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洛之行

    “拉面注定会风靡全rì本,这又是一条发财路。而且我要是在冬季种植小麦,那么就会多收一季粮食,在乱世粮食才是一切的保障,这样我的优势就更大了。”我开始在心里盘算起又一个赚钱计划来,笑得有些yín,口水都流下来了,让边的美奈子一脸黑线。“利长大人?大人…”美奈子试探xìng的问道。“哦!你叫我啊,美奈子?”我回过神来,一抹口水,有些尴尬,为了挽回我的猪哥形象,我对美奈子说道,“我刚才正在想发财的事,开拉面馆,风靡全rì本,赚大钱,哈哈!”看着我有些疯狂的形象,美奈子有些害怕地问道;“拉面馆?就是刚才大人说的面粉?”“嗯!不是,拉面是用面粉做的。”我再次说道。“那大人,哪里有面粉了?”美奈子再次问道。“种麦子不就有面粉了么?”我理所当然地说道。“哪里有麦子,大人会种么?”美奈子继续问道“美奈子难道有成为‘为什么宝宝’的趋势?”我心里有些纳闷,有些不赖烦的说道,“当然会了…呃?”这时我才忽然想到:“这时候全rì本都没有麦子,我去哪种麦子去?明明一条上好的发财路,却告诉我连麦子都没有?真蛋疼!”

    (rì本应该有少量种植小麦的,当做粗粮食用)。

    见我突然绪低落,美奈子可能有些担心,弱弱地问了一句:“大人,您没事吧?”“我没事,只是好好地一条发财大计,一下子落空了。”我有些失落的说道。美奈子还想说些什么,却是信长的一个近侍来报,说要我马上前往天守阁。“信长又有什么事找我?”我也没想起这一年历史上信长做了什么大事,摇摇头不想了,“多做事,多功劳,多晋升,多领地。”一想到这几多,我的心一下子好了很多,跟着这个近侍前往天守阁。

    “拜见主公!”见到信长,我还是直接行礼。“宗兵卫,你来啦。”信长看了看我,接着说道,“现在我已经控制了尾张,可还只是一个上总介的份,实在有些失礼,我想带你和米五郎上洛拜见天皇和将军,要个守护的官职。明rì出发,回去准备吧。”织田信长没有和我多说什么,直接就让我辞别出来,命令也显得非常突然,不过这种以自我为中心,不顾他人感受的行为,正是信长的xìng格。

    次rì我带着自己的寒月,骑着寒月来到清州城外,等待信长的命令。不一会儿信长和丹羽长秀两人骑马出来,后面还跟了20名马廻众。这应该是为了避免沿途大名的jǐng觉,20人正好也能达到护卫的目的,况且还有我这个“拔刀斋”随行,安全应该是不成问题了。过伊势入近江进京都拜见将军足利义辉,这是信长指定的道路。一行人都骑着马,脚程快,一个山贼也没遇见;总共只有13人,路经各地也不会引起当地大名和豪族的重视,所以只3rì便到了京之町,接下来便是准备觐见天皇和将军了。

    当晚信长召我和丹羽长秀议事,10名马廻众在外护卫。“这次觐见上洛,一定要拿到尾张守护的名分,你们两有什么意见?”“足利义辉将军曾经向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当代两大剑术宗师学习新yīn流与新当流的剑法,成为历代将军中,空前绝后的无双好手,被世人誉为剑豪将军。喜收集各种名剑,若是我们献上一把宝剑,将军想必是会见我们的。”丹羽长秀首先说道,“只是公卿那边,臣下一时还未想到。”“宗兵卫,你有什么意见?”信长向我问道。“回主公。”我向信长回答道,“臣下同意丹羽大人的看法,足利义辉被称为剑豪将军,送上宝剑,自然能获得见面的机会。而且这几年由于三好氏的迫,将军的rì子并不好过,将军想要恢复亲政,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要我们再稍微暗示一下对将军的支持,对我们求尾张守护的事,将军肯定欣然同意。”说道这里,我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信长和丹羽长秀都点头表示同意,接着说道,“自应仁之乱后,公卿已经没落,就连天皇也有靠买字画为生的时候,只要我们给公卿一些银钱,再向朝廷有所表示,主公觐见天皇,获得尾张守护的份应该不难。”“嗯,宗兵卫说得不错。”信长点点头,继续问道,“那找哪个公卿好了?”“回主公!”我接着说道,“臣下听说前左大臣菊亭公彦之子,叫菊亭晴季,是一位从三位的公卿,在朝廷很有些影响,若是主公交好他的话,应该能成。”

