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丰收庆典(四)

    新书点击过万,本周推荐超过300,作为没有在做过任何宣传的新书来说,噩梦还是感到十分高兴。为此,噩梦打算给本书也弄个封面。特在此征求各位书友大大的意见。希望本书的封面能尽量大气、美观、有吸引力。噩梦在此拜求!

    第二天一早,送6头最健壮的大野猪前往清州城。说实在的,两天折腾下来,这些野猪都没了在山林里的威风,估计在心里祈求利长给他们一个痛快。不管怎么说,利长交给丹羽长秀的6头野猪,都是肥肥壮壮,活蹦乱跳(表面现象)的,利长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庆典其它的准备,丹羽长秀都已经安排好了,利长这个半桶水,也就不再添乱了,只为明rì盛会。

    次rì,一大早,得知信长要举行丰收庆典的人们,从尾张各地赶来。为了保证庆典的规模,庆典期间怎个清州町不收取商税,这可乐坏了那些商人,节约两成半的商税,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一时间,尾张的武士、农民、商人都前来清州町,实在是人满为患。规模如此宏大,让信长十分满意。

    不过,接下来就是信长要带领众臣前往田神宫祭拜神明了。信长这人喜欢闹,喜欢新奇,却讨厌麻烦。还好,几年的家督生涯,让他知道,必要的礼仪还是需要遵守的,在家臣和领民面前保有一个主公的威严,武士礼仪必不可少。

    田神宫,是尾张织田家的神庙,再加上桶狭间一战,信长祈祷之后,获得了所谓神明的旨意,奇袭桶狭间获得辉煌的胜利,更是增添了几分神韵,前来参拜的信徒络绎不绝。不过,今天是丰收庆典,自然是信长的专场了。侍大将以上份,才能跟随信长进入神宫大,其余武士和平民只能在外守候,一队常备士兵在外护卫。

    大中,香案早已经准备好了,信长接过敬香,虔诚地跪了下来,他们这些家臣,自然也跟随跪拜。利长是不信佛的,更别说是rì本的佛。不过信长的表现可是让诸位重臣松了口气。想当初,在死去老爸织田信秀的葬礼上,信长只是随意的抓了把香灰,扔向灵牌,真是把家臣们雷得外焦里嫩,加速了与弟弟织田信胜家督争夺战的爆发。笔头家老林通胜甚至低声感叹了一下,这林通胜虽然有些胆怯,能力也不算出众,可是对织田家也算是忠心耿耿。最后,却被信长追放,郁郁而终,也是一个悲剧sè彩的人物。

    也不知道谁写的祭文,整一个长篇诗赋似的,听得利长昏昏yù睡,膝盖发麻。不过,同样作为异行者的信长老大,还规规矩矩的跪着,利长自然也不好起来,实在是受罪!在心里对念祭文的和尚一番诅咒,真会难为人!整个祭祀花费近1个时辰(两个小时),总算完了,利长感觉双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起赶紧揉揉膝盖,‘这臭和尚,整这么多事干嘛,害得我两腿发软,就算晚上与贞子、美奈子两人大战到半夜,也从来没这么难受过’(其实,以前田利长现在的体素质,根本不怕这点辛苦,主要是心里作用)。

    祭祀完毕,就将近中午,准备回清州城举行酒宴了。说到这事,利长又一肚子怨气,信长这个强盗,直接把利长‘明式酒楼’的厨子征用了。要不,以今天这个人流量,少说也得挣他百八十贯的。如此盛会,‘明式酒楼’一个厨子没有,只好关门歇业。看着银钱在眼前溜走,这滋味,那是别提了!更可气的是,信长是征用,一文钱不给,还美其名曰‘为丰收庆典贡献,就是为织田家贡献’,这么无耻的帽子扣下来,利长这个家臣还能说什么?

    还好,这次酒宴的材料,都是信长出钱在利长的‘倾奇屋’和‘明式酒楼’采买的,虽然给了个八折优惠,但也有两三百贯,利润也有百余贯,算是对利长的补偿。不管怎样,今中午得努力吃回来,这世上,还有比‘花别人的钱,买自己的东西,再自己吃’,这种大快人心的事么?

    众人都拍了信长一通马,只把信长拍得眉飞sè舞。‘靠!鄙视这些没有文采的家伙,转来转去就那么几句。哥看过周星驰版鹿鼎记的,马也能拍到惊天地泣鬼神;也听过领导们的各种表彰报告,马也能润物细无声,岂是这些乡下武夫能比的?’利长在心里鄙视这些人。

    不过,今天利长可是抱着吃够本的心思来的。昨晚加班造人,实在有些辛苦,早上自然起的迟了些,早餐都没吃,就跑清州来报到,在田神宫跪了半天,信长这家伙又经常占利长便宜,这次难得有机会,怎能不吃回些利息?

    酒宴终于开始,香喷喷的野猪端上来,吃!一等一的伊势大龙虾摆上来,吃!各种无污染海鲜,吃!旁边就放着一壶上等清酒,喝!

