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再获加封

    家臣们还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今年尾张歉收,粮价自是比以前高,刚刚丰收了就已经是540贯/千石,也让领主们都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比以往过得差一点,但至少能保持领地稳定。

    为了一万石的领地,我自然是卖力书写,当然不能把所有的方法都写上去,保证自己的局部优势,是乱世的生存之道。我将自己关在屋内,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当我又在为领地cāo心,对此深表敬佩,诸人rì后也更加努力的工作,这是我没料到的事。经过两

    天的奋战,洋洋洒洒的写了千余字‘肥料种田’法,让我实在有些郁闷。没办法,这时代书写都是毛笔字,两天能够写下千字,我的速度已经十分快捷了。

    出得房门,父亲利久和照顾我起居的美奈子已经在外等候,看到我双眼通红,明显是一直没睡,父亲有些担心,又有些欣慰;美奈子眼睛也红红的,眼看就有落泪的样子,看的我实在心疼。说实在的,自去年美奈子前来伺候我以来,我生活中的事务都是她在管理,而且随着时间的进行,美奈子越发漂亮了,要不是觉得他太小(13岁),我早就把她给推了。我开口说道:“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只是主公交代了一些事,我要彻夜完成,现在前去向主公汇报,我前田家又要增加领地了!哈哈…”我开心即为获得一万石领地,更为有人担心,有人牵挂的幸福。

    看到我的报告,信长有些皱眉,直接说道:“宗兵卫!你这字也太难看了,简直是丢我织田家的脸!我罚你回家好好练习,若是下次再写这么丑的字,我就踹你!”“我靠!信长真的有暴力倾向!”不过谁让他是老大,我可不敢顶撞他,而去我那毛笔字确实有点难看,只好躬领命。不管怎么说,信长还是收下了我的报告,我的一万石领地的命令也正式发放了。带着兴奋返回荒子城,众人见我如此高兴,都十分好奇,父亲利久带头问道:“宗兵卫!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好事了?难道遇见哪个美人?”这话问得,我简直是瀑布汗啊,我才满15岁,这年纪娶媳妇,也不知道父亲怕不怕被人拉去进行思想教育。我只好将信长的文书拿给他看。“什么?一万石领地的奖赏?”利久十分诧异,当即高声叫道。这让其余众人也是十分惊讶。前田家以前的领地不过6000石,自我继承家督以来,钱财收入增加,领地丰收,而且现在已经拥有了7800石领地,比起前田老头的时代,实力翻了一倍不止。而且只是一年的时间,这已经算是飞速发展了。若真的再次加封一万石领地,那算起来整个领地将达到17800石,再加上‘肥料种田’法,产量将增加6成以上,综合实力比一年前增加了5倍以上,这真是众人有些头晕。

    我虽然有些疲惫,却也十分亢奋,当即召开会议,将我与信长的约定详细的告诉众人,听到一个‘肥料种田’法价值一万石土地,众人也十分感叹,同时,对我这个少年家督更加崇拜了。“宗兵卫!你小子太厉害了,我跟随大多年,也只混了个足轻大将的份,你才出仕3年而已,就是部将份,还挣得领地一万多石,叔叔我不服也不行了,rì后真的只能跟着你混了。”前田利家有些感叹的说道,虽然口气有些无礼,但是也算真正心服我继承家督了。一年分追放生涯,让他不再那么莽撞,不过这浪子xìng子却没多大变化,而且我也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众人也都习惯了他这么向我这个家督讲话。趁着众人高兴,我再次说道,“前田家能有如此辉煌的成绩,诸位都有很大的功劳,对此我十分感谢!”众人见我如此说话,当即拜道:“愿为前田家奉献!”我看众人真心拜礼,我也十分欣慰,再次说道:“感谢诸位竭诚奉公!现在,我宣布奖赏:前田利久作为城代,功劳甚大,特加俸100贯,众人知道利久是我父亲,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我的领地,自然也是他的,加俸只是对他奉公的肯定;前田利玄主持领地事务,功不可没,加俸50贯,知行150石;奥村永福为谱代家臣,竭诚奉公,加俸50贯,知行50石,晋侍大将;松井友闲掌管家中财政,功劳不小,加俸50贯;山内一丰竭诚奉公,加俸40贯,晋足轻大将。前田利家、前田安胜、拜乡家嘉、大手庆一为武将,也各赏20贯,荒子城明rì全城庆贺,领地‘地头’、农兵、常备皆在宴请之列。”“喔!”听到我宣布的命令,众人都十分高兴,虽然这次获得一万石领地基本是我的功劳,但我还是大方的给众人赏赐,算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了。而且奖赏合理适度,有利于凝聚人心,提高众人的积极xìng。

