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与本多忠胜的比试(一)

    本书今天上分类推荐了,噩梦有点小激动,拜请各位书友收藏和推荐,多多支持本书,支持噩梦!

    “听说了么?本家的前田利长大人将与三河的本多忠胜比武!”一个士兵甲对旁边的人说道。

    “当真?‘拔刀斋’与人比试?你不是吹牛吧?”一个士兵乙疑惑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们干嘛!”士兵甲立即反驳道。

    “不可能吧!前田大人初阵就有百人斩的战绩,在京都一战更是威名远播,被将军大人正是授予‘拔刀斋’的剑豪称号。那本多忠胜是谁?也能跟前田大人比试?”士兵丙再次问道。

    “你们都是些什么表?估计就知道宿屋那个小夜。这本多忠胜是三河的猛士,12岁初阵,每战必先。据说其武勇与三河的酒井忠次大人不分上下,而且今年才15岁,被誉为三河未来的第一猛将!”士兵甲见众人不信,再次说道。

    “当真?前田大人也才18岁吧!这两人的比试岂不是jīng彩万分?”士兵丁也凑上来说道。

    “那是!”士兵甲再次说道,“你们不知道,据说塙直政大人,原来也是主公的马廻众普通士兵之一。当年就是因为得到前田大人指点了两招,武艺大进,上阵杀敌勇猛非常,只一年时间便被主公晋升为足轻大将。估计用不了多久又得晋升了!”

    “哇!真是厉害咧!”士兵乙说道,“要是前田大人能指点一下我就好了!”

    “你?也不到河边照照,就你那模样,还指望前田大人指点你?”士兵甲鄙视地说道。

    “嗯?话不能这么说,我听说前田大人是‘飞天御剑流’,在荒子城那边有个‘飞天御剑流’到场,好像那个馆主就是前田大人的弟子咧!”士兵丁低声说道。

    “真的?那我什么时候得去看看,前田大人这么厉害,想必他的徒弟也不差了。”士兵丙说道。

    “就算要去,也要rì后再去,这次比试,我是一定要去看的。”士兵甲再次说道,“你们几个去不去?”

    “去!谁说不去了?”其他几人立刻说道。

    自从前田利长和本多忠胜比试的消息传开后,清州城的武士和士兵们大多匆匆赶往校场,只为目睹这场令人神往的比试。

    “宗兵卫,听说你要跟三河那个小子比试?”前田利长等人刚刚到达校场,池田恒兴就闪现到利长边,低声说道。

    “嗯!这是主公的意思!”前田利长也低声回复道。

    “太好了!听说三河那小子嚣张的,这次落了咋尾张的面子,就连丹羽长秀大人当时也吃了暗亏。宗兵卫!你可得好好教训他,为咱们尾张的武士争口气!”池田恒兴再次说道。

    “没那么严重吧!这比试能是说赢就赢的么?”前田利长连忙说道。虽然他对自己的武艺有信心,可是这本多忠胜也不是普通人。,况且比试之中而已,并非生死较量,很多招式他也不能用,若是有个万一,输个一招半式,也是可能的。

    “那可不行!咳咳!”池田恒兴立刻有些激动,低声“宗兵卫,实话给你说了吧。自从你们比试的消息传开后,我与森可成就在外围开了盘口。你若赢了,我肯定赚一大笔!”

    ‘靠!怪不得这家伙这么积极,原来是用老子赚钱去了!’前田利长在腹诽,向池田恒兴低声问道,“说吧!你那个盘口是怎么个开法?”

    “本来我想开两人谁赢谁输的,可是你是将军称赞的拔刀斋,威名太甚,我们怎么吹嘘那个三河小子,都没人相信他会赢,只好改了方式。”池田恒兴低声说道,“一招败敌,一赔一;十招败敌,一赔三;五十招败敌,一赔十!结果,尾张众人八成以上都买你一招制胜。,所以,你一定要赢,却要稍微收敛点,让他个十招八招的,那我可就赚大了!呵呵!”

    认识池田恒兴这么久,前田利长只知道他八面玲珑,哪里见过他还有这等手段?‘这尾张下注的人八成买他赢,这最少也有好几百贯那!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能赚这么多,而且还是借助他的比试,这简直太过分了!’前田利长有些不爽了,直接说道:“好!我多让他几招,不过,事后你们得给我三成分红!”

