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低调做人

    求收藏,求推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回到尾张,群臣听到信长晋升从五位尾张守,也是十分欢喜。作为这次功劳的奖赏,给我加俸100贯,丹羽长秀加俸50贯,一行马廻众诸人也获得的多少不一的加俸奖励,算是皆大欢喜了。

    现在我是年俸450贯的侍大将份,距离部将也只有一步之遥。而两年时间,从一个近侍晋升到这种地步,简直不能用迅速来形容了。整个尾张都知道我的名号,更明白信长对我的宠信,就目前而言,我肯定是信长的第一宠臣。但我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决定这次好好的宴请几位织田家的大小家臣,只要是我知道名字的,我都亲自写下请帖,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池田恒兴、森可成之类的重臣,由我亲自送上;其余人等,便安排人送上请帖。现在已经7月了,可以说正是一年之中天气最炎的时候,为了让诸人满意,我特意对领地的居所进行了改造,花费400多贯,而让我奇怪的是,一向吝啬的钱袋子——松井友闲,这次居然什么话也没说,非常支持我的行为,难道这个家伙明白花钱的乐趣了?rì本的房屋建筑,大多都是传至天朝的汉唐风格,经过多年发展,渐渐有了一些rì本自己的味道。趁这次改建的机会,我想加入更多的天朝元素,那个被我因研发出翻车留下来的木匠喜之助,自然成了这次改建的木工总负责人。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改建完成,房屋的变化不大,可是室内的家具摆设,就完全不同于rì本的简单虚华,几桌椅板凳,让我终于感觉有些大明的味道了。这让我比较满意,再过几rì,就是真正宴请的时间了。

    这次宴请的人其实不多,大概只有十几位,不过都是些历史上的名臣,收到请帖的人只有佐佐成政没有来。佐佐成政是一个呆板的武士,都看不惯我异行者的行为,而现在我在织田家的地位,居然比他还高,他不来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宗兵卫!你真是厉害啊,才两年时间就是侍大将了,我可是主公的义弟,从小就追随主公,现在才是侍大将的份,你小子的俸禄可比我还高啊,这次一定要狠狠的吃穷你。”能在织田家这么肆无忌惮的说话的,只有池田恒兴这个信长的rǔ兄弟(也是义弟)了。“就是,就是,你说这小子真是不得了。两年前还只是主公的近侍,见到我还叫一声森大人;现在倒好,反而位列你我之上,我们反而要叫他前田大人了,真是让人妒忌啊!”森可成也在一旁附和。我知道这在织田家臣中普遍存在的事,很多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指不定怎么想,甚至怀疑是不是信长又犯傻了(尾张大傻瓜嘛)。“你们这是怎么了?宗兵卫能有今天的地位,那是应该的,难道你们都没看见他立下多大的功劳么?”丹羽长秀出面帮我说话。在座的诸人之中,除了柴田胜家,就是他的份最高,而且他还取了信长的养女(其实是信长叔叔的女儿),算是织田家的一门众了。听了丹羽长秀的话,诸人也不经意的点点头,的确我能有今天得地位,虽然有信长的宠信,但确实也是我应得的,初阵浮野之战,带队击突入织田信贤本阵,夺取信贤马印,直接导致信贤军势崩溃,个人百人斩的战绩响彻尾张,在座诸人没有一个能在一次战争中获得百人斩的功绩的;此战后信长获得近10万石的领地,几乎扩张一倍,自然是要大赏群臣,如果我这样的功绩都不大赏的话,其余人的赏赐也好不到哪去。这次京都之行,获得将军足利义辉的称赞,更是护卫信长的周全,都说功莫大于救驾,这种功绩加俸100贯也是理所当然。

    这些事众人都知道,我自己可不能说,否则就成了居功自傲了,也只能由别人说出来。既然决定以后要低调一点,免得成为众矢之的,便向众人施礼,开口说道,“丹羽大人过奖了,在下只是有些武艺,若是个人比武,在下到还有几分自信,其余事便不值一提了。奉行政务在下不及村井大人,更不敢与丹羽大人相比;阵前军略,在座诸位大人都比在下jīng通,柴田大人更是我织田家第一猛将,在下实在是难望其项背。只是我运气一直较好,依着主公的宠信侥幸立下些许功劳,相信若换成在座诸位任何一人,都比在下做得更好。在下年轻识浅,rì后少不了向诸位大人学习,还望诸位大人不吝赐教才是。今rì宴请诸位大人,便是表示在下对诸位大人的敬仰之心,还请诸位不要客气,尽享用!”“喔!今rì我们众人都要尽享用,吃穷宗兵卫才是!”池田恒兴大声叫道,这家伙是信长的rǔ兄弟,也有些信长不拘小节的脾气,而且自武艺也是不错,与诸人关系都比较好,可谓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

