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啊真腹黑

    小姐,对不起了,恐怕还真的不能如您所愿了,现在不知道多少巴不得把这个好消息传出去了呢。自然也有不少人恨得咬碎了银牙,恨死你。

    悠然心里暗暗道,却一脸的平静,认真的听着她的话,好一会儿都没有答应她。

    秦摇看着她的表,心里更加的七上八下,不安极了,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该不会真的就这么一夜之间,他们俩昨晚的事就传遍了吧?

    啊啊啊,流言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些人晚上都没有事干的吗?不会真的等了一个晚上吧?还有没有**啊?

    难怪她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敢带男人回家,更不敢带男朋友回老家过节,甚至不敢和男朋友在亲戚朋友的面前玩。

    名声很重要啊。不要说古代,现代也是人言可畏,一把吐痰也能淹死人,一传十十传百,不好找人家了。

    “悠然,你不要告诉我,外面的人全部知道了?”她心里不安的又有些不确定的道,心里还存着侥幸。

    可惜,悠然却灭了她的希望,因为她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同的看着她,还将她给扶住了。

    小姐啊,实在是对不住了,这事儿她也有份,甚至还是帮凶,既有墨玺风的吩咐,又有某位的吩咐,哎呀呀,她就这样将自己的主子给卖了。

    此刻,这蛇宫王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哪一个不知道昨晚的事?就连总管和女官都帮着宣传了,恐怕这会儿白天,宫外面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啊。

    可怜的小姐,您真是亏大发了,为了毁你名节,啊啊啊,众人是不余余力啊,众志成城,一心想把您拉下坑。

    秦摇哪里明白悠然这位女杀手此刻心里的暗暗道道,百转千回?她可傻眼着呢,小小的一-夜-,发酵成了大事。

    我,我,我靠靠靠。有这个必要吗?这种私密的事要不要这么宣扬?不会是想让她死在流言之下吧?

    她立即想歪了,而且歪得很严重,严重的怀疑是不是有幕后黑手在宣布让她死得更快?啊啊啊,她偏不让那些人如意,她也不能就这样死掉或者是被伤害了。

    墨玺风和某位以及悠然万万是没有想到,秦摇极重名声,她一下子也想到了许多,甚至还因为这样而转变了心思。若是他们知道,只怕更往上加一把火了。

    “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大不了?我就睡他了,怎么样?”思想一转,态度一变,秦摇就不担忧了,甚至觉得自己就应该理直气壮的采阳补,别人若这样说她,没有的事,她就变成真实的,气死他们。

    悠然目瞪口呆了,这这思想也转变得太快了,小姐我跟不上了,您现在这是介意还不介意?大方还是真大方?下,您好像因祸得福了。

    墨玺风在外面耐心的等了好一会儿,他知道里面的女人正在为他们之间这种新的关系懊悔,必须让她有心理准备,接受这个现实,当下也不急,等着等待。

    只是,没让他等多久,秦摇和悠然便出来了,两个人的表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倒是秦摇的神色和以前差不多。

    “摇摇,饿了吧?快点过来吃东西。”墨玺风很殷勤的招呼她,过份的,好像她才是主子,努力的讨好她。

    秦摇如女王般,只是淡淡的冲他点点头,特别是看到他脑门上的那行字,她就佩服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量甩脸色给一个份高贵的绝世高手看?还让人家伺候。

    你胆儿真肥啊,秦摇。她也不自的佩服自己,可是有人受啊,架不住人家愿意,乖乖的听话。

    若不是这个男人有几个女人,她真的觉得这样的对象还是极好的,和其他女人共同拥有一个男人,她心里不舒服,里面有一根刺。

    墨玺风就是啊,以前他拽酷冷,高高在上,从不会对任何人假以颜色,没想到现在不仅做伏小状,还费心费力的讨好她。

    她吃着东西,眼睛却没有闲着,不是她不想闲下来,而是她发现自己只要朝一个人一望,就能知道对方的资料,什么名字特长等级技能。一时之间,看得她兴趣大发,一顿早餐就这样吃了下来。

    “宝宝什么时候回来?”将自己宫里的人看了一个遍,除了墨玺风和悠然两个高手外,其他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一个早上快要过去了,她左等右等还是没有等到三个小宝宝回来的消息,不又担忧了。

    “父王早上让人传来消息了,说是三个小宝宝在宝库里挑宝贝,宝贝太多,眼花缭乱,他们还是挑不出来,就让他们自己大海捞针,在里面挑多少天都可以,所以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回来。”他实话实说,并没有打算欺骗她,只是看况这三个贪心的小家伙没个三五天是回不来的了。

    大海捞针?他家的好东西有那么多吗?该不会是骗自己的吧?她明显的不相信,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不放。

    他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便立即想也不想便道:“如果宝宝们明天再不回来,我后天带你到父王那儿去看看,你放心,父王把他们当宝一样,宠得很,到时你可不要说父王他才人家宠坏了小孩就好。”

    进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蛇宫?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自己还能有什么东西是让人惦记的?宝宝?要不就是她自己了,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出色哪里好哪里藏着什么惊天神藏之类的。

    “下,小姐,凤夫人过来参拜。”外面的侍女突然进来禀报,而凤烟雨俨然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了。

    不见也要见了,谁让此时宫门大开着,而凤烟雨应该也是极想要进来,所以就立在门口处,拒绝的话也不能说了。

    “快请凤夫人进来。”不等墨玺风发话,她已经冲着不远处的凤烟雨微笑道,声音不大不小,自然外面的人也听得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