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燃烧的怒火在绿灼天的心里翻滚,周围的空气更冷了,那两只凤眼绿珠好像快要喷出火来,那眼神刀子差点可以杀死人。

    他被拒绝了,他被拒绝了,破天荒第一次,人生以来第一次,一个女人拒绝了他,啊啊啊,他接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从来没有。

    她怎么可以拒绝自己?份地位财富,样样都是顶极的,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拒绝,拒绝这个词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人生中。

    第一次啊,第一次出现啊,还是一个他看不上的人类女人给的,这叫他何以堪,不,应该说是恼羞成怒。

    “你……”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一掌劈了这个女人,太丢脸了,太没有面子了,太过份了。

    冷啊,怕啊,吓死个人了有没有?秦摇牙齿都差点想打架了,双腿要不是咬牙坚持着,差不多就给跪了。

    “怎么?还不给人拒绝?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难不成还有强迫的?这是什么天理?你告诉我,我能不能要求成为你的蛇后?我能不能要求你只能有我一个女人?我能不能要求你要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拿来给我?”秦摇气得笑了,愤怒之下,她反而更加的冷静,平静的问他。

    她就不相信,这么个自大的蛇真的能答应自己这些要求,其实一点也不过份的要求,可惜的是两个人的份并不对等,而偏偏又看不起她,哪可能会同意?她都看死了。

    再一次果然不出她所料,她的话才说完,对面的俊美男人就暴跳如雷,差点没跳起来,俊美的脸上森森的,冷冷的盯着她,果然就像一条蛇一样。

    “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最好死了这条心,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恶毒的话立即就从绿灼天的嘴里吐出来,终于是将他内心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他果然是看不起她的。

    “那么,我也同样奉送给你。你也不配,我还看不上你呢。有你这样强买强卖的吗?我跟你说过了,我不愿意,你自己一厢愿,不要以为个个见到你就一定要扑上去,我对你没兴趣,好么?别理所当然,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恶毒的话谁不会说啊,而且还是大实话,他敢这样说自己,自己为什么就不敢这样反击她,何况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没有花痴过他好么?

    绿灼天的脸直接绿了,绿油油的一片,气得七窍生烟,恨恨的死死的瞪着她,强忍着自己的内心的熊熊怒火。

    悠然万万也没有想到求-变成了变仇,秦摇的强硬,勇敢越来越让她刮目相看,敢直面不要富贵的人生,这得有多大的胆量啊,小姐,你好牛。悠然在心里忍不住呐喊。同时,她也狠狠的为秦摇捏了一把汗,担心这位绿蛇蛇王下求不成杀人灭口,那她该怎么办?

    秦摇也害怕啊,小命很重要啊,她一鼓作气的反击完了,气势就弱了,可后悔又没用,她也来不及后悔,只能继续死鸭子嘴硬了。

    好,好,好得,真是太好了。她是不怕死么,还是这么大胆?绿灼天气得真的动手了,瞬间冰封十米,这还是他控制的原因,但这个温度立马就能让人马上成为冰雕。主要目标就是秦摇,最最直面这种可恶的冰度。

    悠然想扑过来挡在秦摇的面前,可是,她动不了,她突然间不能动了,不止是她,她也发现秦摇自己也不能动。

    糟了,她们被定住了,无法自救,悠然自己还好一些,因为她自己本就是一个高手,这种法力对她的伤害不是很大,可是秦摇不一样,她是一个人类,被冰住了,直接就会死亡了。顿时,悠然急死了。

    秦摇冷死了,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了自己不能动,还立即成了一根冰棍,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体僵住了,血液冻住了,然后完全没有感觉了。

    她连一句小气鬼,一句不要脸,都没有机会骂出来,两眼一黑,她知觉都要失去。眼看着她自己都觉得没命了的时候,一股暖流几乎是凭空出现在她的心脏之处,一个呼吸间就瞬间护住了她的整个心脏。

    这股暖流在瞬间护住了她的心脏之后没有停下来,而是就像血液从心脏中流出流入一样,立即兵分两路,各种见缝插针,一下子就在她的体内游走,马上就帮她抵住了寒冷,她体内的寒冷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寒冷又很快的从她的体消失,那股暖气已经从她的体里透出来,渐渐地在她的体四周形成一个防护罩,将她牢牢的护住了,一点寒气也没有钻进来。

    秦摇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四肢也灵活了,脑子也清醒了,哪能不知道是谁干的?渣男啊,太渣了。真没有见过这样的,实在是不能原谅。

    “咦,不可能。”渣男绿灼天就眨了眨个眼,却错愕的发现那个人类女人好好的活生生的在自己的面前动来动去,没成冰棍,不由得失声叫道。

    “渣男,什么不可能?我看天都看不过眼了,应该收了你……”秦摇哪里还想摆什么淑女,立即活蹦乱跳的指着绿灼天骂道,真真是气死她了。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渣男现在是想要杀了她啊。

    渣男绿灼天气死了,冷的看着她,收回了散发出来的冰天雪地,死死的盯着她,心里不明白为什么她没事,他试探的将自己的灵力朝秦摇冲去,却在到她的前被一股柔和的力量给挡住了。

    这个力量绝对不是秦摇的,绝对是一股正宗的蛇界人的力量,一碰上就能感觉得到,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因为很温柔柔和,不是男的霸道强硬。

    “谁,是谁躲在一旁?快出来。”绿灼天丢脸极了,他自然知道他的出现不可能不让人发现和注意,不管是灰朦胧,黑悍默,还是其他人一定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但他们没有出手,那到底是谁?

    秦摇也奇怪,自然也认为是别人帮忙了自己,心里很感激呢。她头一个想到的不是别人,而是墨玺风。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