    引领诸人来到改造后的宴会厅,新奇的家具摆设让众人都十分好奇。“宗兵卫,你这屋里布置的真是奇怪,不过看起来蛮不错的。”池田恒兴这家伙纯粹不懂装懂。我又向诸人说道,“诸位大人!在下这里的布置是仿造大明的方式,今rì的菜肴也基本仿制大明的,希望诸位大人满意。”这时大明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作为天朝的邻居,深受天朝的影响,对大明的向往是后世所不敢想象的,一听是来自大明的风格,诸人虽然觉得怪异,却也没有反对。我将众人按照份尊卑安排好座次,这种有靠背的椅子让众人觉得十分舒坦。

    正打算让人上菜的时候,门口有小厮来报,织田信长来了。这真是有点意外,只好与众人一起前往迎接。“诸位都在啊!”信长见到出来迎接的众人,接着又用折扇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有些生气的说道,“宗兵卫!你个臭小子,做了好吃的宴请诸位,居然敢不请我,真是该打。”信长虽然是一个喜欢凑闹的人,可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才是,难道这有什么问题?突然我惊醒过来,这个时代不像后世,请朋友同事吃饭那是增进感,在这个以下克上的乱世,随便的宴请家中诸位重臣吃饭,却不通报君主,这是一件很让君主忌讳的事,看来这次我有些鲁莽了,不过信长既然当众敲打我的头,就代表这是对我略施薄惩,也有敲打我的意思,应该不是真的生气。明白了信长的用意,我连忙说道,“臣下好运遇到主公,得到主公信赖,又恰逢其会的立下些许功劳,得主公任为侍大将,臣下才能不足,实在有些惶恐;在大明有句俗话‘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今rì宴请诸位大人,就是为了rì后向诸位大人请教的时候,能得到诸位大人的指点;主公忙于政务,也没时间指点臣下,便不曾邀请主公。还望主公恕罪!”“嗯?哈哈…”信长大笑道,“宗兵卫!原来你这个臭小子打的这个主意,看来你这顿饭也不能白吃了。既然我今天也来了,那就吃了饭再说,你做的烤鱼真是不错,我也很久没吃了,你今天就给我烤上一条鱼,rì后若想请教,我也指点你!”“谢主公!”听到信长当众说要指点我,立即高兴的应诺。“哇!宗兵卫!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池田恒兴叫道,“不行,你今天也得给我烤一条鱼,否则,你的请教我就不指点啦!”“池田大人说得是,今rì能主公和诸位大人能前来,宗兵卫深感荣幸,就给每位大人都亲自烤鱼一条,以表敬意!”我向众人施礼,大声说道。

    既然信长来了,那么原来给柴田胜家坐的首位,自然就归了信长,这仿制大明的摆设,让信长也感觉十分好奇。今rì的各种菜肴,都是我教给厨子的中国菜,虽然不能制作荤菜,也没有后世那么多香料,可是对于这些天天吃腌萝卜,咸菜的古代rì本人来说,这各sè做法的素菜,无疑就是珍馐美味。结果,一个个都特别能吃,每人都是两碗米饭,桌上也只有些许残羹剩菜。“太好吃了!不行,吃撑了!”池田恒兴抢下最后一片清炒百合后,感叹地说道。众人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确实好吃!”信长也说道,“宗兵卫!我以前只知道你的烤鱼好吃,没想到大明的菜肴如此美味。我这个主公都不如你啊!不行!得把你的厨子都给我,吃了你这的菜肴,我以后还怎么吃得下那些腌萝卜?”“我靠!信长这家伙明抢啊!”“主公喜欢,那自然是好的。”诸人听到厨子都被信长抢走了,rì后肯定是吃不到这种美味了,都有些惋惜,我看着众人的脸sè,趁机说道,“主公!这些菜肴都是我教给厨子的,我还会许多菜式,只是现在那几个厨子都只能做几种。不如主公先领一个厨子回去,我开个餐馆,若是有了新的菜肴,我再让人送给主公品尝,而诸位大人也可前往餐馆吃饭。”信长想了想,看着诸人期盼的眼神,点头表示同意,“那你就开这个‘餐馆’吧!不过为武士,不能沉迷于这种小道,诸位都明白了么?”“嘿!”我与诸人都轰然应诺。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