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锅,草帽,雪茄,猿粪啊

    扶额。

    两个人同时忍不住扶额,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某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很傻很天真,还是标准的吃货一枚,此刻还边吃边想着下一顿吃什么呢。

    “谢谢。”墨玺风面色正常,还风度翩翩的向她道谢。

    要这个女人改观还真是不容易,方法还得对才行,看来她是吃软不吃硬,刀子嘴豆腐心,在她面前就得像个弱者,难道这是母的天

    他是小鸡,她是母鸡?

    “今晚我们吃什么?”她又开始有想法和主意了,这一餐还没有吃完,已经开始在想下一餐。

    墨玺风和悠然心中一跳,眉毛不自觉的跳了跳,心里觉得这女人肯定已经有了主意,而且还没有吃完,就想着下一个猎物,她真是胃口好大啊。

    “摇摇你想吃什么?”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心知这姑娘敢问这句话,可能心里已经想好了下一餐的食物,就不知道他这个地方到底是哪个东西倒霉了。

    果然不出所料,秦摇想都不想,只是腆着脸,笑眯眯的用商量的语气道:“今晚,我们吃鹿好不好?鹿干锅,滋补啊。”

    前半句话说得他和悠然面面相觑,最后那句却让墨玺风眉开眼笑,对什么仙鹿毫不在意,吃了就吃了,最重要的是……滋补啊!!!

    她真好,竟还记得为自己着想,不错,不错,还知道给他补补。墨玺风想歪了,歪得非常的严重,某女人也没有注意到就这两个字就令人某男心爽歪歪。

    “我们今晚就吃干锅鹿。”他立即一锤定音,哪里还会不同意,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高兴。

    秦摇真的是高兴极了,现在的灵力是一天一天在见长,虽然还学不了什么技能,但好歹好东西多,她也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这也是一项不错的技术活了。

    结果,可怜的仙鹿,昨天才被她看见了,今天就直接成了别人嘴里的了,一顿干锅鹿吃得秦摇舒舒服服,就连墨玺风也是舒服极了。

    那天晚上,墨玺风果然是得了滋补,又是七个小时奋战,终于在她的期待之下又给了她一泡浓缩的精华。只是这一次,她也仅仅只是提高了半级,差半能才能达到人级八级。

    路,还有很长呢。

    宝库的星空深处,两个小人儿此刻鸡飞狗跳,抱着小脑袋瓜子到处逃逸,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自己似的。

    小绿绿大老远就见到了小金黄,两兄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只来得及哇的一声大叫,立即分头散去。

    他们刚逃进了星空深处,就只见两道星光从不同的方向冲过来,倒是没有交会,而是一起停顿了一下,就寻着两个小人儿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小金黄此刻连边那些强大的宝贝都没有心去看了,只想着赶紧逃,他昨天还在好好的挑着宝贝,到处找着,如果不是碰上了那个东西,恐怕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宝贝了。

    小绿绿和他的想法也没有什么区别,况也是差不多,只是现在他们哪有时间哪有机会挑选什么宝贝?就像丧家之犬啊。

    啊啊啊,他们可是天下最精明最聪明最无敌的可小宝宝,什么时候被人追成这样了?丢脸啊,丢脸死了。

    “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想要你,你快走点吧。”小金黄两条小短腿跑啊跑,可是当他看到后不远处的那团星光后,立即哭丧着小脸,哇哇大叫的威胁着后不远处的那团星光。

    那团星光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依然追着他跑,无耻和无赖的程度一点也不逊色于小金黄。

    小金黄早就知道这句话不顶用,可是他还是不放弃的继续哄着后那根东西啊,打死他也不能选它。

    “喂,你听到没有?强扭的瓜儿不甜,我不喜欢你,你就不要巴巴的上来了,你还要不要脸?这种事能强迫的吗?”小金黄快要哭了,后那根东西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无论你是说好话还是说坏话,它就是不走。

    果然,那团星光甚至连犹豫都不犹豫一下,依然追着小金黄,仿佛他不要自己,它就追到底,追到天涯海角。

    我勒了个去,他小金黄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了?基本上是他追着别人跑,现在倒换成人家追着自己跑了。

    本末倒置啊。小金黄心里快要抠死了,小脚更快了,横冲直撞的就在星空中跑。不过,跑了没一会儿,他又见到了他那位也和他一样的患难兄弟,小绿绿。

    “哥,你被什么东西追啊?”小绿绿的心也不好,小脸黑得像锅底灰,速度也不慢,大老远就见到自家兄弟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这种相遇的次数已经三次了,便好奇死了。

