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在总统府不走的米筱茜

    上官睿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不管欧阳澈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办法改变他现在的心意。

    “悠然姐!!”

    来到总统府,依月儿就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怎么会这样??

    她为什么会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瞪着她看,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呢?

    依月儿四处看着,寻找着眼光。

    “我还以为是谁呢?依月儿翻着白眼,一脸不削的表看着米筱茜。原来是米筱茜大小姐啊,怎么还懒在总统府不走啊!!哦哦,难不成你非要看到我们总统少爷大婚,你才死心啊!!”

    依月儿怎么就这么看不上米筱茜呢?

    要不是她这么不要脸的懒在总统府想要和千叶寒在一起,总统府内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雅萱姐也不用背负着背叛千叶寒的罪名离开这里。

    “你……依月儿,你这是什么语气??什么叫我懒在总统府不肯离开,分明是总统大人和总统夫人留我在这里住的!”

    米筱茜不服气的大声回着依月儿的话,声音越大,心就中越虚,米筱茜已经被依月儿的话气得脸都红了。

    “好了月儿,是不要脸懒在这里还是人家请她呆在这里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看来悠然的,不要被一条疯狗坏了我们的质。”

    伊凝梦冷眼看着米筱茜,她是从心里看不起米筱茜,这样女生多和她说上一句话,伊凝梦都觉得自己没面子。

    “就是,凝梦姐说的对,悠然姐我们去以前常去的地方呆着聊天,我可是很想你呢!”

    依月儿撒的搂着季悠然的腰就轻轻的拽着季悠然向她们以前常呆的地方走去。

    “你,你们在乱说什么,谁才是狗,我看你们一个个的才是不要脸的疯狗。做出那么丢人,那么不要脸的事还有脸留在总统府。和寒的兄弟在一起睡了那么久,现在还有脸当寒的未婚妻,到底谁不要脸啊!!”

    米筱茜气得站在原地伸手指着季悠然的背影大声说骂着,她真的要被气炸了,她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她才是千叶寒,她才是总统府认定的未婚妻,她才是千里迢迢过来和千叶寒相亲的人,怎么现在她成了不要脸的第三者呢?

    要说到第三者的话,慕雅萱才是名副其实的第三者吧!!

    想想他们相亲见面的第一天,慕雅萱就无理的闯了进来,还大声说千叶寒是她男朋友,她才是真正的不要脸好吗?

    “疯狗就是疯狗,疯了就会乱咬人。有的人想踏进总统府的大门,却只能当一客,有的人踏进总统府的大门,却是坐稳总统夫人这个宝座!这就是命,挣不得,也吵抢不到。”

    季悠然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但在温柔的人也会有发脾气的时候。

    “悠然姐我们走,不要把美好的时光浪费的不值得我们浪费的疯狗上。”

    依月儿对着米筱茜“哼”了一声,然后搂着季悠然有说有笑的就离开了,完全把米筱茜一个人无视在那里,凉在那里。

    米筱茜哪儿是一个可以受得了委屈的主儿,正当她要追过去发脾气的时候,有一个人在她的边拽住了她的手……

重要声明:小说《总统少爷,跪地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