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12 冲动的后果 2

    就在梨落和花烬邪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凶悍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住手——!”

    那浑厚而低沉的嗓音吼得整个教学楼都抖了一抖!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此时停止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梨落扭过头,看见一个肥得像猪一样的中年女人,一副浓妆艳抹的样子站在教室门口,一个人的体就把整个门挡住了,让梨落忍不住想到一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相比梨落的镇静,灵珂却坐立不安了。

    在圣丽贝卡贵族学院的那个学生不知道,就算是惹了校长,都万万不能惹训导主任,罗菈小姐!之所以会叫她小姐,是因为她四十多岁了,还没能嫁的出去!

    而这种女人的脾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有多暴躁了。

    她拿着一条软鞭走进了教室,每走一步,教学楼就抖两下。

    周围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自动闪开,而那些无辜的、挡住了她去路的桌椅,竟然被她用软鞭一卷,‘嘭’地一声扔到了十米以外的地方,在墙上、地上摔了个粉碎!

    “喂、你,为什么跟花少打架?”她扬着连脖子都没有的脑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梨落。

    从她的语气、称谓里不难听出,她的心是偏向花烬邪的。

    但毕竟梨落的得理的人,所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他偷了我朋友的耳环。”

    “我在这学校二十多年了,怎么没听说过花少会偷耳环?他拿耳环去做什么?他边那么多女人,需要用偷的吗?直接跟她们要就是了!你说话不动脑筋、诬陷诽谤、还在学校里面惹是生非,本主任罚你……”

    “罗菈小姐!”灵珂赶在她‘审判’前打断了她的话,也不管这么做有什么危险,“这是个误会。”

    灵珂悄悄地拉了拉花烬邪的袖口,动作虽小,但却也能让他感到她的焦急。

    这个时候,灵珂只能赌一赌花烬邪到底还有没有半点儿谊了。

    花烬邪又怎么会不懂灵珂的意思,看着她紧缩的愁眉,原本白皙的脸蛋儿因为紧张而涨红,他的心就不仅软了一下。

    “罗菈小姐,我只是跟落落切磋一下而已。对不对啊,落落?”

    花烬邪的话音未落,灵珂就拿手肘碰了碰边的梨落,可谁知道梨落那犟脾气,竟然一点儿也不买账,不仅无视了训导主任,还扭头对花烬邪伸出手掌道,“耳环。”

    花烬邪的目光一冷,却见到灵珂祈求的眼神,终于还是心软,从裤兜里掏出了对耳环,塞到了梨落的手里。

    因为如果不替梨落洗清,梨落将要受到的处罚可能会让她一个月都来不了学校!

    梨落冷漠地在训导主任的面前晃了晃耳环,因为人在气头上,所以态度不太好,“以后麻烦你弄清楚事真相在插手,如果弄不清,麻烦少管闲事!”

    “你、你说什么?!”这二十年来,还没有谁敢顶撞她罗菈小姐!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有一个让校长都没有办法的折磨人的方式!就算是曾经有两个学生都为之丧命了,到现在也没有被掉!    就在梨落和花烬邪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凶悍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住手——!”

    那浑厚而低沉的嗓音吼得整个教学楼都抖了一抖!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此时停止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梨落扭过头,看见一个肥得像猪一样的中年女人,一副浓妆艳抹的样子站在教室门口,一个人的体就把整个门挡住了,让梨落忍不住想到一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相比梨落的镇静,灵珂却坐立不安了。

    在圣丽贝卡贵族学院的那个学生不知道,就算是惹了校长,都万万不能惹训导主任,罗菈小姐!之所以会叫她小姐,是因为她四十多岁了,还没能嫁的出去!

    而这种女人的脾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有多暴躁了。

    她拿着一条软鞭走进了教室,每走一步,教学楼就抖两下。

    周围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自动闪开,而那些无辜的、挡住了她去路的桌椅,竟然被她用软鞭一卷,‘嘭’地一声扔到了十米以外的地方,在墙上、地上摔了个粉碎!