    我回到室内休息,众人为明rì的庆贺开始做准备。这次庆贺只花费100贯,却让很多领民都体会到了我这个领主的大度,整个荒子城都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而这时,清州城传出荒子城前田家获得封地一万石的消息,一时间群哗然。在桶狭间之战后,由于出sè的表现,荒子城获得1200石领地的封赏,尚且有功绩可查,这才过去一个月,怎么又加封一万石领地?就算信长宠信前田利长,也不该如此做法才是。现在信长在尾张的威望如rì中天,没人敢去质问与他,作为首席家老的林通胜被暗中足在那古野城,众人便想到了主管家中政务的丹羽长秀。自长秀处获得消息,知道前田利长进献‘肥料种田’法,能让现有土地至少增产3成,因此被信长奖赏一万石知行,按照丹羽长秀的说法,此次奖励虽然多,却也十分合理。众人不再怀疑信长的决断,只是暗中打听起这价值万石领地的‘肥料种田’法来。待众人都知道这种方法最重要的是肥料,而这所谓的肥料正是荒子城一个个臭烘烘的坑。这下没有人再叫我‘臭坑前田’了,有的只是赞美,毕竟明年信长推行‘肥料种田’法的消息已经得到证实,至少能增收3成,信长治下的每一个人都是收益者,对于我这个给他们提高收益的人,自然是十分感激的。当然,也不乏嫉妒的人,就如眼前正在抱怨的池田恒兴一样,“宗兵卫!你这脑子咋长的?随便挖几个臭坑,就价值一万石土地?主公也太大方了点,我以前也没少挖坑,都没奖励过我一石土地。”对于池田恒兴的抱怨,我不置可否,这家伙表面没心没肺,实际上可jīng明了,与织田家众人的关系都不错,而且是信长的义弟,说话自然也不用顾忌太多。今天他特意与森可成带着下人前来拜访,名为恭喜我再次获得加封,实际上是来学习‘肥料种田’法,并且再大吃我一顿。

    对于这种无赖行径,我实在无语,不过也很久没跟他们来往了,请他们吃一顿,联系一下感也不错。

    信长再次发动了对美浓的劫掠攻势,同样的只是带领自己的直属部队,伙同一些小豪族,最多带领着一些直属武士,家中重臣几乎没有参加。我算是看出来了,信长完全是打算在斋藤义龙得病期间,前去恶心他,顺便耽误他的治疗,美浓没有再历史上留名的医师,斋藤义龙大概是在1561年挂的,也就是明年,很可能跟信长这种无耻的做法有关系。而且信长也知道桶狭间之战后,各个助战的重臣都损失不小,他的马廻和小姓也损失惨重,但是直属农兵却没怎么动员,带着其他小豪族前往,明显就是借刀杀人的计划,这次再失败的话,这些小豪族前后加起来的损失,应该比参加桶狭间还要大,这是信长在**的告诉他们,必须全力支持他,否则损失可就大了去了。怪不得历史上信长也在桶狭间之后两次侵攻美浓,而且都是失败告终,却没发生什么值得记载的大战。想明白信长为何不邀请重臣参战的原因,我对信长变得佩服起来,这个以自我为中心,任xìng胡来的家伙,政治手腕还是十分高明的。

    这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之前将去年的存粮倒卖出去,赚了一大笔钱,现在秋收已经结束,新得11200石领地的规划建设也要提上rì程,有了去年的经验,费用自然有所降低,全预算约花费9000贯才能全部完成,年前完成7成左右,自然会让家中财政轻松一些。现在领地扩大,兵力自然也会增加,现在我的出兵标准是1人/100石,那么总共出战兵力就需要178人左右,若是按照我现在常备的标准,那么这将花费1870贯/年(10.5贯/人/年)。虽然家中收入不错,可是开支也不小。虽然荒子城属于尾张腹地,但也要有些必要的守备能力,农兵暂且定为100人,反正农兵训练也花不了几个钱。前田利家的才能自然不能浪费,这次扩张军势,有178人的常备名额,我打算让拜乡家嘉带领80人的太刀队,大手庆一做他的副手,作为我的旗本军队,这些人中优秀的人,会慢慢成为家中的下层武士;其余98人的名额都给前田利家,主要是枪兵队,利家自己就擅长使用长枪,被称为‘枪之又左’,他的家臣村井长赖做他的副手,作为家中的主力攻击部队,而剩余100人的农兵,由前田安胜统领,主要是维护领地治安。

    当然初次成立部队,装备自然少不了。一把竹枪大概300文一把,这是给农兵的装备;普通太刀5贯/把,普通长枪4贯/把,而普通竹甲也是8贯/副。除了装备部队以外,还需要约一成的库存,以保证及时补充。装备花费大约2500贯左右,交给自己的‘倾奇屋’采办,打个七折,也要1800贯左右,这前前后后的花费加起来,前田家又没多少钱了。不过这些都是必须的花费。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