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越后的消息(五)

    说句实话,最近小rì本在闹腾,噩梦对此十分愤慨,也很担心这本书会被骂。不过,噩梦也看到还有书友力本书,为噩梦加油,真的有些感动和欣慰。

    噩梦再次说明,本书只是架空战国时代的历史小说,除了必要的商贸活动,不会与明朝有太多的交集!请诸位书友放心,也请大家支持!

    武田信繁在武田家是第二号人物,其威望也只仅次于信玄,而且他为了整个武田家和睦,甘愿自退家督之位的做法,更是得到整个武田家的戴。

    上杉军的猛将柿崎景家出sè的运用‘一骑讨’战法,凭借个人勇武和出sè的指挥能力,击破山县昌景队,讨取武田信繁的首级,令整个上杉军士气大振。

    柿崎景家趁着威势,再次突进,打算继续扩大战果。然而,武田军一方,很多人却想着为武田信繁报仇,武田太郎义信便是其中之一。

    武田信繁是义信的叔叔,声望和才干都在武田义信之上,而且甘愿作为臣子辅佐信玄,让武田义信十分崇拜。武田义信见信繁被讨取后,也十分伤心,当柿崎景家突进至他的军阵之前,便立刻激动起来。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武田义信当即率队主动攻击柿崎景家队。若是平常时刻,武田义信此番做法,正是先士卒,提高士气的好方法。然而,此时正是应该组织部队防守,为别动队和整个武田军争取时间才是。而且上杉四天王之首的柿崎景家,勇名卓著,能够连破山县昌景队、武田信繁队、诸角虎定队三阵,可见其能,其实武田义信所能对付的?

    柿崎景家看到武田义信带队来攻,不怒反喜。柿崎景家队已经连破三阵,纵然他自己能够再战,其麾下士兵却已经有些疲惫了,而且损失也不小。武田义信作为少主,是武田军的后备之一,军势也有千余,若是义信组织防守,武田义信作为少主,是武田军的后备之一,军势也有千余。若是武田义信组织防守,柿崎景家一时半刻还无法突破,现在武田义信带队进攻,岂不正合他意?

    “哈哈!武田家的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嚣张?”柿崎景家大喝一声,率先突进,直取武田义信。

    柿崎景家武艺超群,而武田义信又冲得太前,两人迅速交上了手。但武田义信哪里是柿崎景家的对手,迅速落入下风。武田义信可是武田军的少主,众人岂能让他有任何损失?立刻便有几名亲卫旗本掩护武田义信撤退,其余几人舍攻击柿崎景家,才义信救了下来。

    武田义信的败退,立刻引起他麾下军势的混乱,被后面的上杉军趁势攻击,损失大半,迅速溃败,甚至影响了后面武田信玄的本阵。相当于柿崎景家一人一骑,便击溃了整个武田义信的备队,让武田信繁等人舍换取的时间,付诸东流。看得武田信玄十分火大,若非此刻正是战斗的关键时刻,信玄早就处罚了。

    山本晴信是为军师,献上策略是他的责任,自‘啄木鸟战法’被确定下来,基本上就没有他什么事了。然而,面对此刻武田军的节节溃败,亲族笔头家老武田信繁的战死,三朝宿老诸角虎定随之牺牲,少主武田义信也被柿崎景家的‘一骑讨’迅速击溃。山本晴信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觉得是自己的计策失误,才导致此番大战中武田军的巨大失利。

    “回禀主公,此番作战失利,全是山本勘助策略不当之责。众多大将战死沙场,我无颜面对主公,也不愿苟且偷生。我将努力奋战,以报主公知遇之恩!”山本晴信让人给武田信玄传信,自己率领几名勇士,毅然攻入上杉军军阵之中,真是十死无生了。

    听到武田家数名大将慷慨赴义,前田利长与池田恒兴也忍不住感慨一番,甲斐之地多猛将,信玄帐下多义士!

    金之助再饮上一口清酒,低声说道:“我还听说一事,只是未经两家证实,两位大人只当是故事听罢了!”

    前田利长与池田恒兴一头,毕竟这金之助也是道听途说,再结合利长对游戏的了解,才分析出以上诸事,哪里敢当真实报来看?

