩子来说,还有什么比成为武士更大的惑了?更不用说还是前田家足轻大将的份!

    为了获得前十名的评价,每一个学员都十分卖力的学习,看着这些孩子一天天成长,前田利长十分欣慰,这些孩子是他费劲心思培养的,仿佛自己亲生孩子一般护。而且,若是这批人成长起来,成为前田家上中下各层的武士。rì后,随着前田家的发展,将展现强大的影响力,而前田利长的一点私心也能够实现——

    在这个明朝是最为强大国家的时代,人人都以学习明朝的文化和技术为荣,再加上这么多熟悉汉语和汉文化的武士,将形成浓厚的汉化氛围。若干年以后,或许全rì本都学习汉语汉字。到时候,他们还能说自己是rì本人么?

    这就是历史上rì本侵占东三省后,实行的rì本式同化教育。在全面侵华时期,那些被从小培养的汉人,甚至成了侵略的急先锋,实在让国人心痛不已!

    正在前田利长还在为自己英明决策自豪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大人!织田大派人传令来了!请你前往天守阁议事!”一个侍从前来禀报。

    “哦!知道了!”前田利长回应一声,立刻动前往。

    ‘织田信长搞什么?马上就要耕了,这种时候,大家都忙着安排领地农事,召开什么会议?’前田利长骑在马上,一路思考。

    提前预想织田信长的打算,以便自己应付得当,已经成了前田利长的习惯。可惜,织田信长xìng格乖张,想法也十分突兀。就算是前田利长这个未来人,也有近一半的时间猜不到织田信长的想法,只能随机应变。

    “拜见主公!织田家武运昌隆!”织田信长从内屋出来,众人立刻停止议论,齐声拜道。

    “诸位!这次急招大家前来,主要是因为三河之事!”织田信长直接开口说道。不过,语气中的不满,十分明显。

    ‘难道三河背盟了?’听到织田信长的语气,众人都在心中想道。

    “具体事,就有三河使者说明吧!”织田信长看到众人的疑惑,再次说道。

    这时,一人从外面进来,立刻拜道,“三河下臣使者水野忠重拜见尾张守大人!”

    “好了!免礼。三河之事就由你来说明吧!”织田信长挥手说道。

    “嘿!”水野忠重应诺一声,便将三河之事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自清州会盟后,松平家康就定下了统一三河的大政方针。三河一国是家康之祖松平清康时代的领地,算是松平家的旧领。松平家康想要恢复旧领,众臣自然是支持的。

    可惜,现在松平家只有几万石的领地,虽然有些小豪族送上降表,可是不怎么接受松平家的命令,没把年轻的家康当回事。要想迅速统一三河,扩张军备就是必须的。

    可是刚刚dú lì的松平家,几万石的土地,哪里有钱了?松平家康苦思良久,想到了一个来钱的好办法——寺庙!

    这个时代的rì本和尚,那真是富得流油,很多穷人都吃不饱肚子了,还拿着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钱粮前往寺庙送钱,名为香火钱,积攒功德!而且,这些寺庙都有寺领,这些土地的收入完全归寺庙所有,连皇室都不能收税,更别说那些大名、领主了。甚至还有许多大名、领主捐献大量的钱财给寺庙,以积攒功德。

    织田信长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一向不喜欢这些和尚。自织田信长继承家督以来,一直限制寺庙的寺领和发展。尾张如此大的一国,除了名胜田神宫以外(田神宫也是织田家的供奉寺庙),其余寺庙就只有几家,还有一些家臣豪族领地内的小寺庙而已。

    三河却是不同,三河领内寺庙繁多,那些个和尚寺庙都富得流油,一个个脑满肠肥的。松平家康没钱,一下子就想到了按照织田信长对寺庙的做法。不过他做的更为彻底,直接没收寺领,以及寺庙里的钱财,充作军用。

    松平家名义上还是三河的统领,也是三河最有实力的一家,松平家康的法令发布整个三河。自法令发出之后,松平家康实际控制领地内的寺庙就遭殃了,寺领没收,钱粮充公,和尚别驱逐出去。就连亲近松平家的两家寺庙,也只能保留寺领500石,钱粮八成没收。

    这一下可不得了,开始那些很多人都以为松平家康的命令只是一张废纸,看到松平家动了真格的了,那些寺庙的和尚都慌了。再加上一些被驱逐和尚的控诉和宣传,整个三河的寺庙都联动起来,三河一向一揆爆发,反对松平家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三河。

    由于信仰问题,很多小豪族,甚至是松平家康信重的家臣,都有很多人受到那些和尚的蛊惑,参加了反抗松平家政令的一揆战争。松平家康一些就认识到问题的严重,连忙派水野忠重担任信使,向盟友织田信长求救!

    (PS:三河一向一揆的全面爆发,实际上是在永禄六年-1563年,本文中根据节需要,提前了约一年时间)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