    “一根烟,就是一根雪茄了。小弟,你呢?你后面追的是什么?”小金黄也好奇死追着自家弟弟的那东西,趁着两个交错而过的时候,哭丧着脸道。

    小绿绿的脸顿时更黑了,特别是听了小金黄的话后更加有抓狂的倾向了,逃得更快了。

    小金黄连跑边等着他告诉自己,结果,他只来得及看到弟弟更黑的脸,正纳闷不快呢,刚好追着小绿绿的星光从自己的边而过,他看了一眼,然后心里突然之间就舒服多了,心理特别平衡了。

    而且,他还特别在心里为小绿绿叹了一口气,心道可怜的弟弟。

    小绿绿确实很可怜,因为追着他不放的可不是小金黄那根雪茄,雪茄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只是小金黄不太甘心自己在这个偌大的宝库里选来挑去就只能拿到这么一根华而不实没用处的东西。

    只是,他那根雪茄再差再不好,那也总比小绿绿的那口黑锅要好得不知道多少万倍了。

    没错,追着小绿绿死活不放的不是什么稀奇神奇的宝贝,而是一口黑漆漆的……锅!!!

    这里怎么会有一口黑锅?小绿绿和小金黄也不清楚,可是,事实是就是,这个宝库真的有,而且还有很多稀罕的玩意,比如他的黑锅,小金黄的一根雪茄。

    “我不要锅。”小绿绿悲痛绝的呼喊着,自从被这一口黑锅追着不放后,他的人生观就大大的改变了。

    锅啊勺啊平底锅啊铲子啊什么的,他不需要,他不是厨师好不好?他也没打算将来往厨师方向发展。

    杀手,他的擅长是暗杀,速度,隐藏,而不是顶着一口黑锅随时随地的冒出来给敌人以致命一击。

    不说这个顶着黑锅作战有多难看,就算难看,他也不希望将来自己有一个什么黑锅杀手锅盖大侠之类的称号,那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小绿绿确实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里后悔得要命啊,早知道就不那么贪心,早知道就不挑三拣四了,结果呢,结果呢,他不挑锅,锅来挑他。

    “别跑,本锅跟你,是你的福气,还不速速停下来。”后头的星光中,只见一口黑漆漆的锅依然不依不挠的追着小绿绿不放,这还不打紧,还不忘叫住前面的小人儿。

    福气?哎呀妈呀,小绿绿差点一个跄踉,脚步差点不稳当了,跑得更快了。

    他这一天是费尽口舌,好说歹说,威胁利,硬是没让这口黑锅给停下脚步。相反,他的大呼小叫才刚刚停下,那口黑锅倒是非常主动的跟他说话了,一点也不客气,也是威胁利好说歹说费尽口舌让小绿绿从了他。

    “不干,不干,不干。”小绿绿快疯掉了,一头就扎进了星空中。

    另一边的小金黄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后头的那根雪茄也不紧不慢的忽悠起他来了:“宝宝,你刚才也看见了,比起那口黑锅,我这根雪茄是不是好看多了?至少也威风凛凛,不落你的面子。”

    那倒是,说得很不错,雪茄和黑锅比,他宁愿挑雪茄,也不愿意要那口黑锅。小金黄不自的点点头。

    可怜的小绿绿,他再次同他。

    “你叼着我,是不是更像富翁?更像财主?是不是份档次都高上一层?你想想,你那弟弟可是顶着一口黑锅啊,你是不是觉得很幸福很幸运很开心?”那根雪茄为了把自己推销出去,简直就是不余余力,卖力的游说他。

    好像真的是,特别是当小金黄脑补小绿绿顶着一口黑锅的样子时,他就有一种想要喷的冲动。

    可是,但是,他也不想要什么雪茄啊,如果要雪茄,他比较想要的是金算盘,或者是点石成金的笔也行,只要能产生钱或者宝贝或者灵石之类的,一根雪茄,那产生的是烟,是废气,华而不实的东西。

    “我也不想要你,你就饶了我吧。”小金黄还在为自己最后努力一把,哀求着道,不甘心极了。

    后头的那根雪茄什么也不说了,卖力的追着他不放,反正他不选自己,那他也不能选别的东西。何况有它这根大雪茄在,还有什么宝贝敢选小金黄?

