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森部之战

    待品茶完毕后,我说出了此行的真正来意。千宗易(千利休)醉心于茶道,在界町德高望重,家里的商号也在界町排位前十,但他自己却不怎么进行管理,也不参合界町的管理事务。

    不过,介于我对他茶道境界的帮助,他为我引荐了今井宗久和津田宗及两个豪商,也是他茶道上的徒弟兼好友。这两人也十分喜茶道,而且曾蒙千宗易大师的教导,都取了千宗易的一个偏字‘宗’,可见他们关系确实不一般。

    这次千宗易经过我的提醒后,茶道上的境界提升不少,给今井宗久和津田宗及泡茶时,有着明显的不同,其中禅意更加浓厚,让另外两人十分感叹,也从中受益良多。介于我对他们茶道上的帮助,我主要经营的是南蛮货物,对他们商号的影响不大,便同意了我的请求,让我加入界町商人众,缴纳一定的费用,享受界町众的保护。

    这次界町知行与葡萄牙人拉斐尔的合作,让我超额完成任务;而且新建的倾奇屋南蛮馆,只要经营得当,将让我每年获得1万贯以上的盈利水平;招收了三个历史上的名商人,填补了我手下商业人才的不足,对我rì后的商业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与界町天下三宗匠(也是豪商)搭上亲密关系,对倾奇屋南蛮馆的一种保护,也为rì后的各种商贸活动积攒人脉。可以说是成果丰硕。

    我带着100铁炮和界町采购一些外来商品回程,是成果丰厚,人人喜气洋洋。尾张却是另一种景象。

    却说我出发没几天,美浓就传来消息:‘斋藤义龙再次病倒,新旧病症相加,只几rì便死了’。

    消息传到尾张,可把信长高兴地,“这是收取浓姬嫁妆的最好时机啊!”立刻召集众臣,动员农兵,两rì后攻略美浓。众人也知道此次机会难得,因为斋藤义龙自谋逆‘美浓蝮蛇’道三以来,虽说掌握了美浓权利,可为了获得支持,分给各大豪族的好处不少。凭义龙出sè的能力,几年经营,也基本能全盘掌握美浓众臣和大小豪族。

    可是义龙突然挂了,家督之位就落到他的儿子斋藤龙兴手上,这斋藤龙兴生xìng贪玩,年纪也才14岁,能有多大能耐?这会儿,正是美浓虚弱的时候,真是天赐尾张的良机,众人都摩拳擦掌,准备多挣功绩。

    两rì后,信长领着尾张众人,军力4000余(一部分防守力量是不能动用的),向西美浓出兵(东美浓多山地,石高少)。这时,斋藤龙兴继承家督才两rì,根本就拿不出什么有效地应对措施。

    收到信长侵略西美浓的消息,而稻叶山城的主家却没有反应,这让为前线长井利房、rì比野清实两位美浓大将十分烦恼。这时收到消息,信长分兵,大部分军势前往大垣城,只有300军力留在森部,作为防守墨俣城方向的美浓军。

    这让长井利房、rì比野清实两人认为是一个绝好的突袭机会,只要能带领军势突袭森部的尾张军,就可以切断信长与尾张的通道,到时候信长必定撤军,他们就能保证墨俣一代的领地,也能立下大功。在这样的利益面前,两人商议一番,便很快达成一致,出兵攻击森部的尾张军。

    他们哪里知道,信长就是一个喜欢搞突袭的人,大部攻打大垣城只是虚张声势,森部的300军势只是饵,周边埋伏了近2500军势,只为将墨俣城的美浓势全数引出墨俣城,全力击溃,之后再攻打墨俣城,自然就轻松许多。长井利房、rì比野清实两人果然中计,不过这两人有些谨慎,并没有将城中军势全部带出,只带500余人出墨俣,攻打森部的尾张军。

    信长见只有500余人进入埋伏圈,有些失望,不过至少也不算白费心机,当即下令全军攻击。2500伏兵一出,声势浩大,一下就把长井利房、rì比野清实带的美浓军打懵了。

    “中计了,撤退!”长井利房大吼一声,立刻与rì比野清实率军撤退。信长既然打算全歼墨俣城的美浓势,埋伏2500人在此,哪能让他们溜掉?