    原来,据参战的两方士兵透露,在柿崎景家攻打武田义信队时,上杉谦信也没有闲着。他认为武田军诸军都被各方牵制,上杉军完全掌握了战斗的节奏,已经到了决定xìng的时刻。当即抓住战机,不再居于本阵,率领旗本突袭武田信玄本阵。

    上杉谦信可是战术军神,可以媲美汉朝霍去病一般的人物,亲自带队突袭,那攻击力时能想象,军势过处,不说惊天动地,也是飞沙走石,如狂风过境一般,威势无与伦比。

    上杉谦信攻到武田信玄本阵之时,武田义信队正好被柿崎景家击溃,溃兵冲阵,使信玄本阵乱了阵脚。真是天赐良机,上杉谦信立即率队猛攻,直取武田信玄军旗所在。

    上杉谦信甚至直接攻到武田信玄面前,趁着威势,连劈三刀。众人皆知武田信玄指挥部队,那是使用军扇指挥,很少亲自攻入敌方阵势,深得‘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jīng髓。上杉谦信来势太快,武田信玄根本来不及拔刀,只得用军扇相抵。前两刀都被信玄用军扇抵挡了下来,最后一刀,上杉谦信劈向信玄的肩膀,在武田信玄的甲胄上破出一大口子,手臂也伤了皮,鲜血流了下来。武田信玄的马廻大惊,二十余人奔来救主,原虎胤枪刺伤越后武士的马股,马受惊上杉谦信才策马而去。

    武田军奋勇的反击,诸多大将的牺牲终于获得了回报。高坂昌信等人率领的别动队终于击破甘粕景持的留守干扰部队,前来支援。这一支完全的生力军,从妻女山俯冲直下,犹如洪水奔腾而下,一发不可收拾。

    上杉军的后方迅速被攻击,面临首尾夹击的危险。上杉谦信必须回阵指挥,否则,就算他能讨取武田信玄,整个上杉军也必将全军覆没,无法面对武田军的怒火,最终他也将与信玄同归于尽。

    激战良久,上杉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何是这群虎狼之师的对手,军队迅速溃败,向善光寺撤退。纵然是上杉谦信亲自指挥,也难以避免被武田军追击的溃败,死伤甚重。

    此战可谓惨烈,两军阵亡近万人,其余众人也几乎人人带伤,千曲川的水也被鲜血染红,横尸千丈,rì月无光。

    战后统计,武田家大将武田信繁、山本勘助、诸角虎定、初鹿野源五郎、油川信连和三枝守直等的有名武将皆被战死,使武田军元气大伤。

    不过,双方都称自己是此战的胜利者,对有功之臣进行封赏,宣扬军功。

    到了此处,金之助的讲述已经完结,前田利长与池田恒兴听得血沸腾,仿佛临其境一般。也对武田军和上杉军敬畏不已。

    利长发现这个金之助的口才不是一般的好,只是一些道听途说的事,经过他这么一说,便让人感觉他仿佛也是参战的一员一般,jīng彩非常。利长决定留他下来,只要稍加培训一般,凭这口才,胜任一店之主肯定没有问题。

    想到此处,前田利长便开口说道:“金之助,你的口才真是不错。你也知道,我麾下有一商号‘倾奇屋’,我意让你过来帮忙,我给你手代的份如何?当然,我手下众人只要才干优秀,贡献突出,都是能够获得武士份的。”

    金之助虽然在筑田屋已经是手代份了,但那陆奥地区岂能和东海道要地尾张相比?再加上可以成为武士的惑,利长相信这些小商人根本无法拒绝。

    正如利长所料,金之助听到利长的延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全然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愣在哪里,半天毫无动静。

    利长虽然喜欢他的口才,却也不想等他太久,佯作生气的叫道:“怎么?你对我开出的条件不满么?成与不成,你总该给我个回复才是!”

    利长的一番喝问,仿若晴空霹雳,直接把晕菜的金之助惊醒过来。连忙拜道:“前田大人厚,小人喜不自。只是小人没什么见识,被大人的威势所喝,一时间居然失神过去,还请大人恕罪!”

    你看这金之助多老实,说话如此实在。利长觉得自己再为这点小事生气,实在有失他的大将风范,当下说道:“嗯!那行,我就收下你了,你暂时在倾奇屋担任手代。我倾奇屋规矩与其他商号不同,你去接受一番培训,若是表现出sè,rì后再做晋升!”

    “嘿!”金之助兴奋的领命拜道。

    给金之助写了一份证明之后,利长便打发他前去寻找松井友闲,自己却和池田恒兴前往觐见信长。

    “拜见主公!愿织田家武运昌隆!”既然与池田恒兴联袂而来,这礼仪自然要正式一些,利长与池田恒兴恭敬的拜道。

    “哦?宗兵卫与胜三郎,你们两人一同觐见,倒是难得。”织田信长刚刚夸赞两人,便被两人上的酒气熏着了,皱着眉说道,“本想夸奖你二人一番,没想到你两人还是喝了酒才来的,也不知道给我带点好酒来。说!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