    如此的狼吞虎咽,把一旁的池田恒兴看得目瞪口呆,弱弱地问了句:“宗兵卫,你这是怎么了?几天没吃饭了?”

    与他谈话,利长也没什么顾忌,再加上喝了点酒,嘴巴也有点跑火车的感觉,美滋滋的喝下一口清酒,再对他说道:“这次丰收庆典,那是多大的盛会,主公却把我‘明式酒楼’的厨子全征用了,酒楼只好暂时歇业。这几rì人流如此多,一天的生意,得比以往好几天,少说每天也能赚个五六十贯的。这两rì歇业,我得少赚多少钱?没钱赚,自然也就没钱吃饭,这次我可是早餐都没吃,不吃回本来,我就不是前田宗兵卫!”利长如此豪壮志,不但是池田恒兴,就是周围几个重臣也忍俊不,直把嘴里上等的清酒喷了出来。

    “宗兵卫,你这个混蛋!”信长直接把手里的折扇扔过来,准确的命中利长的头上,站起来大声笑骂道。

    我靠!喝酒误事啊!利长在这里说胡话,却是忘了,现在自己也是织田家部将级重臣,在他前面之人就只有几个。刚才那帮豪壮志信长岂能听不到?虽然利长说的是实话,可是也不能在大庆广众之下编排领导啊,真是不想混了!

    ‘怎么办?’信长这一打把利长可打明白了,‘溜号肯定不行;磕头认错?信长虽然还在笑,可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发脾气了?晕死了!对!晕!’说时迟那时快,信长折扇一打过来,几个念头就在利长的脑中闪过,当即一下装晕,倒地上了!

    在座几位重臣岂不知利长武艺惊人,能被这一折扇打晕了?不过,这可是关系到信长的面子问题,众人也不好拆穿。反而对利长这样无耻的脱之计甚为佩服。信长可是出了名的xìng格乖张,发起脾气来那是谁都要打的。历史上当众殴打明智光秀,也是‘本能寺事变’的原因之一。

    利长一旁的池田恒兴,忍住大笑的冲动,上前一步行礼说道,“主公,今天宗兵卫贪杯,喝醉了去,说了些无伤大雅的胡话,还请主公饶恕他无礼的举动。”

    ‘不愧是好哥们儿,虽然经常占哥便宜,可关键时候,还是第一个帮哥解围!’利长在心里感激起池田恒兴,向他眨眨眼睛,可把他逗得,又不能笑出来,整个人憋一大红脸。

    他们两个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眼光犀利的信长,信长也咧咧嘴想笑,可这会儿真是维护他这个主公尊严的时候,岂能再露笑脸?对众人说道:“嗯!宗兵卫这小子,喝点酒满嘴胡言,实在有失我织田家重臣的份。念在他年纪尚小,这是初犯,胜三郎你即为他求,我便饶了他,就罚俸100贯好了!”

    一句玩笑话罚俸百贯,不可谓不重,但利长可是尾张最会赚钱的家臣,每年收入只比信长低一些,几个重臣谁不知道?不过编排主公这种事,可大可小,现在信长明显心不错,也有意偏袒利长,罚俸百贯在明面上也是重惩。就连一向刻板的佐佐成政,都不好再多说什么。

    “主公英明!”见信长饶恕了利长,池田恒兴当即帮利长拜谢,自告奋勇扶着‘喝醉了’的利长向外走去。

    外面的一些低级武士,可不知道里面的闹剧,看见池田恒兴扶着喝醉的利长出来,都感到十分惊奇,被足利将军赞叹的剑豪这么快就喝醉了?与利长交好的塙直政却是上前一步帮忙,满脸关心,看来他这人不错,不枉利长指点他一番(利长曾经指点过他的武艺)。却把一旁的池田恒兴搞得直咧嘴,这下利长只好假戏真做,依着上的酒气,装醉了。

    回到清州城外的武士宅邸中(利长保留的落脚点),众人见利长被抗了回来,大敢诧异,连忙上来帮忙。可利长这次捅了篓子,装醉还得继续。躺在榻榻米上,自有贞子和美奈子在一旁服侍。

    待众人退去后,利长便睁开眼睛,直接坐起来。可把两位夫人吓得,利长赶紧说道:“别害怕,我是装醉的,提前回来陪你们!”这谎话说的,让利长自己都有些佩服起来。人说女人要哄,还真是。利长一句谎话说下来,两人都十分感动,两双大眼睛含脉脉的看着利长,当真是yù说还休,迷死我个人儿。不行了,这两妖jīng!火气腾腾的往上冒,必须要振一振夫纲了,老公是那么好引的么?

    一番大战下来,两人都媚眼朦胧的躺在利长怀里,左拥右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也在感叹自己的幸福,两人相处融洽。贞子大度体贴,美奈子温柔可人,当真是几世修来的福缘,才让我同时拥有她们。

    温纯了一会儿,利长也起来了,利长被人抗回来,可能会让众人担心,必须出去给个交代。这次盛会,荒子城众人也来凑闹,但信长只是宴请家臣,他们只好在这个武士屋自己庆祝,正好利长提前回来,可以陪大家一起庆祝。算是装醉的意外收获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