    兵败如山倒,500人被2500人埋伏,就是孙武再生,也无法挽回这种溃败之势。只半个时辰,战斗就结束了,美浓势死者170余人,大将长井利房、rì比野清实也阵亡了。

    长井利房被织田家第一猛将柴田胜家讨取,rì比野清实被河尻秀隆讨取。与我关系较好的塙秀政讨取了rì比野下野守清实的与力,在美浓国内有“颈取足立”之称的豪杰足立六兵卫(历史上由前田利家讨取),猴子作战勇猛(疯狂才是),也讨取了两个人头。不管怎样,这也算是一番大胜了。

    清点战果之后,信长带胜利之军,攻打墨俣城的残部美浓军。墨俣城市一座小城,现在只余几百人,而且又无大将主持,迅速溃散,信长顺利攻下墨俣城。西美浓的大垣城是实力派武将氏家卜全镇守,城墙高大,军势2000余,信长不想损失过大,也不想引起氏家卜全的攻击,不再向西攻略。

    这时美浓势已经反应过来,斋藤家的主力部队已经开到墨俣城北面的十四条。墨俣城地势险要,是攻略美浓的桥头堡,信长知道其战略意义的重要xìng,打算在此久战。不过现在美浓主力军势已经到了十四条,防守不是信长的风格,便让平时表现优秀,这次又立下战功的‘猴子’——木下藤吉郎,负责墨俣城的筑成事宜(一夜城只是传说)。

    留下1000人的守备军力(包括一些伤兵),带着其余3000人,织田信清带来助战的1500军力前往十四条迎战。不过这次战斗的是斋藤家的主力,军势5000余,声势浩,信长的久战之军哪里会是对手?尾张众处于劣势,织田信清的弟弟织田由左卫门信益战死,信长的军队陷入混乱。信长一边命令军势先后撤退,一边抵挡,来到东面的北轻海后,将部队的阵型重新整理,摆开阵势与美浓军再次战斗。

    美浓军人数占优,军势力量也不比尾张军弱,可是少了名将指挥,不能完全发挥战力;尾张军由信长亲自指挥,而且其中有不少rì后名留史册的将领,双方一时陷入了僵持和混战。战斗从下午一直打到晚上,双方都打出了血xìng,鲜血染红了脚下的战场,受伤的足轻还在哀嚎,士兵们却还是你来我往。这会儿,两军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哪一方能坚持下来,就能取得战斗的胜利。

    还好正是夏rì,今rì天气晴朗,晚上月光明亮,双方一直坚持作战,直到半夜。战斗发生了转机,真木村牛介为先锋的美浓势的进攻部队,被织田势成功击退,其后的美浓军陷入混乱。信长把握战机,迅速帅领尾张众乘势反击。

    池田恒兴与佐佐成政讨取了敌方的稲叶又右卫门,进一步扩大战果。混战继续,但美浓军两处军势的溃败,造成其它部分气势也弱了下来,尾张军渐渐取得了优势。夜已经深了,美浓军也有些不敌的现象,便趁着夜sè退走了。尾张军取得了胜利,但信长也知道军队已经到了极限,急需休息,虽有月光,却也难敌夜sè的昏暗,便率军返回了墨俣城。

    这次十四条合战,以尾张军取得优势结束,美浓损失1200余人;实际上双方算是平手,尾张军也损失了1000余人,加上早期处于劣势的原因,更是损失了织田由左卫门信益,算是尾张一方份最高的大将,其他下级武士也战死几十人,也算是伤筋动骨了。

    虽然这次攻打下来墨俣城这个美浓桥头堡,可是并没有获得多少实际的利益,损失也十分严重,信长的战后赏赐都是一些银钱,当然战斗之中表现优秀的河尻秀隆、塙秀政、木下藤吉郎以及池田恒兴都获得了晋升,算是最大的赢家。

    犬山城的织田信清就比较凄凉了,信长对他的出兵给予2000贯的感谢,但是他损失几百兵力,更是失去了弟弟织田信益,这2000贯根本不够弥补他的损失,再加上之前信长攻下上四郡赏赐的怨气,信清对信长的不满已经十分明显,只有少有人鼓动,必定与信长对立了。

    信长帅众返回清州,墨俣城交给猴子建设管理,虽然这里是前线,守卫也不是很多,随时可能面临美浓的攻击,可把猴子高兴坏了,毕竟这也是一座城,他一个足轻大将,居然是城代了?这种奇怪的命令,也只在信长手下会出现。

    我与众人也顺利回到了尾张,听到如此战事,都唏嘘不已。尤其是前田利家,大声嚷嚷:“早知道会发生如此庞大的战事,我还去界町干嘛啊!”对于他的牢sāo,我根本不予理会,现在我是前田家的家督,既然我奉命外出办事,只要不是荒子城被攻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会参与外面的战事。否则,就是违背主家的命令,不管战斗结果怎样,都免不了一番不尊命令的处罚。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