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变得好冷好狠

    保安队长一直在求饶着,他想保命,他想活下去。

    他知道千叶寒是不会给他活路的,既然这样的话他就只能去求慕雅萱,求心底善良的慕雅萱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慕雅萱看着紧抱她大腿的保安队长,她又不是菩萨,不过却有人临时抱佛脚,但她不是佛抱她有用吗?

    有用吗?

    当然有用,慕雅萱说“寒,放他们走吧!!”

    看到没听到没,慕雅萱说放他们走。

    保安队长眼前一亮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着说“雅萱小姐就是菩萨转事,我就知道雅萱小`姐一定不会怪罪我的,一定会放过我的!!”

    慕雅萱看着表现哭泣内心却十分狂喜的保安队长,她抿起嘴角冷冷的笑着,轻轻的抬起腿甩开保安队长的手,然后又看了看面无表已经等死的米筱茜。

    “慕雅萱你别想用话来侮`辱我,今天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也不会低头向你求的!!”

    做人嘛就要有骨气,米筱茜都已经恨死了慕雅萱,她又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的份和自尊去求慕雅萱放过她呢?

    “没人要你死。”

    慕雅萱看着米筱茜,她语气冰冷的说着。

    “雅萱姐你没问题吧!!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你怎么会说放就放过他们呢?”

    依月儿有些不开心的问着慕雅萱。

    她眼中带着恨气的看着米筱茜还有保安队长,要不是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上官睿也不会出车祸,不出车祸眼睛就不会有问题就不会丢下她一个人不管。

    所以在依月儿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米筱茜造成的,她不想放过米筱茜真的不想!!

    “月儿,雅萱这样做一定有她这样做的道理,你先冷静一下。”

    季悠然不知道依月儿的绪为什么会这样的激动,她以为依月儿是在为上次的事报不平,她以为依月儿是在恨米筱茜伤害了她们,所以依月儿才会这样的。

    但事,绝并非如此!

    “悠然姐,这两个人简直就是罪大恶极死了也是他们的罪有应得啊!”

    依月儿伸出手拽着米筱茜语气恶狠狠的说着,目光中也是一点温度都没有,好像依月儿恨不得米筱茜马上死在她的面前才好。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季悠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依月儿是那个天真善良连虫子都不敢弄死的女孩,现在的她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变得好冷,心也是好狠。

    “悠然姐,我只是,只是太狠米筱茜和这个保安队长了。千叶寒对他们是以礼相对,而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要不是他们和千恩泽勾`结在一起,总统府里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吗?雅萱至于从楼上滚下去,然后在想办法逃回总统府吗?她会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吗?”

    依月儿皱着小眉头,大声的说着。

    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罪!!

    如果他们知道慕雅萱在医院里发生了什么的话,相信千叶寒早就已经把米筱茜和保安队长处以极刑了,还会让他们有活路离开吗?

重要声明:小说《总统少爷,跪地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