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干抹净有没有?

    啊啊啊。

    血液喷张有没有?

    火香辣有没有?

    感观刺激有没有?

    艳-福不浅有没有?

    非常幸福有没有?

    控制不住有没有?

    墨玺风现在觉得自己马上死去都心甘愿了,他火辣的目光就像见到了猎物那般的灼,正坐在他上的女人正狠命好像在生气似的懦动。

    她是生气了没有错,不高兴了没有错,所以她才会这么堵气的将他推倒然后如女王般俯视着自己的猎物。

    强烈的撞击声,还有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她也全然不顾了,赶紧让下的那男人吐出来才是真的。

    他低沉的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声,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强忍着某些快要脱困而出的-望。

    作死了,他还真能忍,他还真的好强,这样都不能让他泄了,啊啊啊,你是无敌铁金钢么?你那玩艺是木头?铁?怎么可以那么持久?你让那些阳-萎几秒钟的何以堪啊?不要不要人活了?

    她觉得自己好不幸,刚刚想玩一次,就这么一次啊,一次而已,她现在后悔得要死,早知道就不心动了。

    墨玺风忍不住了,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不过现在也值得了,至少他已经非常满足满意了,现在就算结束,那也愿意了。

    她累死累活了半天,终于感觉到了男人快要出来的-望,因为再也不会她自己主动了,他主动的迅速的翻将她压在-上,然后一阵的猛烈的狂风暴雨。

    一股火就像岩浆一样喷-而出,好有感觉,清楚的感受到它们的轨迹,她不由自主的抖动,而上的男人也颤抖了好几下。

    两个人瘫软着谁也不动,喘着粗气,只剩下心跳声在响,彼此的汗液,宁静,呼吸声,又有些异样的气氛。

    事实上,秦摇尴尬了,事过之后,她才觉得不自然,才觉得更后悔,真的不该这样做,和那四个女人的男人发生任何关系都是不明智的。

    墨玺风可不知道她的想法,此刻他心里沾沾自喜,终于和她的关系更进一大步了,再也不可能是陌生人,而是最亲密的人了。

    说不定过不久,就会有无数的小宝宝出现了,最好就像小黑黑小绿绿小金黄那样可聪明强大,三个宝宝?不够不够,最好十个八个才好。

    这一次的努力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可要一定成功啊,如果实在不行,他就多设计几次,估计就会实现他的愿望了。

    幸好秦摇不知道他的伟大理想,不然的话,又要她再生出一窝小蛇蛇,她真不知道是不是专业生产蛇宝宝的专业人士了。

    激-一过,她就睡意惺松,懒得推开上的男人,只觉得浑暖洋洋的,舒服极了,特别特别的想睡觉。结果,她的想法刚刚冒头,下一刻就已经头一歪呼呼大睡了。

    “摇摇,明天你搬进我的宫里去住,这里不太清静,我那里没有人打扰,更不会有其他人敢闯进来,你看好不好?”他一直窝在她的脖子里,哪里舍得放开她,抱着她的体死不撒手,好一会儿,他才讨好的小心翼翼的道。

    ……

    忐忑不安又激动的等待了好一会儿,好半响都没有听到她的反驳或者是同意的声音,不由得觉得奇怪。

    忍不住抬起头来一看,入帘的却是一张睡颜,安静祥和,好像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就这样无忧无虑的睡着了。

    墨玺风的脸不一黑,他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以及好不容易才说出口的话,竟然都白说了白搭了。

    气愤,不满,不悦,不爽顿时都有了,但他又不忍心叫醒她,刚刚他可是折腾了她四个小时,天就算不亮,那也是深更半夜了。

    放过她,他又不甘心,怎么都不得其解,忿忿不平的伸出大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一下又一下,结果,愣是没将她给吵醒。

    亲脸,摸脸,捏来捏去,自己折腾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他自个儿放弃了,再不高兴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再次窝进她的脖子里,紧紧的将她搂着,这才睡着了。

    这一睡,秦摇就觉得睡得好长好舒服,体暖洋洋的,好舒服,好像充满了许多的力量,更有使不完的劲似的。最重要的是,体好似更轻盈了,还能自我感觉到体状况非常好,非常棒,绝对是没有小毛病,大毛病更不用说了。

    漆黑的大眼睛倏地一睁开,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如今她的眼睛更炯炯有神了,好像有星光的存在。

    蓝天白云?宫顶?咦,悠然和好几个侍女正站在外面守着她的门口,不远处的各个宫门口也站着不少的侍女,而每个宫里都有不少人,其实有三个女人各躺在-上,忍受着痛苦,不住的呻-吟,或者是翻来覆去。

    不对,她怎么会看到这些?她怎么能看到?秦摇惊悚了,不敢相信的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换一个方向,这一次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却看到了凤烟雨。凤烟雨此刻正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一块大大的镜子,一动不动,似乎这个动作她已经维持了许久许久。

    但,秦摇哪里顾得上这个快化成石女似的凤烟雨?她奇怪的是自己怎么什么都看得见?那些墙啊柱子啊摆设家俱等完全阻隔不了她的视线,所有的地方她都完全一目了然。

    好几个声音还清晰的传进了她的耳朵,比如,这会儿悠然正好在吩咐几个侍女一会进来伺候洗漱,安排她的早餐。还有凤烟雨宫里的侍女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再一次的劝说正在呆坐着的凤烟雨。

    怎么回事?她到底是怎么了?一夜之间,她好像多了好几项功能,千里耳?顺风眼?惊喜太大了有没有?太吓人了有没有?还有什么惊喜?一次都出现吧?秦摇一下子就接受了自己的变化。

    “一边去。”平息了内心的不安后,她就感觉到一股男的气息一直往自己的脸上吹,转头一看,妈蛋啊,那男人还在,就像只八爪鱼一样牢牢的抱着自己连睡觉都不撒手,想也不想,她就伸手一把将他推开。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