    “喂、你,为什么跟花少打架?”她扬着连脖子都没有的脑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梨落。

    从她的语气、称谓里不难听出,她的心是偏向花烬邪的。

    但毕竟梨落的得理的人,所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他偷了我朋友的耳环。”

    “我在这学校二十多年了,怎么没听说过花少会偷耳环?他拿耳环去做什么?他边那么多女人,需要用偷的吗?直接跟她们要就是了!你说话不动脑筋、诬陷诽谤、还在学校里面惹是生非,本主任罚你……”

    “罗菈小姐!”灵珂赶在她‘审判’前打断了她的话,也不管这么做有什么危险,“这是个误会。”

    灵珂悄悄地拉了拉花烬邪的袖口,动作虽小,但却也能让他感到她的焦急。

    这个时候,灵珂只能赌一赌花烬邪到底还有没有半点儿谊了。

    花烬邪又怎么会不懂灵珂的意思,看着她紧缩的愁眉,原本白皙的脸蛋儿因为紧张而涨红,他的心就不仅软了一下。

    “罗菈小姐,我只是跟落落切磋一下而已。对不对啊,落落?”

    花烬邪的话音未落,灵珂就拿手肘碰了碰边的梨落,可谁知道梨落那犟脾气,竟然一点儿也不买账,不仅无视了训导主任,还扭头对花烬邪伸出手掌道,“耳环。”

    花烬邪的目光一冷,却见到灵珂祈求的眼神,终于还是心软,从裤兜里掏出了对耳环,塞到了梨落的手里。

    因为如果不替梨落洗清,梨落将要受到的处罚可能会让她一个月都来不了学校!

    梨落冷漠地在训导主任的面前晃了晃耳环,因为人在气头上,所以态度不太好,“以后麻烦你弄清楚事真相在插手,如果弄不清,麻烦少管闲事!”

    “你、你说什么?!”这二十年来,还没有谁敢顶撞她罗菈小姐!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有一个让校长都没有办法的折磨人的方式!就算是曾经有两个学生都为之丧命了,到现在也没有被掉!    就在梨落和花烬邪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凶悍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住手——!”

    那浑厚而低沉的嗓音吼得整个教学楼都抖了一抖!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此时停止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梨落扭过头,看见一个肥得像猪一样的中年女人,一副浓妆艳抹的样子站在教室门口,一个人的体就把整个门挡住了,让梨落忍不住想到一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相比梨落的镇静,灵珂却坐立不安了。

    在圣丽贝卡贵族学院的那个学生不知道,就算是惹了校长,都万万不能惹训导主任,罗菈小姐!之所以会叫她小姐,是因为她四十多岁了,还没能嫁的出去!

    而这种女人的脾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有多暴躁了。

    她拿着一条软鞭走进了教室,每走一步,教学楼就抖两下。

    周围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自动闪开,而那些无辜的、挡住了她去路的桌椅,竟然被她用软鞭一卷,‘嘭’地一声扔到了十米以外的地方,在墙上、地上摔了个粉碎!

    “喂、你,为什么跟花少打架?”她扬着连脖子都没有的脑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梨落。

    从她的语气、称谓里不难听出,她的心是偏向花烬邪的。

    但毕竟梨落的得理的人,所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他偷了我朋友的耳环。”

    “我在这学校二十多年了,怎么没听说过花少会偷耳环?他拿耳环去做什么?他边那么多女人,需要用偷的吗?直接跟她们要就是了!你说话不动脑筋、诬陷诽谤、还在学校里面惹是生非,本主任罚你……”

    “罗菈小姐!”灵珂赶在她‘审判’前打断了她的话,也不管这么做有什么危险,“这是个误会。”

    灵珂悄悄地拉了拉花烬邪的袖口,动作虽小,但却也能让他感到她的焦急。

    这个时候,灵珂只能赌一赌花烬邪到底还有没有半点儿谊了。

    花烬邪又怎么会不懂灵珂的意思,看着她紧缩的愁眉,原本白皙的脸蛋儿因为紧张而涨红,他的心就不仅软了一下。

    “罗菈小姐,我只是跟落落切磋一下而已。对不对啊,落落?”

    花烬邪的话音未落,灵珂就拿手肘碰了碰边的梨落,可谁知道梨落那犟脾气,竟然一点儿也不买账,不仅无视了训导主任,还扭头对花烬邪伸出手掌道,“耳环。”

    花烬邪的目光一冷,却见到灵珂祈求的眼神,终于还是心软,从裤兜里掏出了对耳环,塞到了梨落的手里。

    因为如果不替梨落洗清,梨落将要受到的处罚可能会让她一个月都来不了学校!

    梨落冷漠地在训导主任的面前晃了晃耳环,因为人在气头上,所以态度不太好,“以后麻烦你弄清楚事真相在插手,如果弄不清,麻烦少管闲事!”

    “你、你说什么?!”这二十年来,还没有谁敢顶撞她罗菈小姐!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有一个让校长都没有办法的折磨人的方式!就算是曾经有两个学生都为之丧命了,到现在也没有被掉!

重要声明:小说《绝版美男抱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