    两兄弟如丧家之犬不时的在星空之中相遇,这倒是很好玩的事儿,只不过两兄弟的脸色都特别不好,小绿绿也看到了那根大雪茄,看到这根雪茄比自己那口黑锅要好得多了,他就更伤心了。

    小黑黑这两天来一一的把宝库之中所有的宝贝都记得差不多了,只是,他的边却有一个很忠实的跟班者,一团星光,从他在最外面的星空时一直跟到深处的星空,不离不弃。

    星光里的东西很有意思,比那根大雪茄有意思多了,因为里面一是顶破破烂烂的草帽,上面还有好几个洞。

    小黑黑也不理会这顶坡草帽,因为它没有威胁,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跟着自己,而这顶草帽的来历他早就看过了,因为非常简单:草帽一顶,无等级,技能是遮风挡雨。

    遮风挡雨?像小黑黑这样的小宝宝什么雨啊风呀只是小意思,淋不着吹不到,不需要这样的没用的东西。

    “哥,救命啊,哥……”小金黄大老远就看到小黑黑了,此刻就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叫着冲向他,叫哥叫得无比的亲

    小黑黑抬头一看,本来想摆开迎敌的架式,不料却只是看到自家弟弟后面是一团星光,而且他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就这样愣住了。

    “你怎么了?”小黑黑不明所以的问道,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么的狼狈过。

    “哥,快帮我挡住它,它追着我不放。”小金黄好像见到了救星一般,昨天见到小绿绿的时候他也像见到了救星,结果,人家小绿绿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股后面也追着一个东西,结果两个难兄难弟就团团转了一圈,自顾不暇了。好像,小黑黑的况比他们好很多啊。

    小黑黑一听,立即将自己的弟弟挡在了后,全力以赴的准备要挡下那团星光,而且他也很想看看那团星光里的宝贝是什么,竟然让自己的弟弟被追着跑。

    那团星光确实是被他挡下来了,不过当他一看到里面的宝贝时,脸色就变得很精彩了,一根大雪茄。

    “宝宝,不要跑。大宝宝,你不要挡着我,他我是跟定了。”大雪茄虽然被挡了下来,可是还是上窜下跳,还对小黑黑说话了。

    大宝宝?小黑黑愣了一下,这才知道这根大雪茄是在称呼自己,它还管小金黄叫宝宝,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敌意,而是想要追随小金黄而已。

    “可是,他不想要你啊,这种事怎么能勉强?”小黑黑义不容辞,不敢相信在这里还有强上的?一般不是他们强上它们么?

    “什么勉强?我愿意跟着他,这是他的福气,我们俩有缘啊。”那根大雪茄立即为自己愤愤不平,还一再的跟小黑黑强调它和小金黄的缘分。

    一旁的小金黄一听到缘分这两个字,差点没两眼一黑口吐白沫的晕过去,这两天,他已经无数次的听过这根大雪茄动不动张嘴闭嘴就缘分来缘分去。

    小黑黑刚想张嘴说什么,就已经被远处一个飞奔而来的影给咽回去了,因为那道小影也正悲痛绝的冲着自己而来,小嘴还呼喊着。

    “哥,救命啊,活不下去了。”

    这,这都是什么况?小黑黑完全的傻眼了,不明所以的看着小绿绿的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张小脸上的悲愤也更加的清晰。

    可怜的弟弟。只有小金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想自己,又想想那口黑锅,他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可怜,也不是那么痛苦。

    小绿绿也看到了一旁的小金黄,简直就是用光的速度就窜到了小金黄的后,让自家的两个哥哥当自己的挡箭牌。

    “小绿绿,怎么回事?”小黑黑觉得自己的思想都不够用了,完全的跟不上这样的突发状况。

    被宝物追?一向可是他们追着宝物啊,什么时候他们三兄弟成香馍馍了?而且还是宝物的香馍馍。

    不问还好,一问,小绿绿悲愤交加,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好歹小金黄还能说出自己被一根大雪茄追着不放,他根本就不敢说自己被什么追着不放。

    小金黄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小绿绿真是的太可怜了。

    “你自己看吧。”小绿绿哭丧着脸道,看着那也被挡下来的星光,恨不得从来就没有见过这口锅啊。

    小黑黑一听,好奇心完全的被吊起来了,小金黄被一根大雪茄追着,那小绿绿到底被什么追着?