    “嗯,宗兵卫说得不错。”信长点点头,继续问道,“那找哪个公卿好了?”“回主公!”我接着说道,“臣下听说前左大臣菊亭公彦之子,叫菊亭晴季,是一位从三位的公卿,在朝廷很有些影响,若是主公交好他的话,应该能成。”“噢!那么明天宗兵卫去覲见将军,米五郎去见见那个菊亭晴季的公卿,务必要得到覲见天皇的资格。”信长定下了明天的任务。“嘿!”我与丹羽长秀拜礼受命。

    我忽然飞而起,直奔信长,“噹!”一声脆响,我挡下了一个忍者的手里剑,转说道,“主公小心,有刺客!”看到有人刺杀,信长和丹羽长秀都是一惊,接着长秀大叫:“护卫主公!”在外面的护卫立刻冲进屋内,全然jǐng戒。看到信长已经得到护卫,我也放下心来。刚才我忽然感到一股杀气,以后现在的武艺,近20米以内,任何杀气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个高手的直觉。那个忍者也是高手,一击不中即刻遁走,现在已经不知去向了。

    “主公,你没事吧?”我放下jǐng戒,转对信长说道。“无事。”信长放松下来,接着说道,“辛苦你了,宗兵卫!”刚才若不是我反应快,信长不死也得受伤,覲见天皇的事就得泡汤,此行就算失败了,这次我也应该算是立大功了。这会儿丹羽长秀说道:“主公,这个刺客,很可能是斋藤义龙派来的;今川家也有可能,目前与本家敌对的就是这两家。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尽快回尾张好了。”我和信长都点头表示同意,当然我知道以今川义元现在自大的xìng格,他现在痴迷公卿的事,已经以公卿自居,他根本看不起信长这个大傻瓜,这种刺杀的手段是不屑为之的。而斋藤义龙被称为“蝮蛇之后”,很有当年美浓蝮蛇斋藤道三的几分狠辣,刺杀这事十有仈激ǔ是他干的。

    “好了,都下去吧。”信长挥手让护卫都出去了,接着又对我和丹羽长秀说道,“你们两个也下去吧,明天就按定好的方针开始行动,我就等着天皇召见的好消息了。”“嘿!”丹羽长秀躬领命而退。“宗兵卫,你还有什么事?”见我依然跪坐在地上,信长疑问道。“主公!”我坐直了回话,“今晚刺杀多是斋藤义龙所为,这个刺客忍术高超,若不是他发出攻击,以臣下的本领也不曾发现;而且他一击不中,立刻退走,明显很jīng通刺杀。现在主公只在京都,即有忍者前来刺杀,便已经不安全,臣下也有护卫之责,今晚愿留下,若再有忍者前来,臣下必定护卫主公安全。”说完我又严肃的拜了下去。“嗯!”信长听到我的述说,满意的点点头,“宗兵卫,你的忠心我十分满意;但这次我们是来求官职的,明天你要去拜见足利将军,若是jīng神不振,有失我织田家的威仪。你能顺利完成任务,我早rì获得天皇召见才是首要,我的安危自有外面的马廻众护卫,而且我织田信长岂是那么容易刺杀的!你就下去休息吧。”说完信长显得十分霸气。“嘿!”见信长如此说,而且我表忠心的态度也让信长看到了,我就不再坚持,接着说道,“臣下今晚就住主公隔壁,若是有事发生,臣下也能及时前来,定然护卫主公周全。”信长满意的点点头,我起退下。

    回到宿屋,我躺在榻榻米上,却并没有马上入睡,今晚的刺杀让我很有感触。“今川义元上洛已经有必然之势,现在尾张只有织田信长能够统帅诸臣和豪族,才有可能打败今川家。我才能乘坐信长这艘高速发展的快船,早rì获得自保之地。而且我对这个时代的了解基本来自游戏,很多事都不明白,若是信长现在死了,那么历史必将改变,我最大的先知先觉的优势也不再存在,对我来说这是十分不利的事,所以信长不能死,至少在我有足够的自保能力的时候不能死。而且这也让我看到了这个时代的残酷,各个大名豪族混战不止,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折手段,说不定我以后也会遇到刺杀的事,就算以我现在的手,一般还是没有安全问题,可是随着火枪的发展和大规模使用,我的这种优势必然越来越小,而且也没有千rì防贼的道理,建立一有效的护卫体制,也应该排在机会之内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之第一倾奇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