    “我靠!宗兵卫,你小子那么富有,还跟我们抢这点小钱?”池田恒兴学着前田利长的话,爆了句粗口。

    “哼哼!蚊子腿小也是啊,谁叫你们用我来牟利的?若是没点好处,我就一招制胜,让你们输的连裤子都卖了抵债!”前田利长假装威胁道。

    “你…!”池田恒兴指着前田利长,看他半天,知道利长不像是开玩笑,只好屈服了,“宗兵卫,你狠!事成之后,最多两成!否则我和森可成就白干了。”

    “哈哈!这才对嘛,分完钱我请你俩吃饭!”前田利长高兴地搂着池田恒兴的肩膀,高兴地说道。

    其实,前田利长并不是在乎那几个小钱,这么要求,只是为了心里能平衡些,也是敲打池田恒兴。这小子有时候有点毛毛躁躁的,依仗织田信长的宠信,谁也不敢得罪他。前田利长见他直接用自己聚赌,还不打声招呼。若是不敲打一番,说不定rì后能干出更让人郁闷的事来。

    织田信长指明的比试,当然不是小事,再加上前来观看的人太多,一番布置之后,总算是到了比武规定的时刻。

    织田信长坐在主位,左手边就是松平家康和三河众人,右手边是尾张众臣。虽然两家已经结盟,但还是泾渭分明。,毕竟两家战斗多年,并不是一下子就能从仇人变为战友的。

    “吉时到!比试正式开始!”主持的小姓大声说道。

    “请前田大人指教!”本多忠胜先行施礼说道。

    “请本多大人指教!”前田利长也正式还礼说道。

    礼毕,双方各自分开,摆开架势。

    只见本多忠胜右手在后,左手在前,横卧长枪,微曲双腿,枪尖直指前田利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长枪在手,本多忠胜气势马上起了很大变化,仿若猛虎下山,随时择人而噬。

    前田利长也不敢大意,要知道战场之上,生死攸关,任何细小的错误,都可能命丧他手。更不用说对阵本多忠胜,这可是历史上被织田信长称赞为‘rì本之张飞’的牛人。只见前田利长右脚在前,左脚在后,成弓步站立。上微微向右偏转,右手握于刀柄之上,目光正对本多忠胜。犹如一把绝世宝剑,潜藏在刀鞘之中,只为下一刹那的出鞘,置地于死地。‘飞天御剑流’以神速把刀为要义,而前田利长此番正是jīng华的拔刀式。

    前田利长的威名太甚,本多忠胜纵然高傲,却也不敢亲举妄动。前田利长也想看看这个历史上威名赫赫的猛将,现在到底有多少斤两。

    ‘飞天御剑流’真正强大的是‘读招’!也是‘飞天御剑流’的终极奥义!通过眼神、表、肢体等变化,来感知对手的绪波动,进一步判断对手的出招路线,再做出最合理的格挡或攻击行动,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最终克敌制胜。

    两人都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这架势摆开后,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任何动作。这让大部分围观的人云里雾里,本来是打算看一场jīng彩的比武,哪里知道两人根本没有行动,仿佛只是来此晒太阳一般。若非织田信长以及众多尾张重臣在看,只怕早就有人吵闹起来。

    僵持继续,阳光明媚,却挡不住初的寒冷。很多人站在哪里,都没有想来观战的激动,取而代之的是风中丝丝寒意。

    终于,在僵持将近半个时辰的时候,年轻的本多忠胜首先沉不住气,大喝一声,向前田利长发动了攻击,这是枪术中基本的奥义直刺与冲锋的结合——‘冲刺’。

    本多忠胜快速冲锋,口中大叫,直攻前田利长的口,看上去像只发怒的野猪(rì本就野猪最大)。让众人都感到威势不凡,仿佛只要一招,就能直接将他们击败。

    本多忠胜虽然看起来像已经没有耐心,面带怒意,战意高昂,直冲而来。然而,前田利长却观察到,本多忠胜眼神清明,不时打量前田利长的变化,脚步走位虚实结合,根本没有一招制胜的绪。

    ‘这是虚招,肯定是试探xìng攻击!’前田利长迅速作出判断,一步不动,全神贯注的盯着本多忠胜,静待他下一招变化。

    本多忠胜已经进入前田利长的一丈之内,枪尖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米,再加上他的速度,看起来让前田利长避无可避。众人仿佛已经看到前田利长被刺中膛,鲜血淋漓的画面。

    这时,只见前田利长体向后一摆,再加上一个右侧180度旋转,长枪擦而过,直接让众人捏了把冷汗。

    不过,本多忠胜已经跑出一丈,重新摆好架势。前田利长也再退开几步,回到拔刀式的动作。

    “喝!”本多忠胜再次大喝一声,向着前田利长冲了过来,看起来与上一招完全相同。

    ‘永远不要低估你的对手,不要对同一对手使用相同的招式!’这是一名优秀武士必须牢记的箴言。本多忠胜是rì本数一数二的猛将,一本领都在枪术上,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其中有诈!’前田利长发现了本多忠胜眼神中那一丝狡黠,马上做出判断,全神贯注,迎接他的下一招变化。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