    那团星光也到了他的面前,刚好与那根大雪茄并排在一起,星光之中,里面的宝物非常清楚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我,我,我,我不能说靠,可是,我能不能笑?小黑黑的脸色抽了好几下,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他的小脸都有些变形了,硬生生的忍住了笑。

    哈哈哈,原来是一口黑锅啊,小绿绿真是倒霉,哎呀,笑死人了。小黑黑在心里早就笑抽了,觉得两个弟弟实在是奇葩得要命。

    “缘分啊。”那根大雪茄此时还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感叹,自然它也看到了边的那口黑锅。

    靠,什么破缘分?他能跟一口锅有什么缘分?小绿绿的小脸都黑了,生气的瞪着小金黄的那根大雪茄。

    人家小金黄也无辜得很,早就怕了这根雪茄一口一个缘分了,听得他心惊胆战的。正气愤的不知道怎么发泄,眼角的余光却终于发现了一个星光团跟在自家哥哥后面。

    好奇心就是这样来的,特别是自己在这种特殊的悲伤的心之下,伸头就往那团星光一看。

    轰。轰。轰。

    “哈哈哈……”小金黄突然间就像疯了似的,跳了起来,还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就趴在地上捶地了。

    倏时,小黑黑,那根大雪茄,那口黑锅,甚至就连正悲愤中的小绿绿也莫明其妙的看着小金黄,忘记了正事儿。

    “小金黄,你干什么?”后的小绿绿被笑得一阵的毛骨悚然,鸡皮疙瘩猛起,不明所以的看着笑得快趴在地上的哥哥。

    小金黄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小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心里好平衡好平衡,气都是喷出来的。

    “弟弟,你笑什么?”小黑黑也被他笑得一头的雾水,刚才不是被追得哭无泪?叫苦连天?怎么一下子转变得那么快?

    “哇哈哈哈,笑死我了,哎哟,太好笑了,一,一顶,草,草帽,破的。”小金黄笑得直接趴在地上小手锤地状,一会又抱着肚子在空中打滚。

    轰,小黑黑的脸色顿时真黑了。他自然明白小金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顶破草帽么?

    小绿绿却没有听明白,搞不懂小金黄说的是什么,还笑成那样,好奇死他了,想了想,他也凑过去看看小黑黑边的那团星光。

    一顶破草帽。

    当星光里那顶破破烂烂的草帽进入他的眼睛时,小绿绿终于明白小金黄为什么笑得这么没有形象,没头没脑了,他自己现在也很想笑。

    “哥,你也被一顶破草帽追?”小绿绿立即无比的同自己的哥哥,甚至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难兄难弟啊。

    缘分啊。

    谁说他被一顶破草帽追?是跟,是跟好不好?没看到他不像他们这么狼狈?不像他们这么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快要断了气?小黑黑很郁闷的想。

    “哥,我们真是亲兄弟啊。”小绿绿觉得自己和小黑黑比较像亲兄弟,他一口黑锅,小黑黑一顶草帽。

    另类啊,标新立异啊,果然风格品味都是独特的。

    小黑黑点了点头,与小绿绿一起愤愤不平的瞪着笑颠了的小金黄。

    “大雪茄,你还不快点去追你的宝宝?”小黑黑闪一让,还不怀好意的看着还笑个不停的小金黄,皮笑不笑的对那根大雪茄这样道。

    果然,那根大雪茄立即两话不说就直冲小金黄而去。

    笑得忘乎所以的小金黄突然猛的见到那根大雪茄冲过来了,吓了一大跳,硬生生的跳起来,流的就跌跌撞撞的逃。

    “你,你,别过来。哥,救命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笑你了,你快救我吧。”小金黄立即知道自己将小黑黑给得罪了,鬼哭狼嚎的哇哇大叫,手舞足蹈的狂跑。

    结果,小黑黑和小绿绿在一旁袖手旁观,不管小金黄如何的鬼哭狼嚎,两个亲兄弟就在一旁看好戏。

    “哥,它要跟着我怎么办?”小绿绿不理会不远处呱呱叫的小金黄,反而愁眉苦脸的和小黑黑商量那口黑锅。

    “你是怎么惹上它的?”小黑黑心里觉得非常奇怪,这宝库什么宝物没有?竟然还放进黑锅,雪茄,草帽这种稀松平常的东西,不太合理啊。

    小绿绿一听他这么问,立即无比的愤慨,怎么惹上那口黑锅?说起来他就生气,他就觉得好冤枉,人家根本没有惹它好不好?不就是见那团星光好说话得很,根本就不阻止他来到跟前,还非常脾气好好的让他看了看自己里面的东西,然后,然